白开水

名叫陆淮。
人生下酒,山河入鞘。
独木桥看似比阳关大道宽。

【盾冬】【上海堡垒AU】南十字星 第一章

非常抱歉本来说一周之内把第一章搞出来,不过赶上期中考,然后又一直病到现在…orz实在是不想再拖了,所以尽管头脑还有点昏沉但还是尽力写出来了。开头很难憋…真的。后面我会慢慢捋一捋,争取写出最好状态。

谢谢之前说喜欢的小天使们。

设定走→【盾冬】【上海堡垒AU】南十字星(背景与脑洞)



第一章

 

 

2029年2月1日,莫斯科泡防御指挥部的部长安德烈维奇将军,面对着投影,挂断了手中的电话。

他面前的虚拟立体影像,投射出同一时刻在伦敦堡垒发生的一切。陆地裂开,无数人民四散奔逃,海水倒灌,如同怪兽张开的巨嘴,巨大的漩涡将他们缓缓吞没。

泡防御扁平化即将完成之际,一架鹞式战机高高冲起,飞行员以极精妙的对时间间隙的把握上拉操作杆,战机从泡防御膜快要闭合的缝隙钻出来,灵活地穿行在捕食者们中间。它的速度降了下来,缓慢而谨慎。正如资料所述,捕食者们对于不发动攻击的战机采取相当忽视的态度。那架鹞式小心地穿行,最终隐没在天际的云端中。

安德烈维奇将军神情肃穆,注目着伦敦陆沉,直到卫星转播断开连接。他缓缓地深呼吸,头也不回地招呼站在他身后的技术员:“联络驻美国纽约大使馆,他们的人可以回去了。”

他身后的年轻中校眉头紧锁,面容忧郁,深陷的眼窝里盈满悲壮与坚决。他立正,鞋跟一磕,恭声应是。在转身之前,他突然顿住,望着已经上了年纪的将军的背影,轻声发问:“将军,他……是那个计划吗?”

将军微微颔首,右手一扬,投影画面倒放,定格在那架鹞式战机上。从模糊的画面中,那极小的飞行员的影子,映在座舱的玻璃罩上,黢黑的一片,像异世界的幽灵。

将军目光凝重,语气却格外虔诚。

“是的,他就是凛冬。”

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文件,牛皮纸袋的封面上标着简短的单词,“凛冬计划”。

那里面压在第一张纸之下的所有飞行员都已经牺牲。唯有最上面的那一张,他是唯一活下来的人,他是现任的、也是唯一一任凛冬。

资料中,夹着一张久远的、泛黄的照片,照片的角落龙飞凤舞地签着一个被时间遗忘的名字。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冬天刚过,克林特结束了他短短两天的年假,风尘仆仆地踏进了泡防御指挥部的大楼。今天对于刚成立不久的复仇者来说是个大日子,因为他们的上级——尼克·弗瑞将军承诺给他们的顶尖技术员,今天终于要从莫斯科调回来了。

复仇者,这个新组织是美国泡防御指挥部与武装部队经过多次与政府的协商后,最终达成一致,建立的针对捕食者的一系列进攻展开防御与反击的特殊队伍。他们中的每一个技术员都是全美国甚至全世界的尖端人才,因此对于上级口中这个比他们还要尖端的技术员,每个人都抱有极大的不服与好奇。

但这之中应该不包括她。克林特的目光极其自然地在他踏入工作区的第一时间就扫到了娜塔莎的位子上,她正利索地敲击键盘进入系统,将能量分布等势面图重新检查一遍,确认没有任何问题,才向后一仰,靠在椅子背上。

“你又抢托尼的活干?”克林特走过去,将给她带的礼物放在桌角,那是一双漂亮的马丁靴,长筒,娜塔莎曾在对面的商贸大楼里看过的。昂贵,但是她喜欢。

她露出一点儿惊讶的神情来,还没延展成笑意与温情,便被新进来的人开口打断了:“嘿,那可不是我希望的。不过她只是在帮我的忙,我今天耽搁了一会儿。”

托尼一边走进来一边摘下墨镜,他站在门口环顾四周,最后问:“队长呢?今天号称世界顶尖的技术员要回来了,并且即将成为我们的指导。请原谅,现在除了小学还有地方用指导员这个称呼吗?不好意思,队长这个时候应该在。他人呢?”

同事们早已习惯了他的说话模式。娜塔莎舒展筋骨,伸了个懒腰,这使得她诱人火辣的身材曲线尽展无余。她有点儿散漫地接过话茬:“应该去墓地了吧。”

托尼忍住没翻出白眼,音量却降了下来,自语一句:“上帝。我就该想到的。”





而托尼口中的复仇者的队长,史蒂夫·罗杰斯,一大早便自花店买了一大捧白菊,驱车前往墓地。

那座墓地建在近郊,是为了纪念七年前那场泡防御意外被捕食者突破的事故而牺牲的技术员们而建。在左起第一排,那是史蒂夫的挚友,詹姆斯的墓碑。

但史蒂夫从不叫他詹姆斯,他叫他巴基。

他将白菊放在巴基墓碑前,用随身带来的手帕擦拭墓碑上的尘土。碑面冰凉,当中的黑白照片上,短发军装的青年嘴角微翘,是个最好看的笑。仿佛从那一点弧度开始,整个人都被添上鲜活的色彩。

史蒂夫盘膝坐下,面对着那张照片,面对着青年,他的眼睛是蓝天的温柔的颜色,可那里面却盛满痛楚。他抬手用指腹轻轻摩挲镶嵌进碑身的照片,它们已经浑然一体,通透冰冷。饶是影印留下如此鲜活的凝固的像,也无法让他记忆中的那个人再一次扬起嘴角。

他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到这里来,来见他英年早逝的挚友。他总是在心中积攒了许多话,默默地说给他听,实际上却不发一言,只静静地坐上一会儿。

今天却不同以往。

很多年以后史蒂夫回想起那个清晨,似乎从得知他们的技术员要归来的消息之后,一切就都与从前不同了。但那时,他还没有意识到,那个清晨只是个开始。它“承上”了七年前的那个毁灭之日,也“启下”了七年后,某个人回来的那一天。

墓地宁静,从这里甚至可以看到泡防御的边界,就在他的头顶,闪烁着绚丽的色彩,牢牢地笼罩着这座城市,将它与外界隔绝开来,成为一座孤岛堡垒。

史蒂夫突然听到了渐近的歌曲声,陌生且熟悉,那是首苏联老歌,唱着俄文。

七年前,整个泡防御指挥部只有两个人懂俄文。这两个人,一个是巴基,一个是朗姆洛。

他从容地起身,拍掉裤子上的细碎草屑,转身看向来人。朗姆洛自顾自从他身边经过,将手中的一小捧花放在巴基的墓前。

史蒂夫凝视着他的侧脸,良久才说:“我上次和你说过了。”

“说过什么,队长?”朗姆洛不慌不忙地直起身来,直视着他,咧嘴露出个讽刺的笑,“说我不许再来看他?他又不是你的专有,队长。”

史蒂夫瞪着他,拳头攥紧,却没有举起来。

他和朗姆洛发生过争吵,自七年前的那一天之后,他们就从并肩作战的好战友变成了陌生人。而原因无他,当那次泡防御指挥部被袭击时,十名技术员全部丧生,朗姆洛却活了下来。史蒂夫记得清清楚楚,他的位置离巴基最近,他本来应该可以救他。

但是他没有。为了保护资料不被捕食者获取,自知被困逃生无望的巴基开启了系统自毁装置。朗姆洛带着仅存的硬盘,逃出了那栋大楼。

之后短短的三十秒内,整栋楼从上到下,化为飞灰,只留下了二十层以下的一部分金属骨架。

后来宪兵部队赶到,史蒂夫只踏着一地残余的瓦砾与灰烬,找到了巴基刻着士兵编号的那块铭牌。

从此,他和朗姆洛的关系如遭冰冻,再也不曾缓和。

朗姆洛却丝毫不介意,他看着巴基的照片,却是在对史蒂夫说话,“今天是新的技术员到来的日子,队长,你该在场的。”

史蒂夫深深地望了他一眼,他们已经争吵过很多次,这些年来,他早已慢慢地失去了同他浪费口舌的心情。因此他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朝着墓地外走去。

朗姆洛嗤了一声,插着兜跟在他身后,回到自己的车子上。

他们同时从近郊出发,返回纽约市中心。




史蒂夫前脚刚踏进复仇者指挥部,尼克后脚就到了。

朗姆洛不是复仇者,因此没有和他一起到这里来。但同事们都能看出他们的队长脸色并不是那么好看,鉴于他刚从墓地回来,没有人去自找霉头试图和他搭话。

尼克跨进门一步后,便堵在门口,用低沉而充满神秘(他自认为)的嗓音宣布:“复仇者们,从今日起,你们的技术指导员会加入你们,和你们一同保卫纽约的泡防御系统,一同坚守这座堡垒。”

“我希望你们,好好相处。”

托尼已经在撇嘴了,但他们还是都从椅子上站起来,有些好奇又不服地望向尼克,想知道来人究竟是谁,到底有什么能耐,能让几位长官都对他赞不绝口。

史蒂夫表态:“我们会与新同事友好相处的,大家欢迎。”

在他身后响起零落的掌声,尼克眉尖微挑,向旁挪了一步,扭头去叫门外的人。

“进来吧。”

穿着普通的黑色毛衣与长裤,来人踏进门槛,抬起头来直视着站在最前方的史蒂夫。他有着半长的棕色头发,绿松石般的一双眼睛。他抬头的那一刻刘海儿微微从额前滑落到两侧,露出饱满的额头。

史蒂夫看着出现在视线里的那张脸,整个人逐渐僵硬,如同雕塑。

而男人毫无察觉,他踏前两步,以足称得上礼貌的姿态略微点头算作招呼。

他开口,声音很沉,介绍自己,“凛冬。”

史蒂夫失神地看着他,看着那张已经七年没有在记忆里出现过的,曾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到的,巴基的脸。

他以为已经死去了七年的,他的挚友,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的,熟悉的面容。







TBC.

评论(6)
热度(12)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