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叶喻】望见青空 1

听说坑多不愁。
一个傻白甜的,甜甜腻腻的故事。
ooc都是我的,幸福是他们的。





1.好好的谈个恋爱好吗,那就谈个恋爱吧。



喻文州退役前的最后一场比赛,刚好赶上叶修是解说组的嘉宾。
似乎自从几年前联盟突然开了窍,发现解说打脸实在频繁,于是渐渐的开始请一些退役的高水准前职业选手做嘉宾。
作为一代大神,叶修自然也在列。他会有周期的来看两眼,然后选一场自己感兴趣的或是真的随便选。
这次和他搭档的是个新上来的小解说,叶修的时代过去已经有几年了,因此虽然听说了许多这位大神的光辉事迹,却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今次得见激动得不得了,解说比赛的注意力分了一半走。
叶修嗯嗯啊啊应着,看着屏幕上团体赛逐渐进入尾声,蓝雨剩下双核,还有灵魂语者。
黄少天也退役三年了。
黄金一代,只剩下喻文州还在打。
叶修突然有点跑神儿,直到小解说的声音把他从太虚拉回来。黄金一代已经成为一个恒久的名词,小解说不太了解那一届,只顾着盯着屏幕上精彩的绝杀和荣耀,惊呼蓝雨胜了!继嘉世、轮回之后的第三个战队实现了三连冠,这个夏天是蓝雨的王朝!
作为队长的喻文州,理所当然第一时间承受了漫天赞誉。
叶修啧一声,看着回放中索克萨尔手中扬起的灭神,叹一句可惜了,就是手有点残。不过已经打成这样了,老了真可以跟孩子讲。
他早些年经历了多少流言蜚语、多少毁誉,如今铺天盖地而来的,就是多少荣耀与称赞。
能经得起多大诋毁,就能担得起多少赞美。
喻文州做到了。并且来来往往,如此多的人中,能做到的,只出了一个喻文州。



第十九赛季,喻文州退役。黄金一代,至此全部淡出公众视线。
真要说起来,已经十分圆满了。他们每一个人,每一场比赛都尽了力,没留下什么遗憾。
忙完了事业,该忙忙终身大事啦。柴米油盐酱醋茶,完整的人生应该有家。
喻文州开门的时候,玄关处昏黄的光斜斜地打过来,在地上拖出小小的一截阴影。叶修的旅游鞋摆在鞋柜下面,喻文州的蓝色拖鞋摆在旁边,齐齐整整地。
他一边换鞋一边向屋里喊了一声,“叶修?”
厨房内传来沸水的咕嘟声,和锅铲相碰的声音。



喻文州去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叶修已经买了菜回家了。
G市的,喻文州的家。
他来过几次,都是在G市打比赛或者做应邀做嘉宾的时候。喻文州还没退役时忙战队的事,他就自己开灶,久而久之,也能炒几个小菜,算不上美味,好歹能吃,饿不死。
喻文州推门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的一副场景:叶修一手拿着锅盖一手提着锅铲,衬衫的袖子松松地挽起来,挂在肘部,身上还穿着喻文州从楼下小超市里买回来的淡蓝色围裙,上面画着两头小熊,叶修吐槽过幼稚。
可现在他正围着那条幼稚的围裙,给他做饭。
喻文州一瞬间有些恍惚,有人等你回家,有人在家给你做饭,你倚着门框看他,他扭头对你笑一下。
原来这种感觉这么好哦。
听到门响动,叶修扭过头来,“回来了。”
“嗯。”喻文州手抄在裤兜里,静静地站着。
叶修又转过头去看锅,两个灶台,一边褒着汤一边炒着菜,他往菜里加盐,说,“恭喜啊。”
喻文州笑了一下,“谢谢。我们运气不错。”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年轻人,不要谦虚。”他顿了顿,把锅铲靠在锅边,拧上盐罐的瓶盖,“打得不错。”
喻文州哦了一声:“可惜了,手有点残,是不是?”
叶修抬起的铲子僵在半空,半天才闷声闷气地笑了,“怎么听见了,记仇啊?”
喻文州走过去,从背后环抱他,左手按着他肩,右手拢上他握着铲子的右手。“没,挺久没听到你说了。”
“哦,你想听我可以天天说的,不过你大概不会很想听。”叶修说。他二人身高相仿,因此这个动作没有任何违和。
“你这么炒不对,菜要往里翻。”喻文州纠正,裹着叶修的手握住锅铲将菜向里翻炒。叶修放心把主动权交给他,做饭这方面,他与会吃又会养生的广州人差了十万八千里。
“退役了,打算呢?”他抬手把喻文州搭在他肩上的那只手拉下来,搓他的手指。叶修手上早些年与键盘鼠标亲密接触留下的茧子已然消去了许多,虽然这些年他依旧打荣耀,终究不像从前那样勤了。而喻文州指腹间还有呢,还有他常年做笔记时握笔留下的,薄薄的一层。
喻文州自然地接话,“不是说过吗?国内两年,国外一年,走到哪儿算哪儿,钱花没了就回来,找工作,再攒。”
叶修笑:“要花没了还真挺有难度。”
喻文州没说话,专心炒菜,两双漂亮的手叠在一起,像极了隐秘而梦幻的生活。
他半天才问:“你想去哪儿?”
叶修侧头凑上来,在他嘴角亲了一下,又往他唇上贴,“是和你一起,自然哪里都好。”
喻文州下意识地闭了一下眼,手悬着,锅铲也悬着,锅里菜和油抵死缠绵,发出滋滋的声响。
“……快关火,一会儿糊了。”
将菜出锅装碟,叶修嘿一声:“卖相不错。”喻文州直翻白眼,我炒的。
叶修当没看见,夹了一筷子递到他嘴边,喻文州就极自然地张嘴由他喂,嚼了一会儿咽下去,“咸了点。”
“是吗。”叶修放下筷子,扶着他肩吻上去,复分开舔了舔唇,“是有点儿。”
“你放盐的时候是不是手抖了?”
“天地良心!”叶修叫冤,“我的手最稳了,怎么可能抖。”他说着,又凑上前,不依不饶地要亲上去。
“……”
“怎么了?”
喻文州停下推他的手,笑着叹口气,“好吧,相信你。”
他们接吻,唇瓣相贴,单纯而美好。然后一方先打开齿关,迎接他的爱人与他甜蜜美妙地缠绵。
叶修的手握着喻文州的手腕,略略向下滑,去勾他的手指,两人的手指绞在一处。绞在一处,就握紧了。
牢牢地握住,便再也没放开。





TBC



叶前辈,亲得开心吗?
叶前辈:呵呵,你猜。

评论(10)
热度(33)
  1. 天下永安白开水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