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王喻】【清水无差】终有一日(上)

【王喻】终有一日(清水无差)(上)

*请一定要看完的写在文前的一些话。请注意避雷!!!

BGM是王铮亮的《为了这一天》。

突然发现我最喜欢的cp居然是王喻…啊。

清水无差原著向,退役前后以及很多年以后的故事,私设如山,这里职业选手们退役后的职业设定大多参考了以前有个荣耀关服的短漫。设定王自由撰稿人,喻编辑。王杰希曾娶妻生子后离婚,喻文州有过女朋友,雷点勿入,注意避雷。从荣耀关服讲起,回忆杀有。

没有特别郑重地去查百度…如果有bug请见谅,欢迎指出。

以上没问题的话,请下拉。








[大半生/晴空对雨帘/你在明,我在暗]

十月份,B市的天气已经凉了下来,这会儿正阴着,云黑压压地盘亘在天边,像头蛰伏的古老巨兽。天空飘下细细绵绵的雨丝来,北方人都说的一场秋雨一场凉,下得让人格外的不舒服。

喻文州穿着夹克,缩着膀子倚在小阳台的栏杆上,低着头伸手拢着火儿,点了一支烟。

编辑部的小阳台是露天的,雨丝细密地落下来,打湿他的额发,头发一缕一缕地贴在他额头上。喻文州吸了两口,烟便夹在指间,他换了个姿势,手肘搭在栏杆上,一抬头就能透过雨幕看到斜对面灰蒙蒙的大荧幕上正反复播放的几个动画画面。

那是荣耀关服的消息,就在今晚的七点半。

喻文州也收到了内部发来的票,去现场观看关服前荣耀历程的回顾演说,相当于一部小电影。票就在他夹克口袋里放着,作为曾经职业选手的优待,是正中央的座位。他是一定要去的,那么多年的职业生涯,总得要给自己一个最后的交待。没有这一关就像不圆满似的,这是他奇怪的情结。

荣耀运行了二十七年,喻文州走过了承前启后的那十年。从第四赛季到第十四赛季,蓝雨先后共拿了三个冠军,喻文州走后,在卢瀚文的带领下,蓝雨终于拿下了三连冠,继嘉世、轮回之后,开创了蓝雨王朝。在蓝雨之后,又是微草的盛世。在这当中,兴欣也是一路前行,实力稳定,最终在几大战队中站稳了脚跟,稳固了地位,成为了中流砥柱之中的一员。

喻文州自觉有生之年看见了蓝雨三连冠,又带领国家队拿了两个世界冠军,他的职业生涯已经没有任何遗憾。所以即使如今回头,也已经能以平静的心情对待每一场回忆。

他果然是黄金一代中最后一个退役的,甚至周泽楷江波涛都早他一年。离开联盟后喻文州婉拒了冯宪君的邀请,没有进入联盟高层任职,而是转了行,一边实习一边补全专业知识,重新开始了一段人生。

他现在过得很好。

一小截烟灰悬在那儿,要掉不掉,烟气模模糊糊地笼上来,带着喻文州的思绪胡乱飘着,又抹得他记忆模糊。他指尖微微一动,烟灰径直飘落下去,消失在雨点的追逐中。

“喻编!”屋里有人喊他,把他从过去拉扯回现实,“总编电话,找你的。”

“来了。”喻文州掐了没抽完的半支烟,将其重新装进烟盒,转身走进屋里去接那台座机,“我是喻文州。”

“小喻啊,”总编是个土生土长的B市人,操着一口地道的京腔儿,“你猜我们出去这趟签下谁了?嘿,写《风雪归程》的大神啊!他的下一部书正在准备,这次跟咱签约,可以在咱杂志连载,不过人可指名道姓把你要去了,这本做好了,你可就更火了。怎么样,有没有信心啊?”

“总编……您快别编排我了。”喻文州无奈一笑,“《风雪归程》,是那个不留客对吧?我知道了,等你回来把相关资料给我,我会和他接洽。”

“这才对,在我手底下就得有这么股干劲儿。”总编赞扬道,“有这个大神在,我保证咱们本年度营业额超过西南分部。”

“是,我一定尽力。”喻文州应着,总编又絮叨了几句便挂了电话。喻文州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来,把桌上的一叠读者调查表整理好。放在桌上的手机这时候突然震动起来,喻文州瞥了一眼抓过来,屏幕上一行陌生的数字跳动着。

喻文州的手指悬在屏幕上,就要往接听上滑,最后却顿住了。他在须臾的沉默中想到了谁,退役以后他便再没有存过他的电话,潜意识里已经认为他再也没有给他打电话过来的可能。

手机震了一会儿,因为太久无人接听便自动挂断了。喻文州握着手机,看着屏幕上那个“未接来电1”,陷入了突兀的回忆中。

这些年的事总会在某一瞬间汹涌地朝他袭来。他有时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记不得他的容貌。

他上一次见王杰希是什么时候来着?四年前、五年前?只记得是在超市,他推着购物车,身边跟着那温婉的女子,女子牵着小姑娘的手,她用脆生生的嗓音叫他爸爸。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他不该闯进这幅画里,他们见面的气氛总是有点诡异。王杰希看到他时会怔一下,然后虚飘着目光和嗓音,说好久不见,巧啊。

喻文州就笑一笑,什么事也没有一样,说是很巧,一家出来买东西啊,真好。又朝女子点头致意,王杰希便给妻子介绍说,这是以前的同事。

女子回以微笑,拉着女儿的手说,叫叔叔。

小姑娘就用脆生生的嗓音叫他,叔叔好。

喻文州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姑娘,就说你也好,后一句对着王杰希,说你女儿真可爱。

王杰希嗯一声,喻文州提着篮子,直起身来,看上去只是老友间简单的寒暄,然后礼貌道再见。喻文州不端架子,王杰希便拿他没办法。他的表情言行都天衣无缝,看不出任何破绽。如果不是王杰希曾经那样地拥抱他亲吻他,他恐怕也要被喻文州这一副如水的温吞糊弄过去。

他们这小半生纠缠不清,喻文州想一刀斩断,却反而把自己陷住。王杰希做不到若无其事,但他还可以拢着手点着烟,虚盖嘴角的笑,和全部的过往。

可是棋逢对手,经年累月,总相逢着那么一招半招,拉扯着缠绵着继续纠缠不清,就再也无法清。

那年之后直至现在,喻文州都没有再见过王杰希。有了新工作后他们都换了微博,以前的微博虽说并不是不用了,却也很少上。喻文州不是个常用微信的人,朋友圈也很少看。退役后叶修拉他进了一个退役选手的群,他设了关键词后就屏蔽了。这些年关于那人的信息,他知道的寥寥无几。倒也不是刻意,只是对喻文州而言,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模式。

他总是那样强,不论在什么岗位,做怎样的工作,不论工作能力还是交往手段,喻文州都是佼佼者。总是没人能撬开他那层坚强的外壳,窥见他内心的一点半点。

曾经的王杰希也不行。他有过这样的机会,却不满足于此,总想等着喻文州自己敞开心扉。却还没等来,便分开了。

他终于再也没有了这样的机会。物是人非,事事便休。多年以后,他有了自己的家庭,而喻文州仍是孤身。他们都挺着脊背,在风雨里站得笔直,将咆哮着叫嚣着扑来的生活的一切艰苦粉碎在脚下。他们在雨里深深地对望,望着对方,还有自己的过去,然后背过身,风雨岿然,一如诀别。







[一条线/平地对苍天/却无言的面对面]


喻文州请了两个小时假,提前去了体育场。在B市这边,所有与荣耀有关的活动自然是要在微草主场的体育场展开的。喻文州对这事儿没什么纠结,毕竟王杰希不在微草也好多年了。

他走得早,雨还淅淅沥沥地飘着,恼人地缠绵,是那种打伞多余不打难受的程度。喻文州没在意那么多,重新点上那半支烟,一手掐着烟嘴一手插着口袋,在蒙蒙的雨里往体育场走。他去得早,街上一片肃清,车和行人都寥寥。他在场馆门口碰见了主场的前任队长,高英杰认出他来,仍是局促了一下,半晌恭敬地喊了一声“前辈”。

喻文州笑着摆摆手,讲这都多少年了,小高你不用这么客气。高英杰就不好意思地一笑,两人一道入场。

喻文州也不问王杰希,他俩当年的事知情的人寥寥无几。他不知道高英杰是否清楚,但别人不提,他也不会主动扯伤疤。两人不在一排上,喻文州便寻了座位号自己坐下了。离开始还有半个多小时,他低头摸索出手机,登上了qq,退役选手养老群的消息蜂拥而至,连他性能极好的手机都卡了一卡。

霸屏的仍是黄少天,工作后他沉稳了许多,性子也收敛了些,但一到熟人面前还是原形毕露。群里艾特喻文州的就是他,反复询问他是否去了场馆。

喻文州想了想,还是回了一条:已经到了。

这条消息夹在众多的消息中间,很快便被刷上去了。但一直关注着的黄少天仍是发现了,顿时群内震动:卧槽!!!队长居然发言了我没眼花吧!!

喻文州觉得好笑,他确实很少在群里说话,又打了一个“没”上去,便关了界面,不再管群里如何闹腾。

并不是所有曾经的职业选手都到了现场,有些人在家看电视直播,有些人甚至在国外看网络直播。天南海北,无数人都在等待着这一刻。他们对荣耀无一例外都有着深厚的感情,它已经不仅仅是一款游戏,还是他们的朋友。而现在,他们就像等着送这个朋友最后一段行程。

可当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他们还是觉得任何语言在此时都太过于匮乏。背景音赵传的声音震撼地响起,解说细数着荣耀的一路走来,这一刻看上去格外惊心动魄。荧幕上出现了历届比赛精彩瞬间的回顾,然后是国内各个豪门战队的过往,世界联赛上的出色表现,在荣耀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一笔的大神们,已经封神的角色们……

一样样一件件一篇篇,都是他们的辉煌过去,都是他们铸就的不朽篇章。

解说才进行到一半,现场的气氛便已经掀到了高潮。无数人泪流满面,和着背景音一起唱着,拉着条幅声嘶力竭地随着荧幕上的进度喊着各个战队的口号,喊着荣耀不朽。

那些永远活在他们心里的,不只是那些角色,还有荣耀的这份竞技精神。不论事隔多少年,依旧开出花朵,芳香灿然。连带着他们一起,他们的成就,他们中有些人达到的无可企及的高度,随着荣耀的落幕,永久地留在那里,光芒万丈,永不腐朽。

喻文州没等演完便溜了出来。他的胸口被一股不知名的情绪拥堵着,连带着眼眶发热。起初看到一个又一个角色的身影时他还只是感慨,可越到后来,那种热烈的氛围就越让他承受不了。太热烈了,那是年轻时的他们,是他们的初心。他们也曾为冠军拼尽全力,也曾为自己的成就热泪盈眶。这一路有血有汗有笑有泪,有离开也有陪伴。他还怎样冷静得下来。

被街头的冷风一吹倒是清醒了许多,喻文州抖着手,又点上一支烟。一手捏着烟盒插着兜,低着头看火星一亮一暗,烟又腾上来燎他的眼。他将手移远了些,转身准备回公寓。

然而他却没迈开步子。

他看见了熟人——王杰希手里提着个塑料袋,拿着手机,站在路灯下,站得笔直,安静地看着他。

相遇太过措手不及,喻文州一时没想到该摆出怎样的表情来打招呼。

半晌,却是王杰希先开了口,声音遥远得让喻文州想不起几年前是不是这样的音调,他说:“走走吗?”

喻文州把插在口袋里的手拔出来,用手背抹了把脸,然后狠狠地抽了一口烟,仍是低着头,眼神飘着,声音也是。他笑了一下,慢吞吞地说:“好啊。”

于是王杰希走到他旁边来,他的方向是一条流经城区的河,离微草俱乐部不远。从前王杰希也常去那河边散步,因为僻静,且去那儿的多是老年人,不用担心会被粉丝围堵。

喻文州跟在他身后,落他半个身位。两人步子都不快。他们很多次一起散步,即便记忆已经模糊,身体却还存留着默契的本能。

一路没有什么言语,喻文州不说话,王杰希就知道他的态度了。他欠得较多,所以到如今也只能认栽,却实在找不出从哪里开始,最后只是说:“看了闭服式?”

喻文州“嗯”了一声,王杰希不问他有什么感受,他便不开口。两个人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走着,喻文州偏了偏头,王杰希的侧脸在路灯的灯光下显得虚晃而模糊。他神态自若,像普通朋友见面的调侃那样,随意地说,“你这么晚还在外面,你家那位不催?”

王杰希步子微微一顿,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的步频。他扫过河对岸的一排杨柳,声音平淡地陈述:“我离婚了。”

喻文州骤地停下脚步。

王杰希又往前走了一段儿,发现他没有跟上来,侧过身以探询的目光看过来。喻文州一惯爱笑,这会儿看来却似笑非笑,很有三分冷然。但他终是没说什么,只是抬步跟了上来:“走吧。”

两人沿着河边慢慢走着,多年不见,总还是有话可聊。说的尽是往日队友和对手们的现状。喻文州和这些事儿已经有些脱节,所以王杰希说得多,他只静静地听,气氛倒也称得上融洽。

都快走到喻文州公寓的那条街了,王杰希突然峰回路转,抛出一个喻文州意料之中、又有些意外的问题。他问:“她……呢?”

喻文州撩起眼皮来看他,嘴角的笑险些挂不住,却透出几分高深莫测。他半装半傻、明知故问,成心要给他好看:“谁呀?”

王杰希神色复杂,没去接他的眼神,虚晃着往他身后飘,就像不小心秃噜了嘴,又不能把话收回去,最后只是叹了口气:“你们没结婚吗?”

喻文州这回是敛了笑,拢了拢手,把目光从王杰希脸上移开,略一抬头便看到B市的夜空,终日处于雾霾笼罩下的城市里看不到星星。他整个人像一下子远了,语气却很平常,淡得似水:“死了。”

王杰希微微瞪大了眼,舌尖差点打弯,不知道说什么好,喻文州也没理他,自顾自地接下去:“白血病,她走的时候就在我怀里,拉着我的手,还告诉我她不痛。”

他又笑了一下,带着涩意,又有些自嘲,一抬头看见王杰希欲言又止的神色,告饶似的说,“你该不会要跟我说对不起吧?”

王杰希怔了一下,看着喻文州摆摆手,他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又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取出一支来,拇指搓着火机点燃了烟,就着吸了一口。王杰希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起也抽得这么频繁。

“我租的公寓就在前面了。”喻文州抬手指了一下,烟气在空中划出一道白线,“我得回去了,你也走吧。”

他眼神格外坦荡,丝毫不介意刚才的对话。王杰希见他转过身去,都走出了几步,突然又叫住他:“喻文州。”

喻文州顿下步子来,回过头,脸上尽是那种该死的平静。王杰希在这诡异的沉默中挤出一句,“晚安。”

那人笑了笑,转过头去,重新迈开步子。霓虹灯光映在他背影上,随着渐远而消弭。






[多少年/逐鹿在中原/望绝尘/又起了狼烟/抬头望前面/是一片视线中/消失的地平线]




喻文州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看闭服式没用多久,反倒和王杰希溜了一个多小时。他也想不通两人居然还有这么多的话可聊。

这些日子也确实有些累,进了家门脱了外套便往床上一栽。喻文州也是快四十的人了,却一直自己住,因此也不计较那么多。他翻了个身,伸了个懒腰,床头灯亮着,是令人舒心的淡蓝色。床头柜上放着蓝雨的合照,是拿了第一个世界冠军回来以后照的,那时候他身边的人还是黄少天、郑轩、宋晓……

喻文州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敛声屏气,生怕惊动照片里的人似的。他实在乏了,上下眼皮直打架,蹬掉了拖鞋拿毯子把自己一卷,连衣服都没脱。

意识昏昏沉沉地,看着那照片,又想起了那几年。喻文州鬼使神差的想起来他第一次见王杰希的时候,那只手越过一排座位在他的本子上指点。他听着黄少天和王杰希讨论,耳边却灌满风声。

那时候王杰希和黄少天约着赛场上见,又转向他问你呢?喻文州没回答,他的路一直不好走,自己都不敢断定前方究竟如何,等着他的会是什么。所以他不敢轻易给出承诺。可是饶是他也没有想到,他和黄少天和王杰希,当初还是坐在观众席上讨论比赛的年少轻狂的样子,后来却走出了这样的辉煌。

他总是记得特别清楚,有关那个人的一点一滴。第三赛季的时候,魔道也上了战场,黄少天却没像去年说的那样和他场上见,反而还是在下面和喻文州坐板凳。一年过去,喻文州的笔记也记得多了。这一年他们身后的座位空空荡荡,没有人在他本子上指点。

谁也没有想到,那一年的魔道那么耀眼。新秀墙,在荣耀的历史上前后拦下了许多新人,却没能拦住王杰希。许多人在新秀墙上撞得头破血流,王杰希却干脆利落地闯了过去。他的到来,照耀了微草的一个时代。

喻文州是看着王杰希、并和他一起成长起来的,看着他的魔术师打法,看着他睥睨纵横的少年热血。最佳新人,微草队长,他接过了这沉重的担子,收敛了魔术师的光芒,变得更加内敛。却站在台上,年少时尚还稚气的脸庞上露出一点点笑来,那么好看。

然后喻文州走了上来,身旁跟着他的骑士,那是黄金一代的战术大师,是蓝雨的双核。一路披荆斩棘,神挡杀神、佛挡弑佛,冲出那样一股锐意,藏着锋芒,铸就了机会主义的蓝雨。

直到后来,便已经不再是场上见的一个约定,而是在喻文州洞察了王杰希的心意后,会给他最大的尊重与赞许的惺惺相惜。那是最好的对手,也是最好的朋友。

所以当王杰希拒绝了国家队队长的职务时,他什么也没说。尽管顶着流言披着骂声、为磨合战队成员费尽心思、忙得脚不沾地撑不住时在酒店的洗手间里吐得稀里哗啦,他依旧什么也没说。

那时和他同住一屋的叶修看不过去,时时损他你这样做都是白搭,他又不知道。他只是笑,想也不需要他知道。

那时候他们在一起,自第六赛季到第十一赛季,刚好五年。

其实有些事情王杰希都是知道的,只是喻文州不说,他也不问,两个人心里都揣着一水儿的明白。再到后来分开时,又是不想说、不敢说、也不能说。他们过不去这个坎儿,家里人不同意,亲戚觉得荒诞,更不敢向媒体公众坦白。进退不得,只有分开。

他们在一起从一个吻开始,没有谁先告白,分开时以王杰希结婚为末,没有谁说分开。一切都是那么地顺其自然。

王杰希结婚后不久,喻文州也在家里的介绍下谈了女朋友。王杰希有女儿的那一年,喻文州的女友被查出患有白血病。那是个好姑娘,主动提出了要和喻文州分手。喻文州仍是什么也没说,一直陪在姑娘身边,甚至拿钱给她治病。姑娘做化疗时他就在门外等着,手指绞在一起,手心里都渗出汗来。

姑娘最后还是走了,那一天她精神很好,破天荒地喝了一大碗粥。然后她倚着病床,喻文州半搂着她,她和喻文州讲悄悄话,许多都是喻文州以前不知道的事。比如她也是荣耀迷,还是个蓝雨粉。再比如她偷看他钱包里的照片,猜测他喜欢着王杰希。

姑娘笑着打趣他说,我们那时候还萌你们的CP,没想到原来真的有JQ。我没生气,真的。你选上我的那一刻,我觉得我是天底下最幸运的人。哪怕你就是骗骗我,我也已经没有遗憾啦。

喻文州握着她的手,轻声说我是认真的,没骗你。

姑娘靠在他肩头笑得很甜,她其实很疼,却一声不吭,问他,你爱我吗?

喻文州特别难过,又没有表现出来,低声却很坚定地缓缓说是,我爱你。

这三个字,他对王杰希都没有讲过。这可能是他第一次讲这三个字,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姑娘很开心,她捏捏喻文州的手,说谢谢你。又叫他,文州,你不要委屈了自己。我走了以后,你还喜欢他的话,就去找他吧。好歹萌了你们那么多年的cp……她最后笑得很自然,说我困了,我想睡一会儿。

喻文州要放她躺下,她却不要,最后倚在喻文州怀里着了,脸上挂着笑,还有眼泪的痕迹。

这一睡,便再也没有醒来。

喻文州搂着她,坐在病床上,楼道里响起了姑娘亲属的哭声。喻文州没说话,也没有特别难过的表情,眼泪却自己从眼眶里跑出来。在训练营受委屈时他没哭,带领国家队重担全压在他肩上时他没哭,王杰希结婚的时候他也没哭,可是那个时候,泪水却一个劲儿地往外冒,他的世界一片雾蒙蒙,被海水淹没。

她是真的很喜欢他,临走前还笑着,还要他不要委屈自己。

喻文州后来没去找王杰希。姑娘是H市人,他将她安葬在家乡,而后在H市找了个编辑的工作。直到后来过了些年缓过来些了,才随着工作调动迁往B市。

那之后家里一直没再催他结婚过。喻文州心里有愧疚,分给父母,分给那姑娘,还有的不知分给谁。他和王杰希是一类人,多难都能咬着牙死扛,经年累月,变成一种近乎与生俱来的习惯。将自己逼得进退维谷,再无出路。

王杰希曾经以为他很了解喻文州,可每个人都有一个死角,自己走不出来,别人也闯不进去。王杰希是责任,喻文州是偏执。他们一直走得问心无愧,以为只要这样就能到达终点。

可是终有一日,终有一日矛盾会烧光理智,终有一日现实会击垮想象,终有一日,他们会发现自己的感情像在和对方拔河,拼命将对方拉近的时候,却看到对方也正拼命地想要远离。

算了,我放过你了。







[这辈子/一日对千年/你心甘,我情愿]


王杰希到的时候喻文州正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晃着盛柠檬水的杯子。他今天穿了正装,白衬衫黑西服。王杰希以前在联盟见这人开会时也没少穿这事儿,隔了这么多年愣是看出审美疲劳来了。他倒是也没说什么,径直走上前去,在喻文州对面坐下。

喻文州回过神来,看见了他,像是吃了一惊,刚想说巧啊,出来半个音就又吞了回去,明白过来什么的样子,带上了恍然:“你……不留客?”

王杰希大大方方地点头。

他退役后一直满处跑,做了自由撰稿人,不留客其实只是他众多笔名中的一个,但只有用这个笔名写出了名气,于是他到后来也就一直用下来了。

喻文州一直蹙着的眉头突然松开了,他甚至轻快地笑了一声,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他:“总编说写《风雪归程》的大神,可是指名道姓……”

王杰希抽了下嘴角,掩饰性地端起杯来喝了口柠檬水,抬眼却看到喻文州脸色奇异,刚想问怎么了,喻文州就指了一下杯子,说,“就上了一杯,我刚喝过。”

王杰希默然无语,放下了杯子,从包里掏出稿来递给他。

喻文州也进入了工作状态,没再跟他闲扯,两人就新书情节和签约合同的问题展开了讨论。王杰希注意到喻文州工作时还像许多年前一样,他不论做什么总是那么认真,而且全力以赴。相比较而言王杰希有一半的精力在喻文州这个人身上,他说的什么只是象征性的听了听。

喻文州终于发现他在走神,屈起指节来敲了敲桌子,有点没好气儿,“不留客大大,请不要以为你大牌就可以无视我们这些小编辑了好吗,我刚讲的你有没在听?”

王杰希一拢手,直了直身子,神情认真,“喻编辑可挺有名,说小倒是谦辞了。何况我信得过你,你说怎么样就好。”

喻文州愣了一下,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摸不清王杰希的意图了。眼前这个男人,和他的魔术师打法一样莫测,总是出其不意,脱离他的掌控。

而习惯了运筹帷幄的喻文州,实际上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但又恰恰是这种感觉,才吸引着他。

最后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把东西都收拾好,事情交代清楚。公事谈完了喻文州要走,王杰希看了眼表,说中午了,吃完饭再走吧。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他的理性告诉他不应该留下来,可是他的直觉又叫他不要走。他望进王杰希的那双眼睛,还是一大一小,只是似乎不再那么明显。那双眼里深邃得可以,吸着他向里坠去。他最后坐了下来。

点了菜,两个人一时又找不到什么话可聊。喻文州低着头刷微博,看着首页的明星大V,实际上却走着神儿。王杰希两手交叉,手肘支着桌子,手背抵在下巴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也许是目光太直白了,喻文州突兀地抬了抬头,王杰希一时有些尴尬,恰好这时服务员上了菜,他把盘子推到喻文州眼前,“吃。”

“没什么胃口。”喻文州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倒还是拿起了筷子夹了两口。王杰希几度欲言又止,被喻文州全瞟在眼里。他吃了几口,把筷子放下,索性道:“王杰希。”

“嗯?”王杰希吓了一跳,定了定神看他,喻文州问:“你是不是有话想说?”

王杰希:“……”

喻文州又说:“如果你还是想说对不起的话,就不用了。”他笑一笑,依旧是当年联盟里好人缘大众男神的风范,心平气和地,“我没有怨过你,谁也没有错。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别那么在意。”

“……你当初也是这样。”他错开眼神,看向窗外,轻声说。

他越是这个样子,王杰希就越是拿他没辙。喻文州不做要求,他对过去的恋人宽容到近乎残忍。就算王杰希结婚、生子,他也只是一笑,还说希望他过得好。

喻文州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再说了。

一顿饭就在这样诡异的沉默中吃完了。临走时喻文州交代了他会定期催稿,如果王杰希写作过程中有任何问题,也可以给他打电话。对于王杰希这样的大神来说,编辑通常兼任保姆,任劳任怨呕心沥血,只为了他们保证质量、按时交稿。好在王杰希的为人,喻文州也是信得过的,不留客这个人在圈子里风评也很好,甚少拖过稿。所以喻文州也放得下心。

两人总算交涉完,却是公事私事都一块交代了。来时心情是一种情状,走时又是另一番样子。两人心里都难免有些起伏,倒也不知这起伏是好是坏。

算是把总编派发的任务圆满完成了,喻文州也是松了口气,倒是有些没想到。原以为和这大神交流还会有些坎坷,没料到竟是王杰希,一切也变得简单起来。

他从许多日的忙碌中脱离出来,一下子清闲了。于是也和衣好好睡了个觉,在梦里,又隐约看见谁的容颜。

那是金光灿烂的大厅,要闪瞎人眼的闪光灯打个不停,灯光从头顶晃晃悠悠地飘下来。他穿着胸前烫着“2”的红黑白队服,带领着他的队员们走出来,那一刻他们万众瞩目。王杰希从他身后走上来,和他并肩而立。

两人肩挨着肩、手背几乎碰在一起,喻文州听见自己的声音,有点恍惚,又带着真心实意的喜悦和笑意,他低声问:“赢了?”

王杰希虚勾着他的小指,笃定地说:“赢了。”

一张张年轻的脸看向他,他的队员们向他围过来,他们抱在一起,胡乱叫着喊着,喻文州被他们拉扯着队服,晕头转向,看见唐昊揪下头巾抛向半空,看着孙翔脱下队服一边嚷一边狠狠甩着,他和叶修都被围起来,他们搡着他的肩、胸膛紧紧贴在一起——不顾一切地拥抱,他们在他耳边喊,“队长!我们赢了!”“我们是冠军!!”

他又想哭又想笑,这群二十多的年轻人抱在一起,不顾形象地又喊又跳。这时候没人注意他们——全场都在沸腾,保安在拼命维持纪律,广播的声音几度拔高,压不下粉丝们的欢呼。他们全都起立,站在观众席上,将手中的国旗和条幅都抛向馆顶,没有人在意它们落下来会砸到谁,不同肤色的人们,此时也都起立,对他们报以最热烈的掌声。他们的粉丝——举着他们的名字,互相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喻文州身处其中,只觉得一切恍如隔世。而王杰希正站在他旁边,将他的手紧紧握住。





TBC.






明天会考。

先丢一半上来,明天晚上如果写的完可能发后面一半,写不完就得周三以后了。

写到荣耀关服和国家队夺冠那里我居然都要哭了……

后面可能陆续会出几篇王喻。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3)
热度(52)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