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黄喻】须臾(试发01)

【黄喻】须臾

题目暂定,没准儿以后还会改。

大黄小喻的梗,含养成,各种狗血,请注意避雷。

摸鱼作,心血来潮想写就写了..第一次写黄喻有点小紧张,umm..看热度什么的再决定要不要写下去吧...

架空大黄小喻,再次提示,注意避雷。









遇见喻文州的时候,黄少天二十三,喻文州八岁。



01

黄少天把姑娘们和大包小包都送上地铁的时候松了一口气,然后悲催地觉得他的腿快断了。对于女人这种逛街天赋满点的生物他只想说,他再也不要打肿脸充胖子因为什么绅士风度跟出来给她们拎包了,这他娘的真不是人干的活。

送走了苏沐橙和楚云秀,他还要折回去坐方向相反的三号线回家。所以说到底是抽了什么风才会出来当苦力……黄大少内心宽面条泪,拖着两条灌了铅的腿往回走,几乎下一秒就要趴那儿了。

但在他壮烈之前,还是买好了地铁票,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坚持一下。正要转身去长椅那儿歇歇等地铁的时候突然撞上了一个小孩儿,准确的说是小孩儿撞到了他腿上。

黄少天那么大一个人当然不会把错推到孩子身上,刚想问他没事儿吧,第一个音还没出来,低头一看,就卡住了。

小孩儿似乎也吓了一跳,退了两步抬眼看着他,那双眼睛黑漆漆的,清澈得要命,像整个夜空都在他眼里。他身上穿得衣服有些破烂,脚底下也没有穿鞋,裤子膝盖的地方还破了一个大洞。手肘结着血痂,脸上也脏兮兮的。但是黄少天看过来的时候他十分沉稳地回看了过来,一句话也没说。

这就是宿命之外的相见,啊……这孩子没爹没妈吗……黄少天内心弹幕唰唰唰,他冲小孩儿一咧嘴,表现亲切得很,他尽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温柔,“……没事儿吧?”

声音像公鸭嗓,连他平日的磁性都没,装逼失败,大龄单身没有哄孩子经验的男青年黄少天内心小人又开始啜泣。

小孩儿警惕地看了看他,听他这么说又有点儿茫然,只是抿了抿唇,黑眼睛紧紧盯着他。

妈的我要不行了这孩子卖什么萌……黄少天插在口袋里的手攥成拳头,泪流满面想咬手绢,最后他蹲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团被手心的汗浸湿揉皱了的零钱,怕小孩儿嫌弃,还在裤子上蹭了蹭,最后塞到他手里。

“啊这个,呃,拿去买点吃的吧哈哈哈那个……唉,你怎么也不说话啊怪可怜的,不会是哑巴吧?算了算了,这些钱就给你啦能有一顿是一顿对吧,我人不错吧,不用谢我啊。哎哟车快来了,我得走了。”

黄少天拍了拍小孩儿脑袋,触到发丝还挺软的,然后他准备刷票进站,结果那个小孩儿跟在他屁股后面,也挤了进来。手里还攥着那一团钱。

黄少天走了两步,又走了两步,上了地铁,回头一看他还跟在他后面,居然也跟着上来了。

黄少天:“……卧槽你干嘛一直跟着我你不会是想跟我回家吧?我告诉你虽然我没有女朋友也是一个人住但是我大学刚毕业拿的工资不多还是实习生我还要读研忙得要死,我养活自己都够呛而且要是让我老爹知道我家多个孩子出来我会被KO的你知道吗,KO懂不懂?就是我会流落街头银行卡被封连内裤都不能一天一换要来回洗啊你知道自己洗内裤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吗?最主要的是我怎么解释家里凭空多出来那么大一个孩子?苍天在上我虽然女性朋友不少可我一身清白我连苞都没开我发誓,发誓!”

小孩儿:“……”

黄少天跟他大眼瞪小眼,猛地一捂嘴,他刚刚是不是把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说出去了?

小孩儿垂下眼,低着头,看上去可怜巴巴的。他伸出手,摊开手心,把那一团钱递过来。

黄少天:“……你不要?”

小孩儿抿了抿唇,又抿了抿,然后细声细语地开口,道,“喻文州。”

他说,“我叫喻文州。”

黄少天心里突然被这么软软的一声戳到了,他又蹲下来,伸手揉揉喻文州的头发,“好,喻文州啊,你是不是想跟我回家?”

喻文州直直地看着他,声音很轻,嗓子也有点儿哑,“我没地方去。”

黄少天犯了难。

这孩子看着挺乖的,又实在可怜,但是他刚刚和他说的那些话并不是借口,而是他目前实实在在的生活现状,这个处境要带个喻文州回家无疑是给自己加重了老大的负担。最要命的是万一真有人拿这孩子说事儿,那他真是百口莫辩了。

喻文州仔细地看着他表情,想了想,又说:“我会洗内裤。”表情十分认真。

黄少天:“……”

喻文州看他还犹豫,又说,“我要是在地铁上喊一声你是人贩子,会怎么样?”

黄少天内心os:卧槽!这他妈的哪个神仙姐姐给我送来的小祖宗啊饶了我吧亲娘诶我一介良民不杀人不放火不嫖不赌除了有点爱看片儿也算是个五好青年吧,我上辈子欠了谁钱了你要这么整治我呜呜呜……

最后他妥协了,“好吧,你可以跟我回家,不过要看你表现,你要是捣乱我就还把你轰出去。”

威胁无效,喻文州嘴角一弯,露出一个笑,虽然小脸儿还是有点脏,但还是看得出他清秀的眉眼,这个笑也好看。黄少天心里扑通猛地一跳,咽了口唾沫,又说,“那个啥,我叫黄少天,你……”

“嗯,黄叔叔。”喻文州截断了他话头。

黄少天:“……老子才二十三!!!哪儿叔叔了!叫哥哥!!”

喻文州:“哦……少天哥哥。”

这一声低声细语又绵软得要死,叫得他心肝儿都颤了一颤。

黄大少心累,相当非常特别累,他觉得自己捡了个祸害回来。怎么他风里来雨里去纵横红尘间多年,到头来被一个小孩儿吃得死死的。

直到很多年后,黄少天再回想起当日这一幕,仍会感慨。

真是宿命之外的相见啊。

那时候喻文州从满桌照片里抬起头来,朝他一笑,还是多年前的意味,嘴角一弯,笑得比小时候还好看。

那自然都是后话了。

自捡喻文州回来的那一天起,黄少天的命运就从原来的轨道彻底偏离。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捡回来的这个孩子,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物。

一念之差,便把自己的一生都搭了进去。

却也,心甘情愿。





TBC.

片外小剧场:

喻文州从满桌照片里抬起头来,朝他一笑,还是多年前的意味,嘴角一弯,笑得比小时候还好看。

然后黄少天伸手一捞,把他拐上了床。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不是x

感谢阅读w

评论(12)
热度(28)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