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叶喻】Arrhythmia(01)

       设定叶医生,喻失聪,开家书店在叶医院门口。

  相关资料全部来自百度,如有BUG请多见谅,欢迎捉虫!

  保证全文叶喻,无第三者,可能会有一点点周黄。

       感谢顾乔同学 @敛风拢月 对本文的建议和意见。

  私设如山,文州经历惨,请注意避雷!!!

  

【叶喻】Arrhythmia*

  

  01

  

  

  “……注意饮食啊,跟您说过多少遍了,这样怎么好……”

  有衣料摩擦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阳光懒洋洋地从窗外照进来,沿着方形的窗子在地上切出不规则的多边形。叶修侧了一侧头,避过了有点刺眼的光。

  他正在病历本上签下最后一笔,如众所周知的医生一般完全看不出写的是什么,笔尖划在纸上刷啦刷啦,只凌厉着那最后一撇,刀锋般利落[1]。

  看完了最后一个病人,已经是他的下班时间。夕阳挂在天边摇摇欲坠,叶大医生换下了白大褂,夹克拎在手上,也不穿,慢悠悠地把门锁好,踱出走廊。转角正是护理站,他人还没走过去,已经听到护士们叽叽喳喳讨论什么的声音,不容他拒绝地钻进他的耳朵。

  “……谁说的,叶医生没准儿有女朋友,金屋藏娇呢。”

  “我觉得不大可能……叶医生眼光多高啊,人家年轻有为,要是有女朋友肯定也不会差,早该人尽皆知了。”

  “哎,叶医生也快三十了吧?也从没见他谈过朋友啊,你们说他喜欢什么样的?”

  “你不就是喜欢叶医生吗,不要怂就是上啊,万一他答应了呢。”

  “你们说什么啊……”

  叶修黑着脸咳了两声,“去去去这都干什么呢,该干啥干啥去,工作时间不要聊八卦啊女同志们!”

  护士们顿时笑成一团,其中一个小护士脸有点红,嗔着跺了跺脚。众人作鸟兽散,也有人和叶修打招呼,向他问好。叶修一并回了,逃也似的拐下了楼。

  不怪他被人背后议论,叶修三十不到,已经是国内医学界中较有名气的医生,涉猎之广,临床经验之丰富,即便许多老医生也不及他。偏偏叶医生清心寡欲,虽然事业有成却始终没成家。这也导致同事之间常开玩笑,也有给他介绍对象的,但叶修愣是一个都没谈成。

  没感觉这玩意儿,真是没办法。叶医生拎着外套点着根烟,一边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暗自感慨。秋风带来些凉意,不知不觉夏天已经过去了。

  叶修二十八了,如果说男人三十一枝花,那他明显还是个花骨朵。亲戚朋友都忙着买车买房生孩子,如果说人生的一部分——事业的顶点他已经达到了,余下全部都是找个人过日子,那么叶修无疑又荒废了一年,他觉得自己距离达成大龄剩男这个成就又近了一步。

  可实在让他不甘心,如果为了结婚才匆忙地找一个人共度余生,怎么能让人甘心。

  叶修心里叹着气,停下步子在路边的垃圾桶上碾灭了快燃尽的烟头,随手把烟蒂丢进垃圾桶里。夕阳已经一半隐没在地平线下,他眯着眼抬起头,看到一个并不陌生的门牌号。

  再往上一点,是蓝雨两个大字。

  叶修捻了捻手指,上面还残留着香烟的味道。他步子顿了一下,推开了书店的门。

  

  

   他不是第一次来蓝雨了,或者可以说他是这里的常客。

  蓝雨是个具有江南风格的书店,店内装修布置十分雅致,时常有轻音乐,营造出使人平心静气的氛围。一楼是各类图书,在角落里还有桌子和矮沙发,挑选书籍的人也可以坐在这里看上一下午,蓝雨自提供茶饮料。

  二楼则是只为会员开放,环境要比一楼好得多。据说许多爱好读书的人以蓝雨为据点组成了一个团,没事儿就来这儿一起讨论,时间一久,大家也成为了很好的朋友。蓝雨之名通过众人之口一传十十传百,渐渐被人们所熟知,风评也甚好。它就像是在这个喧嚣的城市中独辟出的一块清净地界,能够洗涤人们的心灵,给人们保留了一块净土。

  然而叶修对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虽然店内风格让他眼前一亮,服务也都很到位,但他一直以来都注意到,据说一手设计创办这个书店的老板,是个非常奇怪且矛盾的人。

  叶修第一次来蓝雨的时候曾经见到那个男人,坐在收银台旁边捧着本书在读,背影看上去安安静静。但是许多从他身边经过的人都不和他打招呼,他也不曾和人有什么交谈。偶尔有人向他询问事情,他也并不理睬。

  叶修起初以为他是书店的顾客,后来几次去买书才得知他就是蓝雨的老板。

  老板有个蛮好听的名字,叫喻文州。老板长着张蛮好看的脸,清隽温润。也许是看的书多了,整个人仿佛都透着书卷气,怎么看都不像个难相与的人。

  但他确确实实这么傲,叶修也曾招呼过他,并没有得到过答复。一来二去,叶修对他也没什么好感。这也正是让他奇怪的地方,能设计出这样一个地方的人,怎么会是一个如此傲气的人?

  直到今天,他依然没有想明白。却也没有把这件事太放在心上。毕竟出了这里,他们也就只是两个没有交集的路人。

  叶修每月有那么几天定期来蓝雨看有没有新出的杂志或者小说,或是心理学医学方面的书。他也不算是个特别爱读书的人,纯粹闲着没事儿干。不过今天见到了蓝雨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他没有在固定的地方看到心理学分类的书。

  店内布置做了新的调整吗……叶修四下看了看,书架另一头有一个穿着书店工作服的青年正朝他走过来,是他没见过的面孔,看上去年龄不大,像是新来打工的店员。他热情地和他打招呼。

  “您在找书吗?是哪一种?”

  叶修收回他打量对面人的目光,嗯了一声:“心理学的……你们换地方摆了?”

  “是啊!原来您是老顾客啊,换了有快半个月了呢!”青年说,“啊心理学的……是在哪边来着。”

  他似乎有点紧张,一时没有想起来,叶修看着想笑,刚想说我自己找吧,青年忽然朝收银台那边喊了一声:“文州哥!”

  没有人回应。

  青年一拍头,嘟囔了一句“哎呀我又忘了”,然后不好意思地对叶修笑了一下:“您跟我来吧!”

  叶修应了一声表示理解,跟着青年往收银台走。然后他又看到了那个老板,依旧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走在他前面的青年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喻文州转过头来,青年向他询问了调整后的摆置。

  “在里间,左起第三列。”喻文州笑了一下,似乎在安抚自家店员,然后他的目光越过青年,朝叶修望来。

  叶修是第一次听到他说话,微微怔了一下,喻文州对他点了点头,便又转回去继续看书了。

  “走吧,我带您去!”青年回过身向叶修道,这时候他明显已经放松下来,“不好意思,我叫卢瀚文!刚上大一来这里打工刚半个月,还不太习惯……啊,就是这里了!”

  “谢谢。”叶修说,然后他叫住了卢瀚文,“你们老板……”他罕见地有点犹豫,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询问地看着小店员,“听力不太好?”

  “啊……”卢瀚文似乎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您不知道吗?我们老板听不见,老顾客其实都知道的。我不太习惯,也是说不习惯和他说话前必须先拍他一下……让他注意到你,他看着你的口型才知道你想说什么。”

  “那很难啊!”叶修有点儿诧异,卢瀚文嘿嘿一笑,似乎为喻文州骄傲似的,“文州哥唇语很好的!”

  “他这样多久了?”叶修若有所思,插在口袋里的手又开始无意识地搓捻手指,他甚至忘了自己来这儿是干什么的。卢瀚文迟疑了一下,“挺久的了……似乎是大学的时候因为什么变故……我不太清楚,应该有四五年了。”

  叶修脑子转得飞快,“一般人听力消失后这么久还能保持语言能力不退化,很不容易啊。”

  “是啊!”卢瀚文点头表示赞同,毕竟还是个学生,干净得跟张白纸似的,叶修稍微一引他几句话就把自家老板卖了个彻底,还毫不自知,“不过听说是有恢复可能的,不过那个我就不知道了。黄少和景熙哥他们跟着文州哥时间比较长,他们肯定知道。”

  叶修也不知道卢瀚文口中的“黄少”就是每次他结账时话最多的那个黄毛,也不知道徐景熙是哪只,只好顺着应了。两人又聊了几句,前面传来个男声:“小卢你哪儿呢……帮忙结个账啊!压力山大!”卢瀚文应了一声,然后热心地告诉叶修有问题就找他,就又去前面忙了。叶修在书架前站了许久,竟没有想起来自己是要干什么的。

  

  

  “能恢复……确实有可能。”

  “啊!您有办法吗!”

  “我可是个医生啊,小子。”

  

  

  

  

  帮徐景熙卸完新书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几个人在工作间里围着桌子吃完晚饭,卢瀚文忽然想起来什么,对喻文州说了白天叶修的事。

  “这样啊……”喻文州“看”完了他要说的话,有点儿没明白他想表达什么。

  原本坐在一旁累得要散架的郑轩突然直起身子来拽了一下喻文州的手腕,“我听明白了,小卢是说,这个医生哥哥看上去好厉害,没准儿真能让你恢复听力!文州你有没有印象的?”

  “好像确实总见他,不过也没有很经常。”喻文州想了一下,然后拍了拍郑轩的手背,又转过来对卢瀚文说谢谢,“那下次他来的时候,给他办张会员卡吧。”

  徐景熙瘫在对面沙发上把喻文州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最后叹了口气。

  他从来没抱过恢复听力的希望,他知道。

  喻文州大二那年春节和他父母一起坐车回外祖母家,是夜里,却遇到了酒后驾车和超速行驶的司机,两车相撞,开车的父亲和坐在副驾的母亲当场身亡。喻文州坐在后座幸免于难,却也受了重伤,加上脑震荡和父母突然双亡的刺激,从那之后,便再也不能听见这个世界的声音。

  因为车祸和失聪,喻文州被迫休学。自那之后没多久,外祖母也撒手人寰。喻文州一夜之间举目无亲,拿着父母留下的遗产毅然退学,开了家书店。

  于是有了蓝雨。

  徐景熙和黄少天原本都是喻文州的高中同学,三个人从十几岁起关系就很好,后来又考了同一所大学。喻文州正式退学后又一年多,两人大学毕了业,并没有接受学校的分配和家里人介绍的工作,而是追随着喻文州在这座城市落户安家。书店起初生意惨淡,三个人磕磕绊绊,也一路过来了。如他们从前的很多次一样,大风大浪都携手并肩,总能闯出来。

  后来这条路上有了郑轩,有了李远,有了于锋,蓝雨也变得越来越像一个家。因为这些朋友而有了感情,有了生命。

  朋友是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

  徐景熙看着吵闹作一团的卢瀚文和李远,勤勤恳恳打扫饭后桌上一片狼藉的于锋,嘟囔着“压力山大”把自己埋进沙发的郑轩,和正帮于锋开门的喻文州,从心底,发出了这样的,由衷的感叹。

  

  

  

  

  叶修再一次推开蓝雨的门已经是一个星期后了。医生的工作真要忙起来也没白天没黑夜的,他仗着一身好本事所幸还落个过得去,不用每天累得跟狗一样,也能有闲暇时间能做些私事。

  最近他的私事是喻文州。

  可能是习惯作祟,也可能是出于医生的职业病,叶修本能地对喻文州的情况很有兴趣。但因为并不清楚他失聪的原因,所以仍然要从头开始。

  从接触他开始。

  这次喻文州坐在收银台前面,叶修进去逛了两圈,随手拿了本小说就出来了,甚至自己都没注意自己拿的是什么。这次他没忘了在喻文州面前的桌子上敲两下。

  喻文州抬头,看到他,招呼了一声:“来啦。”像是老朋友见面。

  叶修朝他一乐,把书递过去给他结账。

  喻文州接过来扫了一下,书名出现在电脑屏幕上,他眨了眨眼,又看了一遍。

  《像水一样柔韧》。

  他抬头看看叶修,把手里的书扬起来,“呃,你喜欢看这个?”

  叶修哑口,半晌接过来,“……我挺喜欢朴槿惠的……”这话太假了,他自己都不信。丢人啊……叶修感到了一瞬间的心累。

  喻文州忍着笑,把小票撕给他,又说,“要不要办张会员卡?现在办有优惠,七五折,算是老顾客回馈。”说完还朝叶修眨了眨眼,表情竟有几分俏皮。

  言下之意我早就注意到你啦,你不用不自然。

  办张会员卡,意味着有机会融入喻文州的团体,喻文州的世界,这正是当下叶修需要的,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半晌才说了句好啊,却发现喻文州已经把表都撕好了。

  “不用交什么钱,填个表就行。”喻文州抽出支黑色水笔,“叶修是吧?”

  “……你怎么知道?”叶修低头去看他手里的表格,目光却绕在他头顶的发旋,才想起来他低着头看不见他口型,所以听不见他说话。

  喻文州却像知道他的疑惑似的,唰唰两笔把叶修名字填好,笑了一声,指间夹着笔,抬手往他心口一戳,正戳在那张边缘透明的塑料卡片上。

  他说,别着胸卡呢,叶医生。

  叶修一怔,喻文州抬头把表递给他,眉眼透着一水儿清明,嘴角轻轻巧巧地一勾,差点儿就把叶修整个儿心都给勾了去。

  他的心脏在胸腔里猛地跳了一跳,然后开始保持不正常的频率一路欢快地往高频飙升,血液循环加快,那种特殊的感觉向四肢百骸蔓延。

    扑通,扑通,扑通。

  心脏活动的起源或传导障碍导致心脏搏动的频率或节律异常[2]……心律不齐患者的表现症状,以及,爱情。

  叶修在混沌的脑海里划过一丝清明时想。

  完蛋了。

  

  

  

  

  

  TBC.

  

  

  

  *Arrhythmia:心律不齐。

  [1]不是我写的,这个形容出自顾乔同学w

  [2]来自百度词条“心律不齐”。

  

  P.S.①黄少回家探亲了,后面会上线。

      ②蓝雨全员助攻,小卢拉得一手好线。

      ③叶大医生把胸卡插在外套口袋上忘记了。

      ④下一更在半年后[顶锅逃走。

      

  

评论(14)
热度(84)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