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人生下酒,山河入鞘。
独木桥看似比阳关大道宽。

从原著get叶喻的正确方式

夜州:

整理辛苦!抱着原作偷笑(x


黑泥つ﹏⊂:

    叶喻这个CP,易萌难写。苏喻文州太过,叶修易流于俗鄙无礼,苏叶修太过,喻文州易流于矫揉弱势,两个都苏……易显出作者痴汉。再加上两个人都特别淡定,克制,冷静,简直搞不出一点波折来。

    写不出来只好舔原著糖,每个细节都特别有意思!

(对转载原文有较多删节和补充,致歉)

(叶喻原作互动)

风眼乐园:

    “少天和叶秋最近有联系吗?”喻文州问。

    “没有啊,那家伙从退役后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或许已经被外星人绑架了吧!”黄少天说。

    “他不用手机的对吧!”喻文州说。

    “嗯。”

    “现在看起来,是被外星人绑架到第十区继续玩荣耀去了啊......散人君莫笑吗?或许哪一天就有突然在比赛里看到也说不定。”


    “这样的武器再加上叶秋,看来是有机会看到真正的散人了。”喻文州感慨。

    “不过至少也得要一年以后。”黄少天说。

    “散人么……”喻文州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

   “啧啧,文州的确挺了不起的,只可惜是个手残。”叶修说。

    “他在我身后站着呢……”黄少天回道。

    “那就不是手残了?”叶修说。

    “队长……”黄少天回头望向喻文州,表情无辜。

    喻文州却只是笑了笑:“事实啊,我的确手残。

    “你的这些垃圾话对我们队长是没有用的。”黄少天回道。

    “是啊,所以说他厉害,如果不是手残,真的是个很难应付的对手呢!”叶修说。

    黄少天无奈,又是回头看喻文州。

    “手残想和他切磋两把,问他来不来。”喻文州笑道。

    黄少天转答,叶修很快回复:“来呗,有号吗?”

    “就用这个吧!”片刻后回复才到。

    “哦,已经换人了?”叶修问。

    “是啊!”

    “自由场,谁先到谁建房。”叶修说。

    “45178号房,密码,159。”喻文州回道。

    “久等了啊!”叶修回道。君莫笑匆忙朝着竞技场那边赶去。

①对叶修,喻文州总是微妙地示弱,承认自己手残,承认自己打不过,当弱点无法克服就坦荡地承认,两人对彼此很了解,所以相处模式也坦荡自然,不会拘于细节

   

    “好啊!”君莫笑进来后叶修打着招呼。

    “好啊!听说现在在做网管?”喻文州答着话,角色流木却是已经拔剑冲了上来。

    “是啊,我们这些人,除了游戏什么也不会,还能做什么呢?”叶修笑着,君莫笑也是千机伞一甩,抖成战矛形态,闪开这一剑后一个龙牙刺了回去。

②两人打招呼方式也特别有意思,亲切随意

    “5攻速的战矛,这个可难缠了。你的却邪也没有这么高攻速吧?”喻文州说。

    “就是属性单调了点。”叶修手下一直未停,方才龙牙过后又是接连几个技能加普通攻击的连续追击,喻文州的流木左躲右闪,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

    “准备弄一个散人回来?”喻文州却还是在说着话。

    “希望这一次游戏公司不要再捣乱。”叶修说。

    “呵呵,加油吧!”

    “对付你还用加油?”叶修笑。

    “有时真羡慕你们这些有手速的疯子。”喻文州感慨着,手下流木却是因为操作没跟上,终于在君莫笑接连不断地攻击中中了招。

    “你要也有了这样的手速,我们还有得混吗?”叶修却也没客气,一招命中,连招接连而至。

 ③连夸带损

    “你赢了。”喻文州说着。

    “很正常。”叶修笑笑。

    “散人的优势确实明显,加上你还有这么一件神奇的武器。不过随着等级的提升,散人的空间还是会被不断地压缩的。”喻文州说着。

   “嗯……你觉得,极限是多少?”叶修问。

    “老实说,我觉得散人根本就没有讨论的意义。嗯玩好各件太苛刻了。首先没有你手中这样的武器的话,根本不足为虑。再其次,也只有你才能充分发挥出散人多变的优势。这个特别的职业也就只有具备了这些特别的条件才变得有意义。”喻文州说。

    “现在都已经具备了。”叶修说。

    “以你所具备的条件来说的话,我觉得70级的情况下散人复杂多变的打法优势可以大于它没有高伤大招的缺陷。注意,这是仅限于拥有这种武器以及你使用的情况下啊!假设荣耀保持像现在70级的这种完美平衡状态提升上限的话。95级,等级达到95级的时候,即使是你散人也不再具有价值了。”喻文州说。

    “唔,和我想的一样,真可惜啊!”叶修叹息着。

    “如果能早一些,赶在50级那个时代的话,你这个散人会很强的,会成BUG的。”喻文州说。

    “现在总算也不算太迟。”叶修说。

    “不过……这赛李过去的话,荣耀就已经有三年没有提升等级上限了。”喻文州说。

    “嗯……或许快了。”叶修说。

    “75级?80级……对散人这个技能方面不会有成长的职业来说都是削弱。”喻文州说。

    “但至少还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你觉得我还有可能一直玩到95级的那一天吗?”叶修说。

    “只是这样在第十区玩玩的话,有什么不可以?喻文州笑。

    “唔,说得是。”叶修也笑。

    “要不要再来一把?”喻文州问。

    “不用了吧,我不会给你看清我的实力的。”叶修说。

    “没用全力吗?”喻文州问。

    “当然,我是老人家了,是需要保养的。”叶修说。

    “那就这样吧!”喻文州笑笑,退出了比赛场。两个角色在竞技场外又是碰了下头后,叶修道个了别就让君莫笑离开了。

    “怎么样?”喻文州回头问着身后的黄少天。

    “一共打出了21次伪连。”黄少天说。

    “他倒是很清楚我的弱点。”喻文州说。


    

    黄少天听后怔了怔,少见地没有一堆话立刻堆上去,只是半晌后才道:“他还真自信,以为大家都看不出来吗?”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而后转头过来问了一句:“叶秋来了吗?”



    鼓掌的人中,甚至有两个站起来的身影。

    选手席中的喻文州。

    观众席中的叶修。

    他们眼中的精彩,却不是这一场比赛,而是这一场比赛中王杰希的付出。

④心の友

 

   

    “是那家伙,肯定是那家伙!”黄少天对喻文州说着,“上厕所?你信吗?肯定是不想露面溜走了嘛!”

    “嗯。”喻文州点了点头:“这个捉迷藏他也算是经验丰富,恐怕是找不到了。”

    “嘿嘿,龙抬头……”望着电子屏上的回放黄少天念叨着,又看了看嘉世那边孙嘉一脸踩了屎的表情:“简直就是打脸,这家伙难道是和韩文清串通的?”

    “那个时候,用龙抬头很正常。”喻文州却只是淡淡地说着。


    喻文州的战术布局和指挥不会比叶修差。


    “那你觉得,目前联盟中有这样的团队吗?”陈果问。

    “蓝雨。”叶修毫不犹豫地说着,“最接近这种未来发展趋势的队伍,一定是蓝雨。不过说来也悲剧啊……蓝雨这支队伍,他们的队长喻文州是重中之重,不过也因为喻文州那横扫职业圈的变态手残,着实拖了不少后腿。”

    “听说过。”陈果点头,喻文州的手残,就和黄少天的话痨一样绝对不是什么秘密。

    “不过……这家伙也亏得是手残,他一定会是在联盟中混得最久的人,实在是,他这手速根本已经连退化的余地都没有了。我真有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不练手速,故意要保持这手残的状态,以此增加自己在职业圈的续航能力啊?”叶修说着。


    
    “你来我们蓝溪阁呀!”黄少天说。

    “你说的算吗?”

    “不算!”喻文州冒出来回复。这黄少天只是略一犹豫,居然被手残抢在了前面做出了回复。叶修带头捶桌笑。

⑤调情从来简短而一击必杀

    “比赛终究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决定。”喻文州说。

    “但我有预感,他回来后一定是个大麻烦。”黄少天说。

    “他从来都是……”喻文州说。


    “那时的叶秋又会是什么水平呢……”黄少天嘀咕着。

    “这个真不好说,一年的退役,究竟会让他生锈,还是会让他得到难得的休息?”喻文州说着。


    “喻文州和黄少天总该都知道的吧?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这两个人的风格,差不多都是从他身上继承到的。”叶修。

    “手残和话痨?”陈果问。

    “能不能想点好……”叶修吐血。

⑥仿佛嘲文州手残最多的就是你吧?这种“只有我能说”的feel!
    

“输给一个被视为完全不成能在职业圈混下去的手残,这种冲击,我可以想象……”叶修。


    
    “几年前,是喻文州在默默地向你学习,现在到了反过来的时候了。时隔几年之后,杀他个回马枪,还他一个惊喜,怎么样,是不是很带感?”叶修。


     “目前还只是推测,暂时来说,我们三个都认同这种可能性。”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拉出来QQ,点开好友名单里的一个头像,QQ抖动了一下,然后发了一排“喂喂喂”。

    然后就见qq窗口上一直在提示对方在输入,但半天没见消息回来,叶修等得不耐烦,又敲上一句:“你不至于吧?打字都这么慢?

    陈果这时凑近看了一眼,顿时肝都颤了一下,那聊天窗上,对方的名字,赫然写得是“喻文州”。

    叶修和这位蓝雨战队队长在搞什么名堂呢?

    陈果正纳闷,就见那边已经回了消息:“节奏应该刻意有压吧!不过我不觉得是为了伪装实力才打成这样,应该是为了更加稳妥,所以打得比较耐心比较慢。操作方面,看起来有一种生疏感,像是拿着新角色在适应似的。”

    “果然!”叶修回道。

    “个人看法。”喻文州表示。

    “行,我知道了,辛苦你了,你要是困就再去接着睡吧!”叶修说。

    “……”

  ⑦杀熟


    “以叶修在荣耀圈的地位,竟然会落到这般田地,我想所有职业选手都会对嘉世战队感到寒心。”蓝雨战队队长喻文州表示。


    “您怎么看待叶修的回归?”蓝雨战队的采访中,同样的问题又一次闪亮着。

    “整个联盟的技战术水平都会因此上升一个档次。”蓝雨队长喻文州表示。   


    “这样打对大家都没好处,你还是带着人走吧!”蓝雨这边喻文州说道。

    “为什么是我们要走,而不是你们?”叶修说。

    “因为你们没有胜算。”喻文州耐心和叶修说着废话。


“这样打对大家都没好处,你们还是走吧!”叶修说道。

    喻文州苦笑,这不是数分钟前自己对他说的话吗,这家伙这么快就还回来了。

    “撤。”喻文州随即说道。

    “什么?”黄少天震惊。

    “耗下去也没意义,撤吧!”喻文州说道。

    卢瀚文和郑轩的角色都退下来了,黄少天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尊重队长权威的,朝着叶修又是一堆垃圾话后,无奈地退了下来。

    “真是识实务的俊杰啊!”叶修感慨着。

    “过奖。”喻文州说道。

    “有机会的话,不妨合作。”叶修说。

    “会有的。”喻文州笑道。

        “嗯?你有什么想法?”喻文州问。

    “根据我们这段时间一直以来和他打交道的方式,这人太不可靠了!”春易老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不是吧,他的名声这么差?”喻文州笑

    “应该说是一点好都没有。”春易老咬牙切齿。

    “作为竞争对手的话,你当然感觉不到他的好了,你们有和他认真合作过吗?”喻文州说。

   ⑧人前人后都彼此称赞的feel

    “真可怕,差点被你坑到。”叶修说道。

    “这不是没中吗?”喻文州

      “这技能,中了我也不怕。”


    

    半晌后,公共频道喻文州发布消息:“这就没意思了啊!都给你搭了台阶了。你就下来呗!”

    “原来这意思啊!我就说你不能这么看不起我们。”叶修回道。

    “就是,那你就出来呗!”喻文州回道。

    “不行,这么粗鄙的圈套都上当,太没面子了。”叶修说。

    “那怎么办?”喻文州问。

    “我判断出来你们埋伏的位置了,我们从这里强冲一下试试。”叶修说。

    “左边,右边?”喻文州问。

    “随便。”

    这消息刚刚跳上频道,君莫笑的身影,立即就出现在了索克萨尔的视野内。  


    “谁说我要跑?”叶修笑。

    “那你这是?”喻文州不理解了。

    “声东击西啊!”叶修说。

    “他跑了有什么意义?”喻文州问。

    “再跑十分钟?”叶修说。


    但是总能透彻分析问题的喻文州,这次却也有些抓瞎了。他真的看不出叶修和莫凡两个要拖这23分钟的意义何在。真想寻到机会灭了他们五人?喻文州觉得叶修没那么天真;真就是故意恶心大家?喻文州又觉得叶修没有这么幼稚。

    到底是为什么呢?

    其实比赛后喻文州一直就在想来着,赛后选手互相致意时,还问了叶修,结果叶修就给了他一个看起来莫测高深的笑容。

    此时记者们问起他对兴失拖那23分钟的看法,喻文州倒也诚实,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一直在想,但还是想不出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能有什么目的?就是诚心恶心我们!”黄少天立即说道。

    喻文州苦笑,摇了摇头,表示他并不赞同这种看法。

    “你不要把他想得太高深。”黄少天说道。

    “但至少要符合逻辑。”喻文州说。

    “他恶心一下人这难道不是很符合逻辑的一件事吗?”黄少天说。

    “平时或许会,但比赛。应该不会。”喻文州说。

因为揣度老叶做法而抓瞎的文州太萌!   


    “是吗?我倒不觉得。”喻文州手里也摊着一份报纸,听黄少天说着话,目光却没有从报纸上离开。

    “手段多少还是应该有点的,什么也没有,这样的烟雾弹放着可就有点可笑了。兴欣的人不至于这么幼稚。”喻文州说。

    “那会是什么?”黄少天愣。

    “别想,想你就上当了。”喻文州说着,已经把报纸放下来,“就当没看见吧!”

⑨让黄少别想,自己还在揣摩吧?

 

    “嗯,关键还在临场变化,这一点上我们优势很大,论打字,我自信能甩喻文州一赤道。”叶修说。

    “呵呵呵呵。”众人干笑。

    “喻文州作为职业选手而言,他的手速根本就不及格。但是他却能成为全明星级别的选手。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叶修说。

    众人摇头,说实话。也没人太有心思在这个时候猜测什么东西。

    “扬长避短。”叶修说。

    “很废话吧?”叶修笑道,“但这是事实,在这个联盟里,没有人比他更擅长做这种事了。这是喻文州的风格,也是蓝雨战队的战术风格,自从他们战队不可或缺的灵魂人物,前队长魏琛退役以后,蓝雨就走上了崛起之路……”

⑩再插手速一刀


    两队列队,在出场通道里站成了两列。两队的队长站在最前,而叶修刚刚进行了一番从喻文州展开的讲话,让兴欣的诸位不由地都要多看这位蓝雨战队手速不及格的队长。

    “猜到我们有什么大招了吗?”叶修在排头和喻文州说话。

    “没猜到。”喻文州,他根本就没去猜。

    “现在倒也不怕告诉你了。”叶修说。

    “我也在等这一刻。”喻文州说。

    “是装备。”叶修说。

    “哦,你的千机伞终于不拉大家后腿了?”喻文州说。君莫笑的千机伞可是用了一整个赛季的70级。现在别说是核心角色了,但凡是有银武的角色,武器肯定会优先提升的,基本都完成到75级的进化了。武器,70已经是个要绝种的数字了。

    “呵呵,该说你们不要拖我后腿才是。”叶修笑道。

    “你不吹能死啊?”就在喻文州身后那位终于忍无可忍了。

    “哎呦,我们刚才聊了几句啊?他居然坚持到现在才插嘴,很不容易不是吗?”叶修十分惊讶地对喻文州说着。

    “呵呵呵……”喻文州只是笑,这他还能说什么呢!


    “直接投降吧!”这人握着喻文州的手微笑说道。

    “呵呵,目前来看没有这种必要啊!”喻文州道。

    “很快就会有的。”叶修说。


    “打得很好,谢谢指教。”喻文州却还是八风不动地保持着他一惯的冷静。

    “你打得一般。”叶修倒是不和他客气。

    “下回合见。”喻文州说着。换是一般人,这话怎么说也会听着有点复仇的火药味,可是从喻文州口里说出来,却真就是简单地陈述一个事实。


⑾一个非常客气,一个非常不客气,概要就是互相“呵呵”


    “来啦!”兴欣一队人正场上瞎转呢,突然听到有人招呼了一声,一起回头看去。看到的是蓝雨的队长喻文州。一个人,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兴欣全队,那声招呼,听不出是对手,倒真像是主人在招呼上门的客人似的。

    “嗯,来了。”兴欣这边,叶修回应了一下。

    “加油准备。”喻文州点头说了句后,再没打扰兴欣,自顾自地离开了

    “他这是干嘛呢?”陈果问叶修。主队选手一般是不会去特意熟悉场面的。当然也有一些选手有一些特别的癖好,不过喻文州貌似并没有被暴有什么特殊的习惯。

    “谁知道呢,随便转转吧!”叶修望着喻文州离开。


 下面进入调情范例:

    “喂!”

    这时,进入比赛的二人,也在频道里开始了交谈,先发出消息的是叶修。

    “你这家伙,胆子也太大了吧!”叶修说。

    “尝试一下。”喻文州说。

    “这要让你赢了,你让职业圈那么多人的脸往哪搁啊!本赛季的单挑之王,最后是被你拿下了?”叶修说。

    “不要忽视这种可能性。”喻文州说。

    “你现在手速能到多少,有二百吗?”叶修说。

    “马马虎虎吧!”喻文州回道。

调情×1

   

  

    “咦……这图……”进入比赛都聊了几句了,叶修这才留意起这场擂台赛蓝雨战队的选图。

    结果,“咦……这图……”之后,居然没下文了!

      “你这家伙,是准备好好和我耗一场啊!”叶修暂时找不到目标。于是又在频道里和人聊上了。

    “你会治疗啊,消耗对你有利。”喻文州回道。

    “这磨磨蹭蹭地多耽误功夫,不如我们roll点决胜负,输的自己gg。”叶修说。

    众皆哗然。

    更哗然的是,公众频道里接着就出现索克萨尔的roll点信息,然后,97!

    “哇!”蓝雨主场顿时爆了,掌声雷动。

    然后,频道里。

    “干什么呢?严肃点。这可是季后赛。”叶修说。

调情×2


    “人呢,出来!”叶修叫道。

    “我到了,但没看到你。”喻文州说。

    “上次是我先出来的,这次该你了。”叶修说。

    “哪次?”

    “装什么,之前我开枪射击故意让你打到我你忘了!”叶修火道。

    “哦。”喻文州应了声,不一会接着又一句:“刚我放了个咒术你看到了吗?”

    “我!没!看!见!喻文州你老实一点啊!!”叶修警告对手。

调情×3,请允许我yooo~一下  


    “喂,你这家伙总是躲来躲去,这怎么打啊!”叶修理直气壮地在频道里说着。

    “这是战术。”结果喻文州如此回答,听起来也像是在向裁判解释。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叶修说着,君莫笑又开始砰砰砰地乱射了。

    “我就在这了!你放马过来吧!”叶修叫道。

    “不急。”喻文州如此说着。他的操作一直没停,可是从中确实看不出他有多急,从他让索克萨尔摆脱叶修追击,再到现在反转寻找偷袭角度,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有条不紊。

    过不一会……

    “喂!”叶修表示不满了,又是混乱之雨,没新招吗?

  

    观众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

    我们都紧张成这样了,你俩就给我们看这个?

调情×4

    “可算是让你捞着了……”叶修这时还有心情说话呢!

    “可惜了,还不够。”喻文州回着话。

    “你能打成这样,已经足够你骄傲了,老了都可以和孩子讲。”叶修回道。

    “我还是希望故事更辉煌点。”喻文州说。

    “那不行,你还有差距呢!”叶修说。

    “这个不是秘密。”喻文州说。

    “我做了一个致命的陷阱在等你。”叶修说。

    “哦?是什么?”喻文州刚回完消息,脸色一变,索克萨尔居然真的踩中了陷阱。

    再然后,君莫笑就这样立即出现在了他面前,面对面,零距离。

    “暗影陷阱,怕了没?”叶修说。

调情×5,文州又示弱啦

       “打得好!”大家纷纷说着。

    “被一波带走了还打得好?”喻文州苦笑。

    “差点就是你一波带走他了。”黄少天说。

    喻文州摇了摇头。到底什么情况,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那个暗影陷阱他什么时候放的?”喻文州问黄少天。

    “放出哥布林追你的时候。”黄少天说。

    “那时候吗?”喻文州若有所思。心下已经有了个大概,不过眼下也不是细想的时候,蓝雨第二位上阵的选手已经起身望着他,等他有什么吩咐呢!

    “很可惜,我太快中了他的陷阱,你加油!”喻文州对第二位要上场的选手说着。


    比赛场上,兴欣、蓝雨两队团队赛的选手,列队相立,很快开始了相互的握手致意。

    “还没怕呢?”叶修握着喻文州的时候笑着问道。

调情×6,从赛上延伸到赛下


    “恭喜。”蓝雨队长喻文州过来和叶修握手。

    “谢谢。”叶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适当卖空再加控制,可以降低损耗。”黄少天回道。

“但会加大风险,同时,加大操作上的负担。”喻文州说。

“他还真是图省事啊!”黄少天说。

“这就是我们试图消耗他的原因了。”喻文州说。


不是,我这个队长其实也不用管多少事,上边说还有指派给我们一个领队,由他来全权负责。”喻文州说道。

“领队?”一堆人面面相觑,来前可并没有听过有这安排。

“据说是内行。”喻文州说。


“赛制上,各国代表队人数限制是十三人,但是允许再带一名非正式选手,在必要时对阵容进行替换。”喻文州被提前委任为队长,显然很尽责地对赛制进行了更仔细的了解。

“什么叫必要时?”众人纷纷问。

“无法正常比赛的事故等,具体到时会有大赛组委会来裁定。”喻文州说。

“我们应该期待有点事故发生吗?”众人面面相觑着,对于叶修的实力,谁敢不认可呢?

“最好不要。”叶修说。

领队×队长,no more me!

不来一份叶喻安利吗!

评论
热度(1427)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