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喻黄】白月光

【喻黄】白月光

 

 

 

给文州的生贺,第一次写童话风是因为阿暂 @暂无内容 说想看,所以我就写了,梗来自阿暂,有一部分灵感也来自他。因为是第一次写这种童话向的文,所以写的不好大家见谅,忍不了的话就给我一个痛快吧_(:з)∠)_

总算知道为什么我以前不写喻黄了,因为黄少天话太多……

有一点点叶王x

顺便艾特小伙伴! @百里留云 

 

喻文州生日快乐!

 

 

 

 

 

时至多年以后,他仍记得那个有着微风和萤火虫的夜晚,微草工坊特有的饮料香气若有若无地飘散在空气中,他们并肩站在树下,头顶那一轮月亮格外明亮。那一片月光照在他们身上,也照进了他的心里。

成为了他一生的信仰。

 

 

树屋酒吧的来客

 

 

在人族和精灵的交界处有一片广袤的森林,大陆上的种族们把它称为迷之森。这里是来往两大族群的关口,每日都有无数的人类或精灵从四面八方赶来这里,暂作歇息或是打听一些情报,然后匆匆离去。当然,也有很多人选择在这里定居,因为在微草的庇护下,这里无疑是十分安全的居所。

微草工坊正坐落于这片森林的正中,背靠着树屋酒吧。酒吧的主人也是微草工坊的坊主,据传言是远古时期就生长在这片森林中的一棵树。

这棵树从万物有了生灵之气伊始便存在于此,经年累月地吸收天地灵气,终于在数百年前产生了灵智,化为人形。由此便有了大陆的第一个树精。

树精给自己取名为王杰希,并成立了微草工坊,吸纳精灵们加入。微草的势力遍及大陆,却一直与世无争,这些精灵全部都是传递信息的好手,毕竟他们本体身为植物,有着诸多人类和兽人族想不到的传讯手段。

而王杰希则是一直坐镇迷之森林的树屋酒吧,以酒吧老板的身份迎接每一个来到迷之森林的客人。若有人想要在迷之森林里伤害精灵,那么会很悲惨的连死字怎么写都不知道。

王杰希的强大与神秘是这片大陆上人尽皆知的,因此很少有人去触他的霉头。也正因为有他在,精灵一族度过了百年的安乐时光。

王杰希守护着迷之森林,守护着树屋,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或喜怒哀乐,或悲欢离合,无数故事开始又结束,数百年的桑田变了沧海沧海又变了桑田,只有王杰希始终不曾变。他曾以为在他漫长的生命里再不会有什么波澜壮阔轰轰烈烈,数百年前的英雄在他眼里最终也挨不过一抔黄土。他已经站在了这片大陆的巅峰,世人皆道独孤求败,高处不胜寒,无人知他内心寂寥。

直到有一日,树屋酒吧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喻文州一路沿着沧离河走过来,穿过了大半个大陆。这用掉了他十年,他从一个年幼的精灵成长起来,他将他所听来、看来的故事说给了很多人听。他是一个吟游诗人,常年穿着黑色的长袍,手里执一柄法杖,法杖顶端镶嵌的水晶球在夜幕降临时散发着柔和的蓝色光芒,为他照亮前方的路。

他踏进树屋酒店的时候一直坐在吧台后面的王杰希忽然地抬起头来,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一种宿命的感觉忽然冥冥中降临到彼此心里。

喻文州走上前,在吧台前坐下,朝他友好地微微一笑:“看来我运气很好。”

王杰希转身取下几种香料为他调制一杯微草工坊的特制饮料,若是让其他精灵见了定要大吃一惊。须知王杰希从不轻易出手调制东西,受得起他亲手制成的酒或饮料的人无一不是这片大陆上声名赫赫的人物。而喻文州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吟游诗人。

他将那杯饮料推到喻文州面前,“我的运气也很好,竟然见到了大陆上的最后一只暗精灵。”

喻文州端起杯子:“不打算请我喝酒吗?”

王杰希双手环胸,淡淡地说:“你太小了,不行。”

喻文州哑然:“我二十五岁了。”

“你要在一个几百岁的树精面前强调你的年龄吗?”

喻文州败下阵来,杯子是木制的,算不上十分精致,但当握在手里的时候,一股远古的气息忽然扑面而来。这让喻文州觉得新奇,他晃了晃杯子,饮料快要冲出杯沿时又堪堪落了回去。

他突然就喜欢上了这里,喜欢上了和王杰希这个人待在一起。也许是因为精灵族的特殊感应,他们对彼此都很有好感。

喻文州从此在这里住了下来,树屋周围有许多王杰希培育的花花草草,不少也都化为了精灵。喻文州的乐趣之一就是每天被小精灵们环绕着,讲一个又一个远在这片森林之外的,新奇好玩儿的事儿。

他曾动过一辈子就在这里定居的念头,但是他的骨子里是自由的。或许对于他来说,在树屋酒吧的这一段经历会成为他游历生活的调剂品,给他一段美好的回忆。而对于王杰希来说,喻文州仍旧只是他漫长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充其量是他停留的时间比较长。但这段时间对于他来说依旧太短,短到不足以冲淡互道再见时那种荒谬的悲伤。

他们都这么以为过,日子很平淡的过着,直到黄少天到来的那一天。

 

 

 

大陆第一剑客

 

 

黄少天挎着冰雨在树屋外面站定的时候,喻文州正背对着他坐在木桩上,给围在他身边的精灵们讲述一个故事的结尾:“……后来这个年轻人找回了自己的剑,并救出了心爱的姑娘。他带着她开始了流浪,离开之时故乡还记住了他们的歌声,‘我有热血与骑士的忠诚/我愿用生命守护你/我的爱人/请神保佑我的故土/请光明照耀在这里’。”

小精灵们个个满脸回味地思索着,喻文州站起身来,有小小的草精灵拉住他袍子的下摆。他刚刚出生不久,以至于连喻文州的手都够不到。他们央求他再讲一个,喻文州无奈地笑一笑:“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个啦,你们不放我走,魔术师出来要赶精灵了。”

众精灵在听到最后一句时立即作鸟兽散,喻文州回过头,背着光的身影就这么撞进了黄少天眼里。他抬手鼓起掌来:“我听到你的故事了,讲的真好,你也是个精灵吗?刚刚那故事是真实的吗?我是黄少天,是个游侠,我的代号是夜雨声烦,嘿你看到我的剑了吗?我是大陆第一剑客!你知道我的故事吗?”

喻文州笑着朝他伸出手:“你好,我是喻文州。我是个精灵,也是个游吟诗人。我从不讲编纂的故事。”他顿了顿,道,“我听过你,妖刀先生。”

“哈!”黄少天握住他的手,笑得十分快活,音调里洋溢着喜悦,“我喜欢你的故事,我们是朋友了,以后我罩着你,绝对没有人敢欺负你。”

他说着又探头往喻文州身后、朝着树屋酒吧里面看去,边扯开嗓子喊,落在大树上的几只小鸟扑棱着翅膀飞起,几片羽毛缓缓地从空中落下来。

“大眼你在吗?我来找你要上次的饮料!我要带走三罐,身为堂堂微草坊主,你不能这么小气!”

王杰希表情严肃,或者说面无表情地出来了,看向黄少天的目光十分痛心疾首,竟然还带着一点委屈,仿佛小姑娘被人抢了心爱的玩具。

黄少天被他的低气压压了一下,悄悄缩了缩脖子,小声地补上一句:“你可是答应我的。再说了,叶修那家伙过些日子应该会到这里,我可是特意提前来提醒你一声,赶紧备好存货。”

王杰希的目光从痛心变成了惊悚,立即返身回去,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如临大敌地开始折腾仓库里的存货。叶修每一次来他都要大出血,或许他是王杰希在这大陆上极少数奈何不得的人之一了。一想到微草工坊里历年来损失的稀有材料及珍稀饮品,王杰希都要心疼得哆嗦。

黄少天的确是绕了点儿路特意来找王杰希的,也正是因为他这么一“特意”,就遇见了喻文州。

黄少天暂时在喻文州居住的木屋旁边那间屋子里住下了,他喜欢听喻文州讲故事,喜欢看他在阳光映衬下安静的眉眼。相处的日子十分美好,让黄少天几乎以为会这样一不小心到地老天荒。

他开始享受和喻文州在一起的日子,他们一起去沧离河边散步,黄少天在那里摘下一片树叶来吹,声音清越好听极了。喻文州爱看这样的黄少天,他的身上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光芒,明亮耀眼得让人为之侧目。

他们一起带精灵们出去玩,看他们在草地上蹦跳打滚采果子,两个人坐在树底下,树荫把他们完全笼罩着。黄少天比喻文州稍矮一点,坐下的时候也刚好矮一点。他们肩背靠在一起,喻文州会读一本书,听黄少天在他耳边絮絮叨叨:“……后来我劫了那个富人家去救济穷人,他不是好人!我觉得做好事儿很快活,我喜欢这样。很多人都很感谢我,可我只是觉得我做了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事儿。这个世上总有很多穷人,他们爱在盛典的时候给神焚香,祈求神保佑他们的日子好过一点儿,真是可笑!”

黄少天对此嗤之以鼻,仿佛人类们敬仰的神在他眼中不过是一只随时可以踩在脚下的蝼蚁,他的眉目间流露出年轻人特有的傲气,“难道在你贫穷的时候神会给你一袋粮食吗?谁的财富不是靠自己的双手打拼出来的!在他们快要饿死的时候,他们信仰的神给了他们什么帮助吗?我不喜欢只会怨天尤人或向天乞怜的家伙……文州你们精灵也信奉神吗?”

喻文州静静地听他说,手指停在书页的右上角,一点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漏下来,照在他骨节分明的手上,一截白皙的手腕从黑色的袍袖下滑出来。淡黄的书页映衬着精灵有些苍白的手指,他微微沉吟:“不,我们信奉精灵女皇。古籍上说,在亿万年前的大陆上曾经发生过一场浩劫。是女皇牺牲了自己,牺牲了所有当时大陆上的精灵,才留存下了精灵种子,才得以在亿万年之后让这片大陆上再次得以有精灵繁衍。”

“当然,这些都只是传闻。我并不清楚是否确实有过那么一场浩劫。但我并不是十分信奉精灵女皇。”

他的嗓音低柔好听,和着流水和树叶簌簌作响的声音传进黄少天耳朵里,犹带一点儿恍若幻觉的不真实。以至于很多年后黄少天想起这句话,仿佛还身处梦中。

“我只信奉我自己。”

喻文州略低下头,看到倚在自己肩膀上昏昏欲睡的黄少天,露出一个真心的笑。他小心地伸出手臂半环住他,然后在他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你会做苹果派吗

 

 

黄少天的到来让王杰希的树屋酒吧平添了许多热闹,或者说每天这里都鸡飞狗跳。总能传出黄少天充满活力的声音,语速飞快记忆力超群,精灵们的名字他听一遍便不会再忘。王杰希被他吵得少了原先的好安宁,十分不满地跑到酒吧外面的空地上,变回了原形。借此来躲避黄少天的聒噪。

变回了原形,那可就是一棵大树啊。

黄少天目瞪口呆,在他常到微草做客的几次中从未像这次一样停留这么长时间,因此王杰希在过往的十几年里并未被他逼到现出原形的地步。而这一次黄少天之所以停留了这么久,也是意外地因为喻文州。

起初黄少天会围着那棵树一筹莫展地打转,到后来开始抓耳挠腮上蹿下跳活像只猴儿:“哎大眼你真的变成一棵树了?你真的是一棵树?原来你真的是一棵树啊!我总听他们说你是树但没想到你会是这么个树……你还能变回来吗?你的根是怎么一瞬间长到地底下的?”

他说着用冰雨去戳王杰希的树根部分。植物精灵能变成原形这件事他是听说过的,但他还真是头一次见王杰希的原形。以冰雨的锋利程度这一戳居然没能给树身戳出一个洞来,树叶无风自动,发出哗啦啦的声响,仿佛在嘲笑黄少天。想来也是,以王杰希几百年的道行,若真是被黄少天一剑戳出来个窟窿,那才叫笑话大了。

黄少天怒,跳起来抓住树的一根细小分支,伸手想要摘上面的叶子,不料树枝仿佛柔软的绳索一般,轻柔地将他弹了开去。黄少天瞠目结舌地落在地上,喻文州站在他身后,笑得肩膀一耸一耸,几乎接不上气来。

王杰希养的花花草草大多都成了精灵,唯独靠近酒吧门前的一朵蘑菇和一株甘草成精得尤为缓慢。王杰希觉出这两个精灵资质不凡,越发精心照顾。二十年前终于等到它们化了形,那蘑菇精灵原本是野生长出来的,被王杰希发现后却没除掉,常年吸收邻居甘草的养分,居然修出了灵气,不能不让王杰希吃惊。

蘑菇精灵化形后给自己取名叫高英杰,甘草精灵则是自命名为刘小别。自从两个精灵一诞生,树屋更热闹了。高英杰被精灵搭讪都会脸红,特别是当精灵姑娘向他示好时整个儿人简直要脸红到脖子根。刘小别则是热衷于各种快节奏的歌曲,人族及精灵中流行的歌谣他如数家珍。前段日子两个精灵结伴外出游历,这一天才刚要回来。隔着很远就碰见黄少天倚在王杰希化成的树身上歇息,见到他们俩老远就打了个口哨。

王杰希突兀地就化回了人形,这让黄少天一个趔趄险些摔个四仰八叉。一回头就开始指着王杰希破口大骂:“我日王大眼你变身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什么居心啊是不是想谋杀啊你给我说清楚!要不是我反应快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喂你给我回来!”

王杰希充耳不闻,表情淡定地迎上去,指着挂在刘小别身上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问:“他是谁?”

“卢瀚文!”刘小别还没说话,少年就抢着开口了,“卢瀚文的卢卢瀚文的瀚卢瀚文的文!你就是传说中的王杰希前辈?刚才那棵树是你变没的吗?”少年说着松开缠在刘小别身上的手,神情认真煞有介事地比划了一下:“那么大一棵树嗖的就没了!”

王杰希怔了一下,刘小别头痛地把脸埋进手心:“……他非得要跟着来的。”

王杰希哦了一声,把头又转向卢瀚文:“你不是精灵?”

“我是人!”卢瀚文说,他脸上洋溢着少年的活泼与朝气,“我可以和小别前辈住在一起吗?我很喜欢他!我想……”

“要喝一杯吗?”王杰希打断了他的话,“你可以住在这里。可以先告诉我你喜欢什么口味的果汁吗?”

“我喜欢苹果派!”卢瀚文表情期待地看着他,“我可以喝酒吗?我今年十八岁了!啊虽然来的路上小别前辈告诉我不可以……如果不能喝酒的话有苹果派也可以,你会做苹果派吗?”

“我不会。”王杰希认真地想了想,诚恳地回答,“我不是苹果树。”

 

 

 

当夜幕降临时你会歌唱吗

 

 

卢瀚文和黄少天出奇地投缘,没几天两个人就混到了一起去。喻文州不得不缩短了讲故事的时间,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一大一小身上,因为一个没看好他们俩就不知道会跑到哪里去搞出什么破坏来。王杰希这儿的精灵们近来可没少受他们摧残。

王杰希觉得自己越来越发愁了,连白头发说不定都多了几根。酒吧的生意依旧不红火也不冷清,每天都有着固定的客流量。当不忙的时候,他总爱坐在吧台后酿一杯果汁,然后推给喻文州,听他讲外面的事。

有一天喻文州突然问了他一个问题:“杰希,你喜欢过一个人吗?”

王杰希回忆了一下他这几百年,回答出奇地慢。喻文州也没有打扰他,只是小口地喝着果汁。他十分理解王杰希,活得越久记忆就越多,哪怕只是尘封在遥远岁月里的落满尘土的封装。精灵们的记忆力都很好,他们有时会拂去那些过往上面的灰尘,感慨自己曾经拥有过一段最好的时光。

“没有。”王杰希最后说,他的几百年并没有品尝过爱情的滋味。用喻文州的话来讲他真的不适合谈恋爱,整个人木讷极了,不会有精灵姑娘喜欢这样一个呆板的男朋友,哪怕他是站在大陆巅峰的王者。姑娘们只要美好的爱情,和平年代不需要英雄,在她们看来一支玫瑰花或者浪漫的烛光晚餐比能杀人的利器要来得更贴近生活一些。

“我好像喜欢上了黄少天。”喻文州朝他眨眨眼,声音还是很从容。王杰希似乎并不意外,只是听到耳边隐隐约约仿佛又回响起黄少天的声音,实在有些头疼,“那你可看走眼了。”

“是吗。”喻文州高深莫测地笑了笑,放下杯子转身施施然地走了出去,声音轻飘飘地丢在身后,“——那咱们走着瞧。”

叶修到的时候是个黄昏,酒吧前那个木桩被夕阳的光芒照得拉出很长的影子。叶修样子看上去很懒散,三步一晃走到酒吧门口,跟黄少天抬了个手打了个招呼,不顾对方“再来较量一次吧看看这次谁是赢家叶修你不是怕了吧”的叫嚷,目光在落到喻文州身上时顿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你居然也在这儿。”

喻文州礼貌地朝他笑一下:“前辈好久不见。”

叶修受用了前辈这个称呼,意思意思跟晚辈点点头,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黄少天很警惕地跳进来横在他们俩中间:“叶修你干啥?你干嘛笑得这么诡异,你跟文州以前认识?你有何居心快说,不然就跟我大战三百回合我这次不会轻易放过你的,你别以为你又能糊弄过去,魏老大不在我看你怎么……”

“黄少天。”叶修打断道,“咱俩打个赌怎么样?”

“赌什么?输赢吗?你又在打什么算盘,我才不信你会单纯设个赌局呢你个心脏不要脸臭流氓!”黄少天唾沫星子直喷,喻文州靠着门框乐不可支。叶修忍无可忍地抄起挎着的一把伞面朝着黄少天嗤的一声把伞撑开,伞尖正对着黄少天的鼻尖,完美地挡下了他所有唾沫。

“彩头微草一罐稀有材料,你输了就找大眼给我。”叶修不耐烦地掏掏耳朵,“你就说你赌不赌吧。”

“那你输了呢?”黄少天看着眼前的伞尖罕见地又一次被这个人的无耻震撼到了,“还有你没说赌什么啊。”

“我不会输的。”叶修云淡风轻地说,“赌你的爱情。”

“我的爱情?”黄少天不明所以地看着叶修把伞收起来,下意识地转头去找喻文州,见他正笑意盈盈地朝自己望过来,登时闹了个大红脸立即结结巴巴地想要还击,“老叶你瞎说什么?我有什么爱情啊哈哈这次你输定了文州你说是不是啊……”

“叫大眼出来。”叶修收了伞就要往里走,结果倒是王杰希从里面出来了:“我听见了。当事人不在就拿我设赌局,你们问过我的意见没有?”

“你还能有什么意见?”叶修凑过去,朝黄少天努努嘴,“上啊少年,告诉他呗。”

王杰希白他一眼,不对称的大小眼看上去更显得有点儿诡异:“我比你大,大几百岁。”

叶修一个激灵,看着王杰希扭头看看喻文州,又看看黄少天,突然有些幸灾乐祸:“怎么样,看出夫妻相来了没有啊?”

黄少天几乎就要扑上来咬人了,下一秒王杰希的话却把他钉在了原地:“没想到我居然走眼了……原来你们俩是互相喜欢的。”

“你说啥?”黄少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再说一遍?”

王杰希表情淡定:“喻文州喜欢你。”

黄少天愣了两秒,然后突然跳起来,脸色红得不行,“我……我什么也没听清!风太大,哎老叶你刚刚说什么来着?魏老大他最近还好吧哈哈哈……”

“少天。”喻文州走到他跟前,黑色长袍随着风一摆一摆,目光神色十分温柔,“他说得对,我喜欢你。”

他想了想,补充道:“从见你第一面开始。”

黄少天低下头去,突然猛地伸手抱住他:“我也喜欢你……喻文州我也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你,我想起来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坐在木桩上讲故事,故事的结尾有一首歌,里面有一句是‘我愿用生命守护你’,那时候我就想多美好啊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可以……”

他话没说完,喻文州已经轻轻地吻了下来。只是单纯的嘴唇相触,却不可言喻地美好。

叶修看着这场面啧啧啧:“大眼,什么时候你也能给哥深情告白一回?你看人家多浪漫,我就这一个要求,行不行啊。”

“行。”王杰希回答得很干脆,“等你做梦的时候。”

叶修无语了一下,“行了……黄少天,赌你输了啊,珍稀材料呢?”

黄少天满脸通红地跟喻文州分开,用眼神示意一下王杰希。王杰希不知道说什么好,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给人家牵线还得我掏介绍费,还没等他开口拒绝,喻文州就已经笑着望过来:“大眼啊……”

他叫起他的外号来格外的惊心动魄,王杰希认命地叹一口气,犹豫地转过身去,脸上表情似哭似笑似心疼,最后一咬牙,从自己半人形化的身上拔了一片叶子下来,然后又变回了全人形。

那天晚上他们在酒吧外面燃起了篝火,精灵族的爱情有特殊的见证方式。他们有自己的法阵,一生只能有一个,也就是说一个精灵这一辈子也不过爱一个人。不论今后他的伴侣老去或是死亡,他们都将永远忠诚。

喻文州站在法阵中央,阖着眼眸低声唱起古老的梵音,那是精灵族古老的语言,寓意着美好的爱情。

叶修和王杰希并肩站在一旁,指间夹一根燃着的烟,他偷偷偏过头在王杰希耳边小声问:“你什么时候能搞个法阵出来,咱俩也喜结良缘一下。”

王杰希八方不动:“我需要再考察考察你。”

 

 

 

他是照在心上的白月光

 

 

分离的时刻终究是要到来的,但这一次有了些不同。黄少天是要跟着喻文州走的,两个在大陆上孤身一人漂泊了小半生的人如今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伴侣。或许他们不是出现在彼此生命里最好的那个人,却是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出现的最正确的那个人。

黄少天十分舍不得卢瀚文,若不是这小子坚持守着他的“小别前辈”,黄少天一准儿会把他也带走。喻文州走前从王杰希那里搜刮了足够的草料和秘方,让王杰希又是狠狠心疼了一把,这贺礼送的实在是有些大。

吟游诗人有了游侠的保护,何况这个游侠还是大陆第一剑客,安全问题无需担心。所以这次离别虽然充满着伤感的气氛,大家却都还是真心地为他们感到高兴。

“也许以后我们还会回来的。”喻文州和大家道别,似笑非笑的目光在叶修和王杰希身上扫了一下,“也许回来时,就该给你们补上一份贺礼了。”

“那可要最好的。”叶修乐,朝他们扬扬手告别,烟灰轻飘飘地落下来。

喻文州和黄少天最后一次并肩站在微草工坊旁离沧离河很近的那棵大树下,喻文州给精灵们讲了最后一个故事。夜幕降临的时候,他直起身来,回头看了一眼这个他停留时间最长的地方。在这里他收获了世间最美好的友情,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

黄少天难得地安静,似乎也在回忆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这些让他又不舍又快乐。直到喻文州叫他,他回过头,看见喻文州在月光下映得格外好看的眉眼。

“我曾说过,我只信奉我自己。”喻文州轻声开口,目光看着遥远的地方,黄少天能感觉到他的声音里充满了一种虔诚。他对上黄少天的目光,微笑着牵过了他的手。

“现在,多了一个你。”

时至多年以后,他仍记得那个有着微风和萤火虫的夜晚,微草工坊特有的饮料香气若有若无地飘散在空气中,他们并肩站在树下,头顶那一轮月亮格外明亮。那一片月光照在他们身上,也照进了他的心里。

成为了他一生的信仰。

 

 

 

 

全文完。


评论(4)
热度(34)
  1. 衿笙_白开水 转载了此文字
  2. Tempor-TEP白开水 转载了此文字
    好棒!!谢谢阿淮艾特!真甜的,不要不要的……其实我也喜欢叶王我会说?喻文州生日快乐!!辛苦啦!!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