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人生下酒,山河入鞘。
独木桥看似比阳关大道宽。

【叶喻】小段子报社

 

这两天烦……上次晚舟 @晚照轻舟 说想看虐。

随手写个段子报复一下社会,请勿找我谈人生谈ooc。

就让我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不虐不叶喻。

 

 

 

 

他们被分开审问。

“你们的回答会同步在我们通讯器中响起,所以不要说谎,否则你们都会——”

“砰。”

军官的食指抵着叶修的眉心,做出开枪的手势。对面那双黑眸里仍是一成不变的淡然,只是脑海中的神经骤然紧绷。

喻文州就在他隔壁。

他们被问着相同的问题,一旦出现差错,一直以来的努力很可能一朝倾覆。

这不仅是对他们默契的考验,他们有同样的迅捷思维,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真话与假话混为一体,并且说出和对方相同的那个答案。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审问在继续。喻文州额头上渗出些微汗珠,顺着鬓发划下,流进眼睛里,酸涩而疼痛,他却不敢眨一下。

他们在这一刻显示出了非凡的应变能力及深入骨髓的对那个人的了解——他们可以代入彼此的思维模式,精确地捕捉对方的那个答案。

回答完美,没有一丝一毫的差错。

军官微微皱眉,随即冷冷一笑,命令士兵将他们带到俘虏营外的操练场上去。在见到彼此的那一瞬间,叶修和喻文州同时松了一口气。

但紧接着那声音如跗骨之蛆,再次向他们宣布了新的噩耗:“你们回答的很好,作为奖赏——你们中有一个可以活下去。”

他笑着挥手示意士兵分别递给二人一把手枪,要求他们同时上膛朝对方开枪。

活下来的那一个,便可以获得自由。

喻文州掂了掂手里的枪,这是他最不擅长的枪械。他永远只在后方狙击掩护,而极少用手枪杀人。

但他很轻松,隔着黄土泥沙看向叶修,微微抬了一下手。明明什么也没说,叶修却明白他的意思。

他回他个眼神,他们相隔十米,仿佛可以隔空无声交流。

 

没烟真难受。

回去你就可以抽了。

也是。

可不要留手啊。

 

喻文州微微动了动唇,叶修表情终于出现一点儿裂痕,而就在这时候,旁边的人发出了号令。

游戏开始,也是结束。

他们动作默契得如出一辙,几乎同时打开保险。但喻文州终究慢了一步,当他抬起枪的时候,叶修的子弹已经打入了他的胸口。

喻文州的视线开始模糊,身子向后倒下去,看在叶修眼里像慢镜头似的,其实只是一瞬间。他脸上露出一点发自内心的微笑,叶修觉得眼睛干涩,但并没有液体流出来。

军官鼓着掌笑着吩咐打开营门。叶修的手有点儿抖,却强自镇定住了。

他们都知道活下来的那一个是诱饵,但活下来的人也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喻文州用生命换来叶修宝贵的时间,他把自己全部的信任都交到了他手上。

即便代价是他的性命。

叶修把枪丢在地上,抹了把脸,最后扭头看了一眼喻文州。

然后他转过身,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大门。

没有回头。

 

 

猜猜我会让文州死吗?

只是个段子啦……没有什么写出来的欲望。别打脸呀。


评论(14)
热度(24)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