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人生下酒,山河入鞘。
独木桥看似比阳关大道宽。

【整理重发】段子

#喻王喻#小段子

无差,OOC,欢迎来谈人生。


什么时候退役,什么时候工作,什么时候谈恋爱,什么时候结婚,王杰希的人生有条不紊,像全被规划好,又像出其不意,每一个消息都突然得让人措手不及。
他从容稳重似乎一切尽在掌握,在这条路上走的每一步都清晰明确带着目的性。
他在苏黎世,穿着白衬衣休闲裤,站在莱茵河畔看瀑布。巨大的水流从上面砸下来,撞到河底,或者哪块石头上,哗啦啦啦。
王杰希就这么走了神,听着瀑布的水声,眯眼看着苏黎世的天空,蓝。然后被水流激得唤回思绪,黄少天站在不远处,一边朝他撩水一边哈哈哈哈。
再然后他的目光越过黄少天看到了喻文州,后者安安静静的站着,披一件运动服的外套,袖子松松垮垮地挽到手肘。他对他笑,三分温柔三分狡黠三分了如指掌,还有一分是战术大师的心脏。他们一起打比赛,一起进国家队,一起训练,一起拿了冠军,一起讨论战术,时不时也有分歧,然后互相嫌弃。
可是王杰希终究是没能等来他,他卸掉所有包袱,几乎任性地把一切都甩给喻文州,拒绝了国家队队长的职位恢复魔术师打法。喻文州懂,所以他一言不发地站在他身后,替他承担责任舆论和后果。他们从不曾觉得谁付出更多,因为结局都如一,现实里从来没有完美得像冠军的爱情。


王杰希。
喻文州垂下眼,两片浅樱色的嘴唇一开一合,世界都安静,像过了千百个世纪。久到苏黎世的鸟儿飞过瀑布高山海洋,黄昏时夕阳的光芒从他身后映过来,晕开所有表情。
念出这三个字,用尽了他一生的深情。


Fin.

 

 

#叶喻#小段子来一发 

不管是一步一回头,想着多不舍得也要放手,还是情绪崩溃失控的场景都没有发生。结束的时候意外的平静。微风细雨,甚至很快出了太阳。

是没有办法大吵大闹,也没有办法委曲求全。相看两厌一拍两散,再合适不过。

喻文州拉起行李箱的拉杆时,这样想。

叶修倚在门框上,叼着没点燃的烟,含糊地问他说:“没落下东西?”

 其实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会找什么借口再回来,也没有必要。

喻文州回答“没有”的时候,这样想。

叶修点点头,看样子懒洋洋地抬起一只手意思意思施舍给他一个告别,没有说再见。

确实不用说再见,你不想再见到我,诚然,我也不想再见你。

喻文州回以微笑然后转身的时候,这样想。 

“文州。”跨出两步却又突然被身后人叫住,步子本能地停住了。他没有出声,叶修也没有再开口。沉默蔓延开。

走吧,你还在等什么。

喻文州背对着叶修抬起头,再次迈开步子的时候,这样想。

这次叶修终于没有再叫住他。他伸手在口袋里掏了掏,摸出打火机将叼着的烟点上,透过烟雾看着喻文州的背影消失在阳光下。

你看,他终于还是没有回头。

他低头似乎满不在意地笑了笑,这样想。

好聚好散。

 

 

#周喻#

喻文州最近在黄少天的推荐下下了个幽灵探测器,刚开始也没怎么玩,有天晚上审完稿子闲着无聊,就顺手翻了翻手机。
喻文州是个很少发短信的人,因为打字比较慢,所以他通常都打电话。手机里存的短信大都是和周泽楷的。一个因为打字速度所以发短信总是很简明扼要,一个是话从来不多,两个人的对话也不过每天中午如“小周吃饭了吗?”“今天晚上吃什么?”之类,周泽楷的回复也都很简单,虽然平淡却也温馨。
这些短信喻文州从来不删,就如现在家里还是摆着周泽楷的洗漱用具,床上还是两个枕头,房间里的摆设还都和从前一样,喻文州从不曾改变过。
所以当点开幽灵探测器时看见在自己身后“友好的精神”时他没怎么惊讶,笑意温柔一如既往,他点了下屏幕,笑着自语:
“小周,是你吗?”

周泽楷站在他身后,弯下腰环住他,像环着一片虚空。
「前辈。」

周泽楷走的那天,天下着大雨。

Fin.



#周喻#我好想你#

喻文州离开的第七天,楼下灵棚终于被拆掉,但白色的纸钱还是纷纷扬扬落了一地。
周泽楷每天都能听到哭声,不知道从哪儿传来,好像四面八方都有。他静静地坐在电脑前,放了很多遍一枪穿云对着索克萨尔单膝下跪求婚的录像,身后漫天遍地,是所有战队为他们燃放的烟花。
第十三赛季,周泽楷和喻文州在一起。
周泽楷比喻文州早三年退役,退役后两人直接搬到了一起,和家里冷战拖了很多年,才终于算是得到了基本的认可。
路很长,很坎坷,一路上全是艰辛,但他们走得很坚定,再累再苦也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只是因为这两个人是喻文州和周泽楷。

周泽楷就这样想了很多,比如他在江波涛的帮助下精心策划联盟帮忙在游戏里设计了一出精彩的告白,比如第一次接吻时候喻文州嘴里淡淡的茉莉花茶味,比如向家里人坦白时喻文州站在他前面不卑不亢的姿态和挺拔的背影,比如他们说好,这个冬天去荷兰结婚。
直到钥匙插入锁孔,周泽楷才回过神来,听着防盗门开合的声音,来人边弯腰换鞋边把手中的行李箱立在一旁,眉眼弯弯笑意温和。
“我回来了,小周。咱们楼有谁去世了吗?我看到楼下……唔。”
周泽楷的吻把他剩下的话堵在了嘴里,久到两个人都缺氧周泽楷才放开。喻文州趴在他肩头大口地喘着气,听见耳边周泽楷带点儿欣喜又委屈的声音。
“前辈……想你。”
“我也想你,小周。”

喻文州表示我真的只是出了趟差而已啊。


Fin.



#喻黄#OOC#

在第十五赛季蓝雨成功卫冕冠军建立蓝雨王朝之后,黄少天于二十七岁退役。
那两年喻文州从蓝雨训练营里发现了一个孩子,出色的大局观走位意识和接近300的手速,让喻文州放心大胆地把他培养成了索克萨尔的接班人。
黄少天退役的时候喻文州还能打,但他选择了和他一起离开。
蓝雨战队交给了小卢,少年已经褪去了青涩,各个方面都成熟到足够撑起蓝雨。
蓝雨的几位老队员也相继退役了,现在的蓝雨没几个记得索克萨尔的第一位主人是谁,没什么人知道上一任队长手速究竟有多慢,团队赛再也不用怕术士被人集火掉。
后来索克萨尔和流云终究也没能再实现剑与诅咒,不论卢瀚文有多么优秀多么受粉丝们喜爱,也无法替代黄少天和夜雨声烦。
在黄少天退役的时候,喻文州通过几番交涉终于让他成功带走了夜雨声烦的账号卡。可索克萨尔依然留在蓝雨。
你瞧,时间总会带走什么,它带走了夜雨声烦,带走了剑与诅咒,带走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并肩的十个夏天。
但它也留下了些什么,留下了索克萨尔,留下了蓝雨王朝,留下了荣耀不败的精神,留下了无数人的心血和感动。
时间会带走所有回忆,直到剑圣这个名号也渐渐地不再被人们提起,直到卢瀚文也退役,直到荣耀停运,直到当年谁都失去联系。
时光向前,回忆向后,该留的不会走,该走的谁也留不住。
所以直到黄少天牵着新娘的手走上红地毯,喻文州也没有把那句喜欢说出口。有些事情埋得太久,久到连自己都快忘掉,就真的成了一个无人可知的秘密。

那年黄少天神采飞扬,嘴角上扬的弧度透着自信,屏幕里夜雨声烦扬起冰雨,蓝色光芒照耀了喻文州整个人生。
那时候他坚定地对他说: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Fin.



#叶喻#OOC#

“喜欢吗?”
“大概吧。”

对于叶修,不论是什么,只要问喜欢吗,回答总是一句漫不经心的“大概吧”。
所以就算是被问到喜欢喻文州吗,叶修也依旧是说:大概吧。
这个大概大到什么程度,又概括到什么程度,没有人知道。
喻文州喜欢叶修,在联盟里算不上什么秘密,但也不是人尽皆知。除开张新杰敏锐的洞察力,魏琛的洞若观火,黄少天的和队长关系好,徐景熙的敏感细腻,王杰希的准确直觉,知道这件事的也就还剩下孙哲平林敬言韩文清张佳乐,以及苏沐橙和楚云秀。
叶修本人,也是知道的。
其实喻文州没有告过白,也没表现得多明显,但这群人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长到期间几个老将相继退役了,喻文州和叶修的事儿也还没个结果。
有些事儿不能说,一说就容易多,说多就容易错。
感情这东西太敏感。

叶修退役后家里几次叫他回去,但叶修还是选择留在荣耀继续工作。喻文州那时候还在蓝雨,没了叶修这个强敌,一路高奏凯歌。
喻文州对叶修的心思彼此都清楚,所以尽管没说过喜欢,两个人的关系却还是像默认一样,始终不冷不热地这么继续着。谁也没说过什么承诺,因为都知道给不起。

叶修三十二岁生日那天喻文州提着蛋糕去给他庆祝,许过愿后两人一起吹了蜡烛。在一片黑暗里叶修突然开口:“家里给找了个对象,让我尽快结婚。姑娘人挺好,凑合过也不错。”
喻文州准备去开灯的手僵了一下,然后灯光照亮整个屋子,叶修看到喻文州站在他面前,笑得依旧那么无懈可击。
他说:“那先恭喜叶神了呢。”

没有人说过在一起,所以就没有分开,当一段感情暧昧到最后,不是终成眷属就是相看两厌。道理谁都明白,多大的人了谁也没有必要矫情。
后来喻文州退役去了国外,叶修的婚礼不大,除了两方家里的朋友就都是联盟的人。喻文州没有去,但他通过和黄少天的免提传达了自己的祝福。
喜欢叶修的时间,长到他自己都快记不清。

喻文州不知道,他从叶修家离开的那天,夜晚路灯灯光打在身上,叶修站在窗户前看着他的背影,指间烟燃了长长的一截,烟灰落了一地。
果然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天长地久。
就算我也曾经坚定地这么以为过,也许我真的能陪你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

Fin.


#叶喻#伪喻黄#OOC#

叶修婚礼那天天气很好,晴空万里,像极了蓝雨夺得冠军的那个夏天。
黄少天穿着一身帅气的白色西装,胸前别着朵新郎的花,一直在抱怨领带太紧。叶修回过身去,一手捏着烟盒,一手抬起来把他领结往下拉了拉。
上台致词,走流程,交换戒指,下台挨桌敬酒,每一个小细节都被喻文州看在眼里。
曾经的蓝雨队长今天穿着很正式的黑色西服,风度翩翩在人群中同样耀眼,却无法盖过场上最夺目的两个人。
剑圣,斗神。
连说起来都那么般配。

叶修看着黄少天先是跟喻文州唠叨个不停,什么怎么队长这么久都单着没有女朋友啦、等他和叶修从荷兰回来后要来家里玩啊、不要再像退役后直接失踪断了联系等等有的没的。叶修站在他身后,看着喻文州自始至终端着酒杯微笑地听着,时不时点点头应一声,低眉垂眼帮黄少天整理西装的时候隐约还可以看出少年时的影子,只不过更加温润成熟。直到黄少天去找下一个人,他才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拿着酒杯,懒洋洋地朝人晃了晃杯子。
喻文州也同样举杯,笑容温和有礼。
“还不打算找个人过?”叶修问。
“还早。”喻文州答。
叶修啧了一声:“都三十多岁老大不小的了,条件你又不差,找个顺眼的就得了。”
“男人三十一枝花,我可不想像叶神一样。”喻文州从容笑答,叶修于是不再说话,浅浅地抿了一口酒。

“叶神,照顾好少天。如果让我知道你欺负他,我是不会轻饶你的。”酒杯轻碰间,喻文州调侃着开口。叶修挑了挑眉看着他:“怎么,还想跟哥pk一场?”
后者只是笑,并不作答。叶修脑子一热,忽然就问他:“你后悔过吗?”
就这样放手,后悔吗。

喻文州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想从那双眼里知道他究竟是在什么样的心情下问出这句话。但很快他又避开了视线,不置可否地笑:“后不后悔呢。”
叶修想等他说下去,可喻文州已经举起杯子:“新婚快乐。我干了,叶神随意。”
从喻文州对上叶修的那一天开始,便从来没赢过。

初次见面,只那么一眼,他就已经输了。
一输就是一辈子。

Fin.


#喻黄#

终于有一天,可以再一次捧起奖杯。

终于有一天,手速不再是弱点。

终于有一天,身旁不再有那个人的剑。

终于有一天。当喻文州睁开眼,清晨的光透过窗帘照进来,他坐起来,空调房里全是过夜的冰冷空气。

黄少天已经很多年,不在他身边。


Fin.


#双花#散步时候突然想到的#OOC#

张佳乐最后是和孙哲平同时退役的。
霸图因为最近几个赛季主打老将而没怎么重视新秀的选拔,在接下来几个赛季基本没有夺冠可能。F4一散,冠军就留给如日中升的轮回和配合逐渐成熟起来的蓝雨去角逐。
也许真的是命运弄人,张佳乐最终没能拿到一个冠军。
后来他和孙哲平又见了一面,说了说各自的现况,回忆着从前的辉煌,几多唏嘘几多酸辛,统统成了往事一去不返。
分别时张佳乐说以后打算去旅游,看看何处风景,等什么时候看开了,也许会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度过余生。
孙哲平听他闲闲说着,不置可否地笑,在张佳乐转身的时候叫住他:
“你后悔吗?”
张佳乐愣了愣。
他不是问后不后悔退出百花,不是问后不后悔付出至此却没能实现理想,不是问后不后悔离开荣耀。
他笑起来,反问他:“你呢?你后悔吗?”
然后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哈哈大笑,张佳乐比了个枪毙的手势,转身挥了挥手。
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后来张佳乐确实到处跑了好久,看了大海登了泰山飞来飞去不亦乐乎,时常断联系,手机号一年换了七八个。
你后悔吗?

繁花血景,河山辽阔。
美中不足的是,你在很多年前,就已经离开我。

Fin.




评论(9)
热度(52)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