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人生下酒,山河入鞘。
独木桥看似比阳关大道宽。

【周翔】时光旅人(FIN)



 

*原著向,周翔,第一次写这个cp文笔不好请多见谅。

*OOC,私设大量,慎入。

*百粉点文第一篇。原谅我拖延症晚期……[躺平任调戏。

*BGM:你一定要幸福-何洁。

*文章情节发展走线按照歌词。小短篇,注意避雷。

 

 

 

[沿着路灯一个人走回家,和老朋友打电话。]

 

 

八月,上海的这个时候是一股说不出的闷热。几年内迅速推倒重建一幢幢比之前更笔直高大的建筑鳞次栉比,外滩和陆家嘴相对而立,中心城区灯火通明彻夜不眠。

蝉鸣还在窗外久久不绝,酒店旋转门打开的时候背后冷气刹那间争先恐后地扑出,而后随着门自然转动又被封在另一端。大厅内的舞者商人带着浑身的珠光宝气,隔着玻璃像是另一个世界。

一个凡人到不了的仙境。

周泽楷喝的实在有点儿多,他今天陪老板出来和客户谈生意,任务就是挡酒。要说退役以后这么多年,多少锻炼出来点儿酒量。但毕竟他本身就不是嗜酒之人,合同谈妥了,他也醉的八九不离十。

他和老板请了假,再三保证自己家就在不远他能独自回去,然后就逃了出来。

尽管在公司里混了也这么久,男人过了而立之年也打拼出了自己的一番天地,周泽楷却依旧不习惯这些风花雪月儿女情长。在无数个夜晚打开电视窝在沙发里抱着双膝看那些烂俗的你爱我我爱你,见了太多生离死别地老天荒,独自一人走过了那么久的时光,他依旧活得像他自己。

他走了一段,有点儿头重脚轻地扶着路灯灯杆吐了些酒水出来。晚上实在没吃多少东西,吐过之后好了很多,他在路边便利店买了一瓶酸梅汤,半瓶下去夜风一吹酒醒了一半。衬衣被风兜起来,周泽楷靠着灯杆出了一会儿神,摸索着把手机掏出来。

手机壁纸还是轮回的合影,他站在最中间,有点儿腼腆的笑容,左边是江波涛,右边是被杜明拉着一脸不耐烦的孙翔,两边凑过来比剪刀手的是吴启和吕泊远,方明华蹲在周泽楷前面,仰着头冲镜头竖起大拇指。

他看了一会儿,划开锁屏,脑子里一瞬间乱乱糟糟像过了很多事情。这么些年,他退役了这么多年,荣耀运行了这么多年,他的队友们早已各自奔向远方。虽然众人依旧约定时间聚会,他却再也没有在聚会上看到过那个人的身影。

那个名字就像被轮回战队遗忘了一样,他们不约而同地绕过与他有关的所有事情,绝口不提那些年发生的一切。

如果不是那个号码一直在他手机里,如果不是偶尔还能看到战斗法师出现在大荧幕上,如果不是,他曾经说过那些话。

也许周泽楷也会慢慢忘记他。

他犹豫了很久,直起身子,划通他昔日副队的手机号。听筒里传来“嘟嘟”两声,随即电话被接通:“队长?”

周泽楷“嗯”了一声,又沉默下来。他脑子一热就给江波涛打过去了,却没想好该说什么。即使工作这么多年周泽楷的交流能力早已锻炼得和常人无异,在面对自己老搭档的时候却还是习惯性地放心把一切都交给他。

江波涛也没让他失望,一如往常地自行带入了话题:“应酬去了?”

“陪领导。”这是两人之间的默契,江波涛是战队唯一一个在大家都退役后依旧非常勤地和所有人都保持联系的人。他非常了解周泽楷的工作性质,在周泽楷打电话过来的一刹那,也猜出了几分他想说什么。

当一个人经历过所有荣辱,安静下来回想他走过的路,终于能借着酒精作用说出自己的真心话,终于不用承担任何责任,终于不用苦恼什么后果。却发现唯一的听众已经走远了,属于他的辉煌时刻已经过去了,他的背影淹没在茫茫人海里,任他声嘶力竭,再也回不了头。

 

 

[你那里天气好吗,有什么新闻可以当做笑话。]

 

 

江波涛语调平静地把这些年来,这些老朋友的故事、经历都讲给他听。周泽楷低着头,手机贴在耳边,很缓慢地走着,时不时应一声示意自己在听。像很多年前他们讨论战术那样。

——“队长你认为这个地方应该操作连贯些吗?”

——“嗯。”

——“B战术好吗?”

——“嗯。”

“方明华,你知道的,女儿都已经该上高中了。前些日子为孩子上学的事情跑了很久,也是够操心的啦,不过他就快闲下来了。小两口日子过得挺美,有时候也吵,好像还闹过一次离婚,后来还是方明华去人娘家把人请回来的。自那以后,倒是再也没吵过。”

“吴启和吕泊远家的那两个小子凑到一起去了,一个小学玩起来的。他们俩联系比较密切,不过据说吴启也要搬家了。不知道以后见面还能不能像以前那么容易。杜明倒是还单着,因为唐柔一直单着嘛。也真想不明白这姑娘在想什么,那么优秀又那么多人追她,她愣是一直没谈恋爱。杜明还对她贼心不死,听说最近有点儿什么进展,不知道成不成。”

“——至于我嘛,嗯,你知道的。”

江波涛说的很慢,周泽楷也走的很慢。江波涛有时候会停下来,像是在回忆,组织语言,然后继续给他们的老队长讲述队员们的生活经历。周泽楷现在忙了很多,微博也很少上,并不是非常了解这些事情,但江波涛是常和他说的。他觉得头有点儿疼,估计是酒喝得太多。走了一段路倒是完全清醒了,江波涛说完了,也没继续开新的话题,电话里和街道上都静,静的周泽楷能听见那头江波涛的呼吸声,还有他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一下一下。

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闭上,双唇紧紧抿成一条线,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他呢?

我很想知道,他呢?

原来我是在自欺欺人啊。自私地认为不去提起他,不去打听他的消息,不去接他的电话,不去回他的短信,不去看他的微博,不去动有他在的回忆,不去翻他的照片,时间久了,就会忘记他。

可是我错了。即使过了这么久,我还是想要知道,想知道他过的好吗,想知道他今天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说错话,想知道他那里天气如何有没有照顾好自己会不会着凉,想知道他刚刚听到什么新闻或者荤段子,想知道他有没有找到对的那个他,有没有过得比和我在一起时更快乐。

周泽楷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在十字路口广告牌旁边蹲下去,又站起来。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咬字清晰而且坚定地说:“他——”

他还好吗。

江波涛极轻地叹了口气,周泽楷没有听见,他半句话梗在喉咙里,死活说不出来。噬骨的沉默一点点蚕食掉他的侥幸,心里一个角落的坚冰碎得稀里哗啦,戳的他鲜血淋漓。

那些过去,他竟然一个字也问不出口。

 

 

[回忆与我都不爱说话,偶尔我会想起他。]

 

 

早些年在联盟里的人都知道,周泽楷不爱说话。

其实他只是不太善于表达,心思太周全考虑太仔细,再三思量也总是怕伤到谁。他骨子里有三分傲气,面上却十成的内敛,谦逊有礼大方得体,作为联盟的脸说话做事儿没有一点儿差池,完全对得起荣耀第一人这个称号。

可在游戏里再怎么封神,在战场上再如何英勇,优秀如周泽楷,放到大众里也不过是个长的帅的游戏玩得好的宅男,一个普通人罢了。

出生二十几年,他在感情上的经验就算不是零,也不至于情商高到什么程度。他不知道面对喜欢的人该做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别人的喜欢。太热烈的喜欢对他来说是一种负担,他不能很明确自己的态度,不能清楚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他逃避的时间太久了。

江波涛知道他在问孙翔,可是却头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孙翔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他们联系了。

周泽楷闭了闭眼,最后短促地说了一声“没事儿”就挂了电话。江波涛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听筒里只传来提示音急促的“嘟嘟”声。

轮回战队的所有人都不敢再提起孙翔,也没有人想过再去找他联系他。这大概会让所有人一辈子印象深刻,在那个周泽楷和孙翔一起退役的欢送会上,他们吃完饭在KTV疯玩,孙翔仗着酒劲儿抢过话筒跳上一角的舞台,眼睛红红的,朝他们的队长喊:“周泽楷,我喜欢你!”声音通过麦克风放大了无数倍,回响在整个包厢里。

所有人都愣住了。

五颜六色的灯光在KTV包房里来回晃动,周泽楷的脸隐在阴影里,他有点儿无措,脸上的表情分明体现出来,可是没有人看到。大家的目光在他们俩身上来回扫了几趟,最后周泽楷站起来,低低地说了声“抱歉”,几乎没有人听见,然后径直拉开门走了出去。

孙翔看着他的衣角消失在门关上的一刹那,过了好一阵儿,依旧没有人说话。他面无表情地将手中麦克风摔在地上,然后跳下台子走了出去。

那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周泽楷闭着眼,脑海里过电影一样静静地闪过这些画面。他不是个非常爱回忆过去的人,只是在书橱里珍藏的那一套轮回战队的手办,一枪穿云就和一叶之秋摆在一起,神枪,战法,那么般配。

他在霓虹斑斓的街头,身子单薄笔直地站了很久,然后低下头,看着屏幕上“孙翔”两个字,像落了尘土,划开那个号码就代表他将主动揭开那一段尘封的记忆,他不愿意面对却不得不面对的过去。

令他意外的是电话在一瞬间就通了,反倒让他滞了一下,那头传来一个妖娆的女声:“喂?找谁啊?”

他匆匆忙忙的挂了电话,怕听见自己不想要的结果。

你总希望那个人还站在原地等你回头,醒醒吧,别傻了。

 

 

[心里有一些牵挂,有些爱却不得不各安天涯。]

 

 

周泽楷后来也谈过几个女朋友,但都没成功。

用他最近一任女友的话来说,他有点儿木,没人能受得了自己男朋友没情趣不懂浪漫不会说情话。他有点儿不知所措,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诚然他长着一张令无数女孩为他神迷颠倒的脸,真正能和他处下来并且处的长久的却没有。

家里也着急,三十好几条件也不差为什么就是找不到合适的女朋友?周泽楷自己不说,家里给他安排相亲,让他去他就去,只不过看见人总忍不住下意识地和孙翔比。对比的结果实在令人沮丧,男人和女人本来就没有可比性。虽然周泽楷从来不认为他是个同性恋,却不能解释为什么他不曾对一个女人有感觉。

和孙翔在一起的时候不用有情趣。两个大男人要什么情趣,他们不会去看什么高雅的歌剧舞蹈去听什么几千块钱一张票的音乐会,充其量是在门口的小电影院买几十元的一张票看场廉价电影。

和孙翔在一起的时候也不用懂浪漫。他们的浪漫就是孙翔吆喝着“周泽楷来一局看看我这个新连招怎么样”,“怕了没打爆你啊”,“嘿再来再来”。所有的话不用以茶代酒,全在荣耀里了。

和孙翔在一起的时候更不用说情话。周泽楷本身就是不善言辞的人,训练时候顺手带的一盒酸奶一包零食就是最简单的情话,因为他们都懂。

和孙翔在一起的时候他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完完全全地放松自己,因为他知道身边这个人是自己的队友,是他可以放心把后背交给他的人。他们在赛场上配合默契,在赛场下因为一人的耍宝也不至于冷场,长久的陪伴使他们之间的沉默也不显得尴尬。

可是这样的两个人,为什么他们最后没在一起呢。

或者说他们曾经在一起过,因为种种原因最终分开了。

这“种种原因”,可以说是周泽楷没有那么勇敢,没有勇敢到接受孙翔告白的那个程度。也可以说是面对媒体舆论,他不得不放弃。有几个人能为了爱情反抗全世界,有几个人能为了爱情放弃亲情。他肩上的担子太沉了,沉到压得他快喘不过气来,父母的期盼,朋友的目光,未来的方向。

所以即便在赛场上强势如周泽楷,也终究没能狠下心来把孙翔带上那条坎坷的路。

有些人一辈子不谈恋爱,是因为心里有一个不可能的人。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他,送的那些花,还说过一些撕心裂肺的情话,赌一把幸福的筹码。]

 

 

其实周泽楷后来又见过孙翔几面。

但他谁也没有说,后来也甚少去回忆,因为那不是什么好记忆。

只是偶尔一个人躺在床上因失眠而辗转反侧的深夜里,插上耳机的时候还会想起来那个人,那时候仗着年轻一腔热血天不怕地不怕敢爱敢恨,不在乎世俗眼光不在乎流言蜚语,也想就那么轰轰烈烈不顾一切地去爱一个人。

他记得他从KTV逃走的那个晚上,隔天早晨出门发现孙翔堵在他公寓门口,提着一束花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大大咧咧如他那样的人半晌憋红了脸愣是中气十足地憋出来一句:“我、我喜欢你!”

周泽楷抻抻衣领,没搭话,孙翔心脏扑通扑通跳的飞快,开了个头以后似乎不那么困难了,但还是语无伦次,也不知道他从哪本书上看来的说追人一定要送玫瑰花,那几朵玫瑰就直愣愣地插在两人中间,突兀得违和。

“昨天你……周泽楷你就给个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你,反正,就是……”孙翔整个眉头拧在一起,眼睛紧紧地盯着他,周泽楷忽然低下头看看那束花,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想,往前跨了一步就接过来了。

孙翔以为他答应了,差点就要扑上去抱住他,步子还没迈开就顿住了,整个人像被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因为他看见周泽楷抬起头来,眼神非常清澈并且真诚的对他说:“抱歉。”

他往前走了几步越过孙翔,忽然又停下来,看着自己手里的花,似乎很疑惑他为什么会拿着它们,然后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又转过身来,把它们塞到孙翔手里,然后没有回头地大跨步走了出去。孙翔僵在那儿没有回头,所以他没有看到身后的周泽楷步速越来越快,最后几乎是跑着出了小区。周泽楷真的什么也没想,等他停下来扶着膝盖喘气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额头背后全是冷汗,浸湿了衬衫。

他跑的太快,所以也不知道,孙翔把那束花狠狠地扔进了垃圾道,然后抬着头,像一只受伤的狮子,昂首阔步地离开令他受伤的领地。

周泽楷原以为自那以后他再也不会见到孙翔了,确实也一连几天过的平静如常。但是在那个雨夜他还是看见了他,眼底有一些惊讶。孙翔没打伞,他从避雨的便利店檐下跑出来,冲着他的背影大喊:“周泽楷!”

他后背僵得笔直,极其缓慢地转过身,极其缓慢地对他摇摇头。孙翔立在雨里,眼里的光芒犹如快要燃尽的灯火,在那一刹那忽然熄灭了。他还是站在那里,梗着脖子,死死地望着周泽楷,周围的一切却像突然地远了。

他在那个夜里喊他的名字,就连周泽楷坚定不移向前的脚步都差一点犹豫。

但是他没有回头。

他也知道,他不能回头。

“哎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

“再来一局!周泽楷你别赢了就想跑啊!”

“靠那是我的别抢别抢!”

“轮回是冠军!我们是冠军!”

“我喜欢你。”

“周泽楷!”

 

 

[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想起他,他现在好吗。可我没有能给你想要的回答,可是你一定要幸福啊。]

 

 

周泽楷路过过很多次那个晚上他最后一次见孙翔的十字路口。他曾经想过会不会有一天孙翔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突然地叫他周泽楷。这一次他一定会回头,他一定会勇敢地回答他。可是再也没有这一次,因为他喜欢他只有一次,过了上一次,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后来杜明告诉他,孙翔很久以前就换了手机号,据说后来是出国了,究竟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周泽楷这才知道,他永远不会听到他不想要的那个结果了。因为孙翔走的太绝了,他什么也没留下,如果没有轮回的合影,仿佛这个人只是给了他们一场梦境。梦醒了,离开的人就永远地离开。

他们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过的好不好。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他永远是他们记忆里那个有点儿二有点儿张扬却愿意收敛自己的光芒学会成长的大男孩,会为冠军哭会为荣耀笑,会为喜欢的人放手一搏哪怕撞了南墙也绝不回头。

他只喜欢过一个周泽楷,也最喜欢周泽楷。

周泽楷的答应却来得太晚。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

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回忆里,我最喜欢你。

 

 

Fin.

 

 

 

*写在后面的话。

 

 

因为中途去被抓去出黄少天中心的本子了所以百粉点文拖了好久……orz这两天家里比较乱,三次元事情也多,抱歉可能不能在开学前把文都结了,不过我会慢慢补上的。周翔我是第一次写,不知道成品怎么样,私设蛮多的吧比如关于吴启吕泊远家庭问题。以及原谅我是个不会写HE的人,如有BUG请多包涵。谢谢啦。

 

 

陆淮。



 @Skying 姑娘要的文!拖了好长时间别打我orz

评论(27)
热度(44)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