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叶黄】破晓(Fin)

【叶黄】破晓

 

 

*军旅架空。设定叶修新兵,黄少天少尉。

*私设大量,OOC大量。慎入!

*黄少天中心合志,叶黄。第一次写这个cp,如有bug请多见谅。

 

 

 

01

 

 

正午时分,阳光迎面的洒下来,持续一周的高温将银灰色的建筑表层似乎烘烤成了一块热铁。塔尖上哨兵的瞭望镜反射出刺眼的光芒,从各个掩体后伸出一截的AWM泛着光泽的枪尖显示着这里处于绝对森严的戒备中。

黑色军靴在锃亮的地砖上清晰地映出了年轻军官的倒影。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俊朗的面容和健气的嗓音,他对每一个迎面执勤的哨兵们的问好回以军礼,肩上的一颗星标明了他的军衔——一名年轻的少尉!

他身子笔直,脚步飞快地穿过大厅,军靴的后跟踩着瓷砖地发出清脆有力的声响。拧在一起的眉头体现出少有的焦虑,他推开门的时候甚至没有喊报告——他几乎是撞进屋子的。

“请撤回队伍,上尉。”办公桌后面坐着一名神情平淡的中年男子,他人未到声先至,字字坚定不容置疑,“第一批队已经死光了,第二批队却还在往上冲,是谁下的命令?这是拿人命在填!那是我们的士兵,请允许我要求撤回队伍,我有这个权力,我们不能让他们平白去送死,请恕我无法容忍这种事情!”

“冷静一点,少尉。”男子声音平静,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你还年轻,这就是战争,看清楚一点,你是军官。冲刺是士兵的任务,只要他们还有一口气在,就不能停止前进。”

“上尉,他们也是人!”黄少天双手撑在桌子上,咬着后槽牙瞪着他,“你是在让我的兵去白白送死!我不能看着他们冲上去是为了用尸体挡住敌人冲上来的脚步!我是军官可我更是一名战士,如果上面无法收回成命,请让我和我的兄弟们一起上战场!”

“嗨少尉,这里是军队。”上尉神情严肃,缓缓道,“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

黄少天不说话了,只是仍旧瞪着他。指挥室里的气氛僵持良久,黄少天一拍桌子转身出去甩上了门,军靴跺得镇山响。声音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着,守在门口的哨兵好奇地斜眼用余光看他。

“看什么看!好好站岗!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黄少天没好气儿的说,走出去两步又愤愤地补上一句,“去他娘的天职。”

换来两名小哨兵的偷笑。

这就是叶修见黄少天的第一面,指挥室窗户外面隔着一排树是新兵营,那时候他们在站军姿,透过浓密的枝叶隐约可以望进屋里去。黄少天和上尉争执的声音不完整的传来。依稀只能听见他气愤的声音,倒是摔门而去的声音更响亮一些。

他对这个年轻的军官有点好奇,好奇是什么人能在这个年纪就混到少尉,好奇是什么人敢如此公然放肆地和这座塔防的最高指挥官叫板。

后来有比叶修早参军一点的老兵告诉他说,黄少天是联盟塔防最出色的剑,出色的搏斗能力和枪法使他在极年轻的时候就被一路升迁。最近由于战事吃紧,便破格被联盟调到这个地区来辅助军队的管理,是个连上尉也要敬让三分的厉害角色。

叶修听了也只是笑一笑,算是好奇心得到了一半的满足。军队里兵源不足,训练量大加上战火蔓延得极为迅速,他很快便不再去想。在这个节骨眼上,稍微的松懈都有可能丢掉性命。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不去主动,命运却找上门来。它将所有人的生死牌打出花样,在破晓前映着鲜血染得火红的天空和土地,轰轰烈烈地燃烧成血和骨的灰。

 

 

02

 

 

黄少天发现自己被监视了。

其实并不能说是监视,他还是自由的,只不过他想要上战场的请求九曲十八弯也没能递交成功,他下达的让前方撤回的命令却死活传达不到前线。他这才明白是上尉在搞鬼,说他不怕他,但毕竟也不能公然违令。他现在还是直属荣耀第十七野战军,在人家的屋檐下,无法不低头。

心情异常烦躁导致他开始闲着没事儿找事儿干,整天在军营里瞎晃悠。暑天发汗使军装背后湿得透彻。他全不在意,尽管每天听前方回报听得心焦,还是慢慢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继续周旋。

然后他在新兵营碰上了叶修。

他有时候会往新兵营跑跑,因为本身是爱说话的人,也爱给那些刚参军的兵娃子们讲军队的事,那是男人的骄傲。黄少天的勋章就挂在胸前,亮晶晶地晃着人的眼,让那些十七八岁的男孩子们热血澎湃,梦想有一天自己也能成为战场上的英雄。

他对叶修有点儿好奇,一是因为新兵里很少见他这般年岁的人,二是他在叶修的眼睛里没有看见身为战士的骄傲和激动,只有平淡,像一潭无波的水。

他觉得有趣,心思来了,便打算逗一逗他。叶修看着他过来,站到自己跟前,敬了个军礼,觉得纳闷。他已经有几天忘了还有黄少天这么个人,看到他的肩章才想起来,哦,是那个据说很厉害的少尉。

他有模有样的回了个礼,叫一声“长官”,其实动作十足敷衍和漫不经心。黄少天挑着眉尖:“你是新兵?我怎么看着你比我还老?我们什么时候收这么老的兵了,你有三十了吧?没人教过你军礼应该怎么敬吗?你这样不行,谁是你的教官,新兵营现在的管理制度怎么越来越宽松了。怎么,你不服气?”

“我二十五,长官。”叶修说,声音里自带一股子随性,在太阳的烘烤下懒洋洋地,听着就欠扁。“长官你话很多。”

“军人不应该随便评价别人,没人教你吗?怎么这么不懂规矩?”黄少天有板有眼的说。

“军人也不应该话多。”叶修毫不畏惧,说了一句在那个时候这一句就可以挨枪子儿的话。要知道顶撞长官是大忌,但偏巧他碰上的是黄少天,就像他早了解了这个人似的。

黄少天突然就停下来了,上下打量他两眼,黑色被阳光晒得发烫的军帽帽檐一闪一闪的,耀眼得叶修下意识地偏头。然后他听见黄少天说:“有意思,你出来,跟我打一场。不是二十五吗,那不就比我大了三岁而已。我倒是很想知道现在的新兵有什么本事,还是那么老的一个新兵。你不会不敢吧?你出来出来快点,输了也不丢人对不对?男子汉大丈夫不敢打那才叫丢人……”

叶修不等他说完,抬腿迈步出了列往他跟前一站,倒是黄少天噎得没了话,悻悻地转身:“跟我来,带你去个地儿。”

一个营的新兵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叶修跟在黄少天身后走远了,然后立刻炸开了锅,七嘴八舌的议论少尉抽了什么风。教官吼了几次才终于安静下来。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黄少尉回来了,只不过这次身后没有跟着叶修。他神采奕奕地往教官跟前一杵,说:“跟你说一声,那个人我要来当我的警卫员了。哎,他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叶什么,叶什么来着……”

他嘟囔着自己已经又转身回去了,一边走还在一边想叶修的名字,身后教官目瞪口呆。他根本也不是来打商量,只是通知一声,黄少天要个人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令教官震惊的是,这个战场上从来独来独往的家伙从来没收过任何警卫员和跟班,因为所有出色的警卫员在他面前都是累赘。

这个叶修,竟然有这么大本事不成?

这成了荣耀第十七队中直到战争结束后很多年,依旧存在的一个谜。

 

 

03

 

“你真的二十五?”黄少天带叶修去的是塔防周围的一个小树林,树荫洒下来,打在绿色的军装上,晃呀晃的。叶修摸摸鼻子:“实话,我骗你干嘛。”

这时候两个人说话就更随性了,叶修干脆连长官都不叫了,黄少天也不在意。他本不是拘泥于礼节的人,还在荣耀本部的时候,除了他当时的队长,少有人能让他弯个腰说句软话。

“二十五才参军?你蒙鬼呢?”黄少天叫。叶修看他一眼,慢悠悠地说:“部队刚到的时候,正赶上敌人扫荡……回缩得太快了,我没追上,跟人走散了。”

这倒是实话,叶修也没什么必要撒谎。他的家乡刚迎来部队的时候也是招收新兵的当儿,大多数年轻人都去了。叶家有两个儿子,家里人商量后决定送一个儿子去参军,送谁却发了愁。叶修的弟弟叶秋原本打算自己偷跑出来参军,却被叶修察觉并且抢了先。也恰好是这么一抢先,赶上了敌人大扫荡。部队迅速回缩,叶修和家人也在炮火中被打散了,摸爬滚打东躲西藏逃过一劫,后来追着部队一路北上。这一飘荡就是十年。这场仗,也就整整打了十年。

黄少天倚着树,嘴里叼着根草,听完了,把草根嚼了呸呸两声吐到树根上。抱着手看他:“那你就没想过回去找家人?还有怎么就那么巧每次你要找到部分的时候不是有战火就是部队迁移了?啧啧,这得什么衰命啊。”

叶修笑了笑,也没打算回答。黄少天说完放空了一会儿,突然一抄手探了过来抓住叶修肩膀,他却像早有准备似的,不慌不忙地矮身握住他的手腕发力就要往前拽。黄少天身子一扭提膝撞向他小腹,叶修松手后翻,落地时十分利索的滚了一圈,起来就迎上黄少天的拳头。他一猫腰窜过去,黄少天背后却像是长了眼睛,头也不回地一个后旋踢,叶修伸手掐着他脚腕往怀里带,黄少天却借力跃起直朝他头顶劈了下来。叶修怪叫着赶紧撒手往一边闪:“来真的啊?”

黄少天咧嘴笑了笑,下盘四平八稳地落地站住了,抄手再上,叶修开始绕着树躲,黄少天叫:“你别躲啊有本事来打!”

“不行了,年纪大了打不动了。”叶修说。

黄少天一时竟然语塞,下意识的出了拔剑式,冰雨出鞘直接隔着一棵树的距离送到了叶修眼前:“你输了!”

叶修也无语了一下:“……不带这么玩儿的啊。”

“兵不厌诈嘛。”黄少天嘿嘿一笑,收剑回鞘。叶修看到一道光闪了一下,然后消失在他手里。

“身手不错嘛新兵。”黄少天又恢复了那个姿势,抱着手,揪了根草叼在嘴里,一脸老成地伸手过去拍拍叶修的肩膀,含糊地说,“怎么样,要不要来给我当警卫员?我知道你乐意,好了就这么定了。一会儿我去跟他们说。呃当我的警卫员很轻松的,我这儿没有那么多事儿,你可以住我屋里,不用睡新兵营那个大通铺。伙食也管好,只要跟着我就成了。我上战场你也上战场,虽然我现在好像是有点儿被……他们好像管这叫弹劾?不管是什么吧,反正总有你建功立业的机会,不着急啊。跟着我没坏处。”

叶修彻底没话说了,他好像根本没答应,黄少天也根本没问他,只是这么决定了然后通知他。他于是不打算反驳,反正跟着谁在哪儿带着都一样。黄少天破例想收他当警卫员完全是因为他对这个人的好奇心越来越重了,在炮火中一路活下来有两下子很好解释,但他明显没尽全力。而且从他和黄少天交谈以来,从未表现出过什么样的情绪,不论高兴,畏惧,兴奋,激动,都没有,有的只是平淡,带着一点点懒散。

他确实很想知道眼前这个人的极限在哪里。什么情况下他会激动,什么情况下他能爆发。

他看着叶修东摸摸西摸摸,在身上口袋里摸出一根皱巴巴的烟来,展平了,叼在嘴里,又开始摸。这回摸了半天无果,抬头看着他,试探地问:“……借个火儿?”

“……”黄少天第一次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04

 

 

打那天开始叶修就跟着黄少天,黄少天晃悠他也晃悠,黄少天上厕所他在门口等着,他要是有需要有时候黄少天还跟他一块上,黄少天去新兵营他也跟着去,还被那群孩子狠狠惊叹了一把。黄少天睡觉他也得睡,本来他还顾及哪有警卫员跟长官一块睡一间房的,不过黄少天一句“跟我这儿没那么多规矩,跟着我就听我的”全给噎回去了。睡就睡,两个大男人,真打起来他又不怕他。叶修想。于是每天晚上黄少天睡床他打地铺。有时候黄少天心情好,也让他睡床,他打地铺。叶修本来想说没有这个理儿,想起来黄少天的性格也就闭了嘴,他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时间久了叶修越发觉得黄少天这个少尉是真的没架子,不过他发起火来的时候也很可怕。很久以后叶修还清楚地记得那个午后他从指挥室里出来,把军靴踩得异常的响。

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前方终于打完了。准确一点说是耗完了,黄少天不被批准上战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战争结束而无能为力。上面来了新命令,他们所处的塔防处军队需要转移,但谁也没想到这么快,敌人就围了上来。黄少天被派往第一二大队联合组成的突击队任队长,任务是突击出包围圈。

黄少天觉得有点怪,又说不上哪里怪。但命令已经下来了,他亲自接的电报,早憋的一肚子火儿终于有地方释放。回到住处就准备收拾东西出发。他们这次的任务是由他带领突围,吸引敌人视线,指挥部趁机转移,突出重围后下个据点会和。

叶修叼着没点燃的烟给他擦枪,听着黄少天絮絮叨叨,说忍这帮龟孙子忍了这么久终于能痛痛快快地打一场了。他没出声,把子弹上膛,瞄准试了试,赞了一声:“M16,好枪,够下本的啊。”

黄少天接了一句那可不是,刚说完忽然明白了什么,哦了一声,然后笑起来。

叶修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他过来,把他手里的枪拿走掂了掂,也忍不住叫:“上尉太抠门了,有这么好的货非藏到现在才拿出来。”

叶修比黄少天高了两公分左右,微微低头能看到他头上的发旋。他站了一会儿,说:“带我上战场吗。”

黄少天把枪拎在手里,抬头看了他一眼,咧了咧嘴,露出一个和他们第一次——哦,在黄少天认知里的第一次——在叶修看来是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无二的笑容。他说:“这次不行啦,指挥部人手不够,你得留下来。放心啦,突围以后咱们还是会会和的!”

叶修看了他一会儿,黄少天也看着他,眼神像一只敏锐的豹子。叶修忽然明白了,他什么都知道,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跟着去。

他把烟拿下来,仗着比黄少天壮了那么一点儿,上前跨了一步跟他贴得极近,在黄少天眨巴着眼睛还没明白过来的时候揪着他的衣领就吻了上去。嘴巴里还有烟草干涩的味道,年轻的气息包围着。黄少天傻了似的没反应过来,就被叶修摸着腰按床上去了,愣了一下才想起来挣扎。

“唔……军纪如山叶修你疯了!”他狠狠地推了他一把,叶修伸手撑在他上面,眼神还是那样,只不过这次黄少天有点儿看不懂。他们就着这个姿势僵持了很久,久到太阳都落了山,周围开始暗下来。

我想让你活着回来。

在这场战争里,没有人想死。

叶修的烟早不知道掉哪儿去了,他翻个身起来坐在床边,一条腿蜷上来,一条腿耷拉着。他把最后一根摸出来,皱巴巴的,有条不紊地展平了。他的烟进了部队就断货了,起初很痛苦但也没办法,他抽的很慢。他带进来的几根烟过了很久都没有抽完,这是最后一根了。他又找不到火柴了,在思考了一下用那支被黄少天丢在地上的M16点火的可能性之后他放弃了,索性就这么夹着。

“十年前,我的一个朋友死在战场上了。”他盯着烟看了一会儿,慢慢地开口了。黄少天拍着裤子也起来了,和他肩并肩坐着,意外地没有多话,只是嗯了一声,问:“然后呢?”

“没有然后。”叶修笑了笑,抬头看看窗外的天。黄少天支着下巴看着他的侧脸,忽然觉得他还是坐在那里,可是眼神忽然就远了,像掉进了另一个世界。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过往。每个故事开始的时候都总以为能讲一辈子,可是天还没亮,就结束了。

我以为我们能有很多很多的可能和后来,可是后来,就没有了后来。

 

 

尾声

 

 

“长官,船要出发了。”

年轻的小士兵站在叶修身后,低着头恭敬地说。他披着军大衣,肩章上的三颗星映着还未褪去的月光隐约地闪耀着,他把指间夹着的那支快要燃尽的烟扔在地上,没有去管它。火星在晨风中苟延残喘了一会儿,静静地熄灭了。

跟着熄灭的,还有荣耀的一整个过去。

轮船的汽笛声在海边响起,他眯着眼转过身,看着即将改头换面的城市。眼睛里还是一潭湖水,平静的,没有风声。

三年前,荣耀第十七野战团叛变,在突围途中脱离了作战计划。黄少天部全部战死,黄少天其人,作为本次战争联盟损失的最锋利的剑,追予上尉的称号,享年二十二岁。

从那天起,联盟忽然转守为攻,迅速在三年内结束了战争和内党的反叛。叶修跟着部队混了出去,后来又回到联盟本部,直属荣耀第三野战团。

战争已经结束,战士们回到了家乡。而有些人,永远地留在了这片浸透了鲜血的土地上。

他返身踏上轮船,站在船头,望着遥远的海平线,抬起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To The Glory Of Love(致荣耀的爱人)。”

天将破晓。

 

 

Fin.

 

 

 

*写在后面的话。

我纯粹是临时被拉来充数的!咳那啥…叶黄我真是第一次写,觉得ooc得太厉害了。总之,请多包涵啦!我很喜欢少天,喜欢他的朝气他的乐观积极,也希望他能拥有自己美好的爱情。每个人一生当中总会错过那么几个,但总有好的回忆,记得就可以了。时间仓促结局有些赶了,有机会的话可能会在lo上补个小番外。祝本子成功☆



陆淮。



评论
热度(22)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