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人生下酒,山河入鞘。
独木桥看似比阳关大道宽。

【叶喻】城(西幻架空,短,已完)

  

*插在喻文州中心原著向中间写个架空的小短篇,政治课脑洞。

*西幻架空向背景,私设大量,OOC大量,慎。

*私心苏苏文州虐虐叶神。求不抓我Bug!orz。

*叶喻无误。短。

*BGM:一句一伤-刘力扬。

 

 

 

[壹]

 

叶修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晚,昏睡后的头痛清晰地传来,好在斗神之力运转一瞬后便不再继续。他扭头看了看,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伸到他眼前,手里拿着的是他的茶杯。

叶修丝毫不奇怪他是怎么混进来的,这对于他来说一点儿也不难猜。仅凭荣耀第一术士的名号,绕开守卫对他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但他还是眯眼看了他一会儿,对方依旧礼貌地微笑着,右手还保持着给他递杯子的姿势,没有要收回的意思。

喻文州这个人就是这样,让你拿他没办法。

叶修终于还是低叹了口气接过杯子,抿口茶润了润嗓子才开口:“你干的?”

“你需要休息,叶神。”喻文州不动声色地坐回桌子边,目光漫不经心地移开看向别处,“越云和贺武的军队大概会在明天傍晚抵达,据前方探子回报,大约人数有两百万。”

“我们只有七十万人,庸兵。”叶修好心地提醒他。

“你以前从来不说这样的话。”喻文州转过头认真地看着他,叶修看着那双漆黑纯粹的双眸忽然就没了脾气,之前就说过,他拿喻文州没办法。

“这次不一样。”沉默半晌他终于开口,却仍是没头没尾的话,“蓝雨呢?你就这么跑出来,少天没说什么?”

喻文州笑得温温和和:“蓝雨少天会打理好的,我出来时交代过了。”

“下次可别叫他在冰雨上喂毒了,哪像个剑客,都被你带的心脏了。”叶修忍不住开了个玩笑。

“他对别人从来不这样,谁叫你偷了他的加餐?”喻文州不紧不慢的说。

房间里忽然又安静下来。

“文州。”叶修摸索了一阵,终于把他那盒烟摸出来,火星在窗外夜色的映衬下明明灭灭,连带着他的声音都显得模糊而遥远,“你何必呢。”

喻文州没回答,只是站起身走到他跟前,把腰间挂着的那块代表蓝雨掌权人的玉佩取下来,拉起叶修的手放在了他手心。

莹蓝色的玉入手温润,似乎还带着些人手指的温度,和眼前这个人一样,温吞内敛润物柔和。他挑了挑眉没有吱声,也没问喻文州为什么,什么意思。

喻文州黑色的术士长袍被夜风吹得衣摆微微扬起,那双眼眸看向他的时候是他从没见过的情绪。

他说:“叶修,你不会死。”

目光如此真挚,语气这么诚恳,他差一点就要信了。

用七十万乌合之众去对抗越云贺武两百万精兵,半个月之内守住这座城池不得后退,失去了战矛却邪,前有侵略者蓄势待发,后有奸佞宵小虎视眈眈,不得不战的情况下,为什么你还能这么从容镇定的说出这种话?

古往今来都是王令不可违,王要叶修死,你喻文州凭什么说叶修不会死?

明知是个必死的局,你为什么还要过来?

叶修什么也没有问,他把玉收好,随意地点了点头:“借你吉言。”

他们之间从来都是这样,有些事喻文州不想说,叶修便不问。因为他是喻文州,无论他怎么做,一定都有他自己的道理。

喻文州笑了笑,说了声那你好好休息,明天就要开战了。然后便带上门走了出去。

嘉世边境的夜风还有些冷,喻文州的术士长袍在这儿显得格外单薄。

还有十天。他抬头看着漂亮到震撼的满天星斗,抿抿唇线轻笑了下,在心里默念。

足够了。

 

 

[贰]

 

喻文州走后叶修一个人坐在床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无边夜色里,有些烦躁地掐了烟。

苏沐橙还在他们手上,他烦的是这个。这一趟要他来,本就是叫他送死,叶修心知肚明。他倒真不在意,只是怕嘉世会说话不算数,万一他死了,他们没放苏沐橙走,那他可真有点儿亏。

临行前送别宴上那杯酒里也有东西,他知道,但不知道那是什么。嘉世不比蓝雨,常年背靠格林之森,喻文州黄少天都是识遍百毒的人,论起使毒,叶修还真不敢说比得过喻文州。比如那杯酒里到底是什么他至今不知道,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或许喻文州能认出来,但很可惜他已经喝下去了。

叶修不知道喻文州怎么会出现在这儿,把蓝雨掌权信物交给他到底几个意思。他多少能猜到一点,但不敢肯定。喻文州有事儿瞒着他,似乎还关乎他自己。

但总归能一起战死沙场,也是件不错的事儿。到这个时候了,叶修居然还有点儿乐观。

连他都开始佩服自己的这种好心态。

说来也是,迂迂回回纠缠不清那么多年,真能金戈铁马同生共死也算是对他们过去这些荒唐有个交代,算不上什么坏事儿。

东方开始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喻文州的身影出现在了城墙上。依旧一袭黑袍,一向温和的笑容里罕见地带着几分杀意。他眸子微眯,右手术士权杖顶端镶嵌的宝石映着清晨第一缕微光,唇齿开合间清晰地吐出了两个字:

“布阵。”

 

 

[叁]

 

这一场仗打了七天七夜。

饶是喻文州用尽奇毒,七七四十九次变阵,也只是用这七十万人消耗掉对方一百五十万人。对于嘉世此次配备的军队来说,已经是个奇迹了。

城墙上终于只剩下喻文州,以及他身后一身银白色铠甲的叶修。面前战场遍布凄凉,视野可及之处满目疮痍,大地几乎要被鲜血染红。

术士的、神枪的、剑客的。

喻文州平静地看着远处地方最后的五十万人,依然黑压压一片看不到边界。他轻声开口,似乎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他身后的叶修说话,声线依旧平缓温和,听不出一点儿紧张和对死亡的恐惧。

“你知道吗。”

“我从小就不喜欢战争,你看着那些人为战争死,百姓流离失所,家庭妻离子散。而这一切只是为了国家之间的王室利益或政治目的,甚至还有某些私人原因。”

“不管因为什么。”

他说着向前一步,迈出了城墙,却没有坠落,而是给自己施了个咒,飘在半空中。

“我决不允许。”

他转过身来,对着叶修露出一个温吞的笑,然后伸出手,向他发出最后的邀请。

“愿意和我一起,最后并肩战斗一次吗?”

叶修笑了笑,上前握住他的手,调侃道:“犯规啊文州,这儿本来可是我的战场。”

喻文州念着咒术控制两人下降至地面,眉眼弯弯笑意柔和,这时他才像叶修所熟悉的那个喻文州,而不是这七天来杀伐果断的蓝雨第一术士。

“那么就请让我和叶神一起好了。”他说,“荣幸之至。”

他们面对五十万人,身前是黄土白骨,身后是一座空城。头一次把后背交付给对方,等同于交付生命。

号角声响。

 

 

[肆]

 

第十日夜将近。

叶修觉得状态前所未有的好,毕竟他是斗神,若不是要顾及喻文州,恐怕就是冲入敌阵杀个七进七出也没有问题。

但这太不正常。

刘皓在他的饯行酒里下的东西不可能全无影响,现在他却依旧能杀上三天三夜斗神之力毫不受损的原因,大概在于喻文州。

虽然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喻文州到底做了什么,但如果不出意外,照现在的情况下去,他有可能真的不会死。

这个认知让叶修有一点不敢相信,念头却那么真实的盘旋在他脑海里。他们已经仅凭两人之力对抗五十万大军三天,这期间大约已杀了三十余万人,一切都顺利得有些不对劲儿。

叶修直觉不对,他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七星移位,天象忽然异变,狂风骤起。

他心道不好,回头去找喻文州。

要说杀了三天,二人多少也受了点伤,不过对于已经封神的他们来说可以忽略不计。血液在黑色的术士长袍上沉淀成更纯粹的颜色,叶修看不出他究竟伤了没有,伤在了哪儿。

但他知道他在干什么,他清楚地知道。

喻文州的手在抖,灭神的诅咒横在胸前,仍是缓慢却坚决地划出一段弧线完成了咒术。

禁咒——混乱之雨!

禁咒——诅咒之箭!

禁咒——死亡之门!

三个大范围禁咒施展完毕,喻文州松了口气,身子脱力一样地软了下去,叶修从后面搂住他,居然有点儿慌。

“文州。”

他费了点儿工夫才让自己重新镇定下来,只是仍掩不去声音里细微的颤抖。

“文州,告诉我你伤在哪儿。”即使有叶修支撑,喻文州还是已经没了力气。叶修不得不单膝跪地抱着他,喻文州倚在他胸口,苍白地笑着摇了摇头。

来不及了,叶神,你没看到这漫天星斗已经陨落大半了吗。

他在叶修怀里安静地笑着,笑得叶修心都揪起来。他说:“叶神,你闭上眼。”

叶修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终于还是依言照做。喻文州挣扎着抬手揽住他脖颈,嘴唇贴上来的瞬间一股清凉的能量通过唇齿相接处流入叶修体内。他猛地睁开眼想推开他,但喻文州已经放了手——本源之力仅仅转瞬间便完成了转移。

“喻文州!”叶修低吼,吼出人名字后又愣住,想起来什么似的加了一句:“那天也是你?”没等来回答便已明白一切。叶修闭了闭眼,声音有点儿哑:“是什么?”

“曼陀罗。”喻文州声音越来越虚弱,脸上却还挂着淡淡的笑。头顶的天空忽然间电闪雷鸣,大雨瓢泼而下。

叶修一手抱着喻文州,一手撑起了那把伞,在他手里重新复活的那把伞——

千机。

从喻文州倒下的那一刻便已经在两人周遭二十尺处设下了屏障,此时在敌人残兵的不停攻击下也已摇摇欲坠。然而叶修斗神气势全开的那一刹那,方圆十里瞬间再无活口。

融合了术士之神的本源之力,现在的斗神前所未有的强大。但如果可以,他宁可不要这份力量。

这一刻,蓝雨,霸图,微草,轮回,烟雨……无数臣民跪伏下来向他们所在的遥远战场行礼致敬。包括他们的王——韩文清、王杰希、周泽楷……此时也全都微微欠身,向着天空,向着这位蓝雨的王,致以他们最深切的悼念和尊敬。

整个荣耀大陆都将目光汇集到了这场灵魂之雨上。

灵魂是一个人最重要的部分,自燃灵魂所形成的灵魂之雨,并且是荣耀大陆第一术士喻文州的手笔,安抚了这场战争后一切悲伤、躁动、无助的灵魂,使得这片大陆重获生机。

喻文州的身体在叶修怀里慢慢变轻,叶修知道这是灵魂即将燃烧殆尽的征兆,这些灵魂之力将遍布在空气中,飞向更广阔的土地。他再也支持不住眼皮的重量,但在失去意识前依然微笑着安抚地开口。

他说:“叶神,别伤心。”

我会永远地活在这片土地上,活在你的荣耀里。

荣耀历三百七十五年,蓝雨第三任王喻文州,术士之神索克萨尔,陨落于嘉世王朝边境一座无名城外。其时漫天星陨,灵魂之雨所落之处生机重现,记作荣耀大陆奇景之一。后人命名这座城为“文城”,以此来祭奠这场浩劫的拯救者。

永恒的术士。

 

 

[伍]

 

喻文州的意识消失于天地间的那一刻,叶修忽然回想起七年前他在蓝雨登基王位。彼时的喻文州还处处透着锋芒,和少年时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敢闯。

那时候蓝雨年轻的王手执权杖,笑声清朗神采飞扬,一字一句说得铿锵有力:

“我愿为王,守护脚下这片名为蓝雨的土地,以术士之神索克萨尔之名,与荣耀共存亡。我愿尽我一生,使在我光芒庇护下的蓝雨子民远离战争、远离困苦,使荣耀之火生生不息,使索克萨尔之名流传万世。我愿立下誓言,手中诅咒仅指向来敌,周全蓝雨子民千载万世,此生不负这荣耀。”

喻文州,你做到了,做得很好。

你不仅救了叶修,救了蓝雨,还救了这片荣耀大陆。

你是蓝雨当之无愧的王。

那一夜,嘉世北部边境的一座小城外,斗神叶修以一己之力屠尽越云、贺武十万余人,城郊血流成河,他的披风被鲜血浸透,在风中猎猎作响。

然后,荣耀大陆上至此最强的男人回转身,解开结界,将已失去生息的黑袍术士打横抱起,低声言语间用尽了一生的温柔。

“回家了,文州。”

 

 

[陆]

 

荣耀历三百七十七年,本早已传言战死沙场的斗神叶修重新现身,带领着一支名为“兴欣”的军队,联手蓝雨、霸图、微草、轮回,将嘉世及其党羽越云、贺武一同彻底铲除。嘉世想要一统荣耀大陆的野心终于被就此终结。

据后人记载,曾为嘉世立下赫赫战功的功臣叶修换了神兵,由名动天下的战矛却邪换做了一把名唤“千机”的伞状武器。据说,叶修看着嘉世王族的宫殿被焚烧殆尽时只淡淡地说了一句:

“这所谓的嘉世王朝,不要也罢了。”

抱歉,这陪葬迟了两年。你说你不喜欢战争,那么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

事情的一切真相,至此终于都清晰明了起来。

荣耀历三百七十四年,身为嘉世高层的叶修无意中得知嘉世的王意欲统一天下,并已经暗中联手越云贺武,狼子野心獠牙初露。叶修深知天下万物互相制约、彼此牵制才得以保持平衡,一旦荣耀大陆嘉世一家独大,后果将不堪设想。何况当时的嘉世的确是少有敌手,叶修明里暗里几番劝阻无果,终于决定以身份和武力出面加以干涉。按说凭他的身手本应万无一失,却不料奸佞歹毒至此,挟了苏沐橙作人质,逼迫叶修出征对抗早已与他们商定配合好一同演戏的越云贺武大军,并立下了“城在人在,城失人亡”的军令状。

叶修明白,除掉自己是他们想要实现野心的第一步,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为此他们甚至不惜在他的饯行酒里下了曼陀罗。他知道自己非死不可,曼陀罗本身就是无解之毒,整个荣耀大陆上怕也就仅此一株。由此可见为了对付他,嘉世花了多大心血下了多少本钱。对战大军本身并不可怕,以叶修斗神的身手真要说全身而退也非不可能,但曼陀罗半月之内必定发作,他定活不过决战之时。这也就是他明知酒里有毒喝了必死,却不得不喝的原因。只有叶修死,嘉世才能毫无后顾之忧,才能放了苏沐橙。

然而世事无常,就如叶修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奸细出在自己身边最信任的人当中。嘉世千算万算,却还是算漏了一个喻文州。

喻文州本无意嘉世内政,全因叶修动向反常故派探子去打探了消息。事发的一切让他觉得蹊跷,他只是直觉叶修有难,便匆忙交代好蓝雨,决定亲自走一趟。

他到的时候还没被叶修发现,却已经察觉叶修中了毒。喻文州虽不曾见过曼陀罗,但身为使毒高手曾见古书记载过。他知曼陀罗无解,唯有以身引毒。因为若嘉世野心得以实现,其时必定会是整个大陆的浩劫,蓝雨亦不能幸免。而能够阻止这场浩劫的,只有叶修。况且于情于理,喻文州都不能眼看着叶修死。

所以他在叶修还不曾察觉到他的时候下了药让他昏睡一天,在这期间以吻渡气,将叶修所中的曼陀罗之毒引到了自己身上,然后连夜写了密信,命人快马加鞭送回蓝雨。大意是在他离开之后让黄少天接手王权,并趁嘉世放松警惕之时救出苏沐橙,此后便配合叶修行动。

叶修醒后他又将王的信物交给他,意思是让他代为转交黄少天,同时也证明他是心甘情愿地去做这件事——没要他感激,也没要他拒绝。

所以当叶修带着喻文州回到蓝雨时,刚好和黄少天苏沐橙一道会和。

事后两年叶修销声匿迹,嘉世方面起初不敢肯定他是否还活着,但时间一久没有得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便认定他已经死了,由此对外放出了斗神战死沙场的传言。叶修则在蓝雨的帮助下暗中拉起了一支名叫“兴欣”的队伍,悄悄壮大力量,同时通过黄少天告诉了霸图的拳王韩文清、轮回的枪王周泽楷等人嘉世的阴谋。几大王族暗中联手,待兴欣力量成熟之时便一同发难,灭亡了嘉世三百年王朝。

战争结束后,在叶修的促成下,兴欣、蓝雨、霸图、微草、轮回等王族共同签署了和平盟约,商定从此以后不再开战,和平相处。

至荣耀历三百七十八年止战事告一段落。自此兴欣取代了原嘉世之位,兴欣之王叶修却在上位第二年便转手将兴欣交给了苏沐橙,再不见人影。据说是各处游历去了,个中真假自是无人知晓。

而为了祭奠那位为了拯救大陆陨落的王者,后人将兴欣与蓝雨素来交好的美谈传扬于世,并与这场惊心动魄一起,一并写入了荣耀大陆的史书里。

 

 

[柒]

 

其实故事讲到这里,已经可以结束了。

但人们总希望结局可以好一点,再好一点。哪怕是须臾的幸福和美好也可以再拉长一些。如果这个世界上可以稍微再少一些悲剧,再少一些错过,再少一些生不逢时,结局或许也会稍稍改变一些呢?

我们所追求的也不过就是如此——

倘若故事可以结束得再晚一点,遗憾可以再少一点,时间过得再慢一点,与你一起的时光再长久一点。

我还是愿意坐下来,酿一壶酒,或者烹一盅茶,一边慢慢品着人间百态,看着春去秋来,看着候鸟迁徙,或平静或感慨的叙述一场声势浩大的时光盛宴,结局或喜或悲,都有它本来的面目。

你为他们开心,为他们感动,为他们流泪,旁观着他们的戏里戏外风花雪月,全都与你无关痛痒。

尽管如此。

如果一定要继续的话,我还是愿意给他们一个更好的结局。

 

 

[捌]

 

“终于舍得回来了?”苏沐橙双手环胸,红色的王服衬出她的修长身姿。她看着倚着墙壁脸上挂着一贯漫不经心的人,挑挑眉故作惊讶地问。

“差不多该回来了。”叶修没在意地随口答。

苏沐橙却忽然认真起来,上前两步对上他视线,问:“你真的想好了?”

“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

“可是这有意义吗?你跑遍了整个荣耀大陆,收集回来的也不过是他的残魂。即使他没有记忆,醒来之后不记得你,你也一定要复活他吗?”

“我记得他,他是喻文州。”叶修笑了笑,转身走进密室,“这就够了。”

石门在他身后轰然落下。

密室不大,正中央摆放着一口水晶棺,棺内人一身术士的黑色长袍,容貌与当年一般无二。倘若不是全无气息,恐怕还会让人错觉他只是暂时沉睡。

——用七十万乌合之众去对抗越云贺武两百万精兵,半个月之内守住这座城池不得后退,失去了战矛却邪,前有侵略者蓄势待发,后有奸佞宵小虎视眈眈,不得不战的情况下,为什么你还能这么从容镇定的说出这种话?

——因为既然我来了,就不会让你死。

——古往今来都是王令不可违,王要叶修死,你喻文州凭什么说叶修不会死?

——因为我也是王,是蓝雨的王。

——明知是个必死的局,你为什么还要过来?

——因为站在这里的人,是你。

——文州,别死。

——文州,我还有话没告诉你。

——文州,醒醒,看着我。

叶修就这样站着看了他很久,然后缓缓抬起右手。一团暗蓝色的光芒缓慢地升腾而起,最终落入喻文州的胸口。

一股强大的力量仿佛突然苏醒一般,直冲向密室顶部叶修设下的结界。水晶棺盖猛地炸裂四散飞溅,却在冲到叶修身前时悄然落地。

叶修忍不住笑起来,上前两步伸出右手,对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轻声开口。

“文州。”

 

 

Fin.

 

 

*写在后面的一些话。

其实本来这篇文的设定是个彻头彻尾的BE,但是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看到一位作家说过的一句话:明显悲剧更容易赚眼泪,可写文不就是要给他们幸福吗。

文中有很多设定我并没有特别清楚地交代,但我想看到最后大家应该都能猜出来那些我未补全的细节。文里的叶修似乎崩得有点儿厉害,不过确实是我想表达出来的叶神。至于结局,我只能做到给出我能力范围内尽可能好的,或许不会是最完美的,但一定是我认为最合适的。埋伏笔埋得自己都有点儿想吐,不知道有没有妹子猜中结局。

这篇文的手稿我写了三天,回来以后狂飙手速码了出来,居然比我想的字数还要多。这两篇都比较苏喻队...嗯和上一篇王喻一样,下一篇大概是周喻,可能会虐小周。我就意思意思剧透下,大概也是OE。OE大概就是我能给出的最好的结局了吧。

打下Fin的时候真是百感交集,文一如既往的渣,大家看着玩儿就好。以及谢谢喜欢我的文的亲们的支持,会继续努力下去的。

 

 

评论(6)
热度(59)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