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人生下酒,山河入鞘。
独木桥看似比阳关大道宽。

【盾冬】羁绊不守恒(四、五)完结章

设定:没有灭霸,巴基加入了复仇者。但在一次任务中,他再一次失去了记忆。不同的是,这次他身边有所有人。


前文:(一)  (二)  (三)



(四)


山姆和巴基相遇在了咖啡机旁边。

“嗨。”巴基打招呼,山姆挑挑眉梢就算回应了,然后朝他晃了晃方糖的盒子,“要吗?”

“来两块。”巴基笑着说,“谢了。”

他看着自己和山姆之间的羁绊,令人出乎意料,从能看到它开始巴基就一直在惊讶,因为除了和史蒂夫的、和娜塔莎的、和托尼的(他现在都知道是为什么了)羁绊之外,他和山姆之间的线就是最明亮的了。这意味着他和这个黑人兄弟之间有他不知道的复杂联系。

“我们怎么认识的?”等待咖啡煮开的间隙,巴基开口了。山姆抬头看他,正撞上那双有神的漂亮的灰绿色眼睛。

“喔噢,那可真是惊心动魄。”山姆笑起来,“第一次见面时你从天而降,一把捅开了车顶,然后用你的金属手臂拽走了方向盘。因为这个,我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对你那只胳膊有阴影。”

“听起来像是我会干的事儿。”巴基点点头,似乎随着山姆的讲述,有什么遥远的画面碎片正一点点地回到他的脑海,他努力地尝试着把它们拼凑起来。“后来呢?”

“后来你给了娜塔莎一枪——哦抱歉哥们儿,别介意,她也已经不介意这个了。这些事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是真的很久。”山姆端起马克杯,往倒好的咖啡里放了一块方糖。“第二次见面时,你撕了我的一半翅膀,然后把我从台子上踹了下去。老天,老实讲,退伍后的最大的阴影都是你留给我的,而那个时候我怎么也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会像这样站在一起喝咖啡。”

“听起来世事无常。”巴基开了个玩笑,“我听塔莎说,是你帮史蒂夫找到我的?”

“对。”山姆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这些年里他根本没有像个朋友那样和冬兵真正谈过。他们总是匆匆忙忙,除了一起训练和一起出任务,私下里他们没怎么聊过,尽管彼此心里早就已经把对方当成可以交付后背的战友和兄弟了,但有些话似乎总是说出来比放在心里的意义更大一些。当山姆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开始讲了。

“你要知道,伙计,每个从历史书上读到过美国队长和他的搭档巴恩斯中士的事迹的男孩儿,小时候都想过也能有那样的一段关系和那样的经历。我从军的时候,也遇到了一个很好的搭档……不知道队长有没有跟你说过,他叫莱利。当然我和他只是关系亲密的战友,并不像你和队长那样。后来他死了……我退伍下来,遇见了队长。很难想象你小时候的偶像出现在你眼前了,你从历史书上读到他时他就是那副样子,那大概是二十年前了,而现在他的真人出现在你眼前,仍然是那副样子,听起来不像真的。”

“我能理解。”同样被冻了好几十年的巴基深有同感地点点头,端着咖啡却没喝一口,认真地看着山姆,看上去已经完全被他的故事吸引了。

山姆耸耸肩,“所以,然后你出现了的时候,他说要去找你。我花了一点时间去理解他,而后我完全明白了,所以他叫我可以不必跟着他,但我还是选择跟随他。不仅仅因为他是美国队长,你明白吗?……就只是,我也看了那份资料,巴恩斯中士对我来说一直只是个传说,是个战争中浴血而生的英雄,而不该是这样。如果队长认定了要找到你,拯救你,那么我当然要跟随他。因为英雄不该死在他为之保护的人民的枪下。”

“他们搞不死我的。”巴基很认真地破坏气氛,山姆叫起来,“嘿!我已经知道你有多混球了,所以你……”

他顿住了,然后“哇哦”了一声,不敢置信地看着巴基:“老兄,你想起来了?”

“一点点。”巴基没有否认,“至少在你讲到他们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很想打个什么人。”看着山姆的表情,他停顿了一会儿又哈哈大笑起来,抬起手拍了拍黑人兄弟地肩膀,“我开玩笑的,不好笑吗?”

“我得承认你确实比以前好多了。”山姆看着他自言自语,巴基当然听见了,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快活地耸了耸肩,然后一口气喝了半杯咖啡。

“好了,那么现在告诉我吧。”他舔了舔嘴唇,将目光重新投向山姆,“什么叫‘我和他只是关系亲密的战友,并不像你和队长那样’?”

在巴基狡黠的目光的注视下,山姆的表情逐渐变得僵硬起来。






“你就是故意的,对不对?”

等到猎鹰带着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和满心的“队长完了我对不起你一不小心说漏嘴了”离开后,巴基扭过头,旺达不知道什么时候倚在了阳台边上,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一抹红光萦绕在她纤长的指间。

“偷听别人谈话可不是个好行为,小姑娘。”巴基眨眨眼睛,向她抬了抬马克杯,却明显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

“我可没有偷听。”旺达笑着说,指了指落地窗前的懒人沙发,“是你们没有注意到我,所以正大光明地在我耳朵边上聊了那么久的天。我一大早就窝在这里了。”

巴基一脸恍然大悟地点头,那个懒人沙发的确足够把她整个人遮挡起来,她窝在那里的时候从背面看不出来任何东西。虽然巴基从一开始就知道有人在那里(毕竟呼吸声对他来说已经足够响了),但的确没有想到会是旺达。

“所以?恢复得怎么样了,巴基?”旺达看着他,“我感觉你已经想起来很多了。”

“说到这事儿,其实我也有点困惑。”巴基微笑,“不过你看起来有什么想说的,我听史蒂夫他们说你去交流学习了,所以这一周没怎么见你,现在是结束了然后回来了吗?”

旺达点点头,显得有点跃跃欲试,“听我说,巴基。我去了变种人学校,就是那个泽维尔天赋青年学校。其实这件事也是娜塔莎提醒了我,我才想到的。托尼和查尔斯校长有点联系,那里有个叫琴·葛蕾的老师,她的能力是心念感应和意念控物。后者听起来和我的能量有点像,我去请教了她,想知道有没有可能将我的力量用在心念感应方面上。”

巴基惊讶地挑起一边眉毛,“看起来你挺有收获的?”

“大有收获。”旺达说,然后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当然,我想试试看这个方法能不能帮到你。不过我现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刚刚回来也还没来得及去托尼那里做量级评估,所以得等他们来了……”

“不要等了。”巴基打断了她的话,将马克杯反手放在桌子上。他的目光平静又很坚定。“我们现在就试,趁他们还都没来。”

“什么?这很危险!”旺达怔了一下,显然她想到了上一次力量失控带来的后果,“这不行,我不能……”

“我相信你,旺达。”巴基虚握住她的手腕,虽然没有勉强的意思,却让旺达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决心,“我不想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你知道吗?风险评估、各种安全措施,他们看着我就好像看着一个易碎的玻璃娃娃,史蒂夫现在都不让我和他一起出任务!天知道我只是失忆了不是残疾了,我的战斗本能还在,可他就是不让我跟着他去。”他说着翻了个白眼,又用一种恳切的语调和认真的眼神注视着旺达,“你能理解吧,旺达?所以我请求你,现在就做,用你所能用的能力,不用害怕,我相信你不会伤害到我的。”

旺达咬着下唇看了他一会儿,最后缓慢地点了点头。

他们最后去了休息室。这里其实少有人来,现在这个托尼、史蒂夫和娜塔莎都去出任务了的时间就更不会有人过来,足够安静,巴基在沙发上躺下。

“你确定吗?”旺达最后询问了一次,魔法的红色光芒在她指尖越来越亮,这比他们之间的羁绊之线还要亮。巴基想,然后确认,“是,别担心。”

他冲旺达笑了笑,“没问题的,记着,我相信你。”

旺达深呼吸了一下,然后轻轻将带着红光的指尖放在巴基太阳穴的位置上,她的能力开始按照新的形式发挥作用。巴基闭上了眼睛。

旺达的手指轻轻颤抖,却最终没有动摇。她进入了巴基的记忆,那尚还残破的记忆。她从前也曾在短暂的某个时刻好奇巴基经历的是怎样的人生,过去的那些究竟怎样影响着他,影响有多大。可当她终于触摸到这层秘密时,甚至忍不住涌上眼眶的酸涩。一个人要如何背负着如此多的愧疚、耻辱、痛苦还能乐观地爱着这个世界并且继续坚定地往下走?这个世界上除了巴基·巴恩斯,还会有和他一样日日沉浸在这些噩梦里的第二个人吗?

“……天哪……”旺达低声喃喃,一滴眼泪从她的眼眶里落了下来,落入巴基散在沙发扶手上的棕色发丝里。

琴·葛蕾和查尔斯校长曾经告诉过她,当她动用这种能力时会对她所感受的对象的所有记忆、过往感同身受,对方的悲伤和快乐、对方的痛苦和泪水……旺达第一次知道了巴基每天是如何生活的。

就算在他醒来的这段时间里,他对世界也怀着一种无所依凭的茫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的过去,这种感觉曾两次击溃了他,但巴基表现得和往常并没有任何不同,就好像忘掉过去这件他已经经历过的事如今确实变得像吃饭喝水一样容易接受了。

旺达吸了吸鼻子,坚定地继续向里面走。随着深入,她看到了更多的秘密……史蒂夫,他们的队长,出现在巴基的各个记忆断层里。十八岁时瘦小的史蒂夫,刚刚打完血清变成大个子的史蒂夫,在列车上没能拉住巴基的史蒂夫,从航空母舰上掉下去的史蒂夫……就好像无数的碎片漂浮在一个记忆空间里,巴基的记忆迷失在了其中,找不到出路。

旺达睁大眼睛,在她能反应过来之前,巴基翻身摔下了沙发,金属左手狠狠地捶在地毯上,额头上爆出了青筋。

“巴基!你醒醒,巴基……”旺达焦急地扑过去想将他扶起来,她能看到冷汗从他的额头、后颈像泉浆一样冒出来,快速地打湿了他的衣裳。旺达边呼叫幻视边用力撑起他。巴基发出声压抑的低吼,唇色发白。

“没事……”他断断续续地说,然后晕了过去。






史蒂夫带着托尼和娜塔莎心急如焚地赶回来时,巴基还没有醒过来。

幻视如临大敌地将旺达护在身后,红女巫哭得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娜塔莎走过去将她揽过来安抚,史蒂夫的脸色有点吓人,但他并没有冲旺达撒气。

他的全部心思都牵挂着巴基。

“别哭了,没事儿,旺达。我们都知道那不是你的错,而且你只是想帮巴基,对不对?”克林特在一旁帮娜塔莎安抚小姑娘,托尼从战甲里走出来,“啊哦,但是以后评估还是要做的,伙计们。”娜塔莎用力瞪了他一眼,托尼适时地闭上了嘴。

“对不起……”旺达抹掉眼泪,勉强平静下来,“我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我很确定我的力量没有失控……但是他突然晕过去了……我很抱歉……”

“你看到了什么?”托尼问她,纯粹出于好奇。

“洛基的魔法。”旺达缓了缓,“是一种引导。比我们想的更强大,虽然不能直接唤醒他的记忆,却可以通过图像和语言刺激来引导他走失的那部分记忆恢复。血清的作用促使他大脑受损地那部分脑区自主修复。医生之前说很可能永久性无法恢复是因为他的脑神经在这之前损伤了太多次……九头蛇重复洗脑留下的隐患。”

“这帮杂碎。”克林特说。每个人都感到一种力量压在了他们心头。九头蛇虽然已经支离破碎,几乎覆灭多年,却还在靠它们遗留在巴基身上的影响折磨着他,和他们。

“不用太担心。”洛基的声音从外围传来,他有点意外地看了旺达一眼,“你也算歪打正着了。他的记忆应该是恢复到一个临界点了,你的力量给了他最后一个助推。但是全部记忆瞬间回流的负担太大,所以他会晕倒。”

洛基看向巴基的屋子,“就相当于连接记忆和外界的那座桥断了,这小姑娘把桥搭了起来,然后桥对岸的所有东西都一股脑地冲了过来,对桥的负担还是很大的。不好说会不会再次断裂。”

娜塔莎和克林特对视一眼,而后望了望史蒂夫握得指节发白的拳头,不约而同地在心里叹息一声。

“他会好起来的,队长。”托尼拍了拍史蒂夫的肩。后者看了他一眼,而后独自进了巴基的卧室。

旺达看着他的背影,想起来什么似的补充了一句:“巴基想起来他和队长的关系了。”

众人面面相觑。










(五)


巴基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

梦里年幼的巴恩斯拉着年幼的史蒂夫跑在布鲁克林的大街小巷,最后停在一家冰淇淋小摊前。棕发的巴恩斯伸手在口袋里掏掏掏,最后掏出一把硬币,凑出十二美分,买了一个草莓冰淇淋,然后递给金发的史蒂夫。

“你不能吃太多。”他说,“所以我们分了它。”

小史蒂夫的眼睛亮亮的,嘴唇一抿还能看出那股倔劲儿。他点点头,跟在小巴恩斯身后,两个人的身影就这样慢慢地消失在了黄昏里。

然后黄昏逐渐褪去,朝霞布满天际,街道发生了细微变化。有笑声从街地一头远远地传来,是初中时的他们,背着书包去上学。巴基跟着他们,十四岁的巴恩斯在操场上和孩子们一起踢球,十二岁的史蒂夫坐在门柱边看着他们的书包,用一支炭笔在美术本上涂涂画画。

踢完球的少年巴恩斯带着一身汗跑到少年史蒂夫身边一屁股坐下,“你在画什么呢,史蒂夫?”
“画你踢球的样子。”少年史蒂夫一板一眼地回答,将画转向他。画上一个栩栩如生的少年巴恩斯正在起脚射门。

“你太神了!”少年巴恩斯嬉笑着拥住挚友的脊背,照常被好友嫌弃了:“巴克,你身上都是汗……”

而后欢笑声逐渐淡去,绿茵场变成了炮火连天的战壕,二十三岁的巴恩斯顶着钢盔,冷静地透过瞄准镜杀人。

……他们的一幕幕飞快地在巴基眼前掠过。那些画面让他的心脏收缩,然后是疼痛,那么真实的实实在在的疼痛。他比他自己和史蒂夫想的更加在乎对方,他们的羁绊在将近一百年间从未真正断去。就像年轻的巴恩斯总能找到在某个小巷里被人堵住痛扁的史蒂夫,后来的罗杰斯队长也不顾一切地救回了自己的挚友。

——当然,他们远远不止是兄弟、挚友、家人抑或爱人……他们之间的关系绝非任何一个词语能够简单地概括。

“……史蒂夫。”巴基喃喃道,他拨开迷雾终于走回到那个人身旁,他能从那个熟悉的背影轮廓就认出那是他爱的人。是因为这个身影,才给了他驱散所有噩梦的勇气,才给了他背负所有过往的力量。

“我在,巴克。”

那人转过身来,握住他的手。

巴基醒来,史蒂夫就像梦里那样握着他的手。

“感谢老天。”他说。

巴基看到他们之间的羁绊,那么深、那么亮、那么耀眼,最后它慢慢淡去,化作一团闪烁的光点,飞进尘埃里。他们之间空空如也,什么都不再有。

巴基呆呆地注视着史蒂夫,史蒂夫紧张地回望着他。

“巴克?”他的嗓音因为太过紧绷几乎变了调,听上去就像快要哭了,“你还记得我吗?”

巴基抬手抚上他的脸,指腹蹭过史蒂夫的唇、颧骨和眉眼。他看着他在漫长岁月中爱着的也是唯一爱着的男人。

最后他吻上他,“当然。”一声呢喃顺着他们相贴的唇瓣间滑了出来,不知谁的眼泪落了下来,黏在唇上,融化在他们交缠的呼吸与唇齿间。






所以最后……那条线为什么化没了?

后来巴基想起那个魔法最后的结尾,洛基只是照常神秘地微笑。

因为羁绊是不守恒的啊。这个世界上总是存在着这样的人,拥有无限成长的胸怀和爱,并能包容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不公,温柔地接纳所有人。所以羁绊是不可能守恒的。他的心胸总在包容更多的人和事,他的爱没有上限,永远没有止境。

更何况,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具象化的事物能够完美地表达史蒂夫·罗杰斯和巴基·巴恩斯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吗?

归于虚无,是最终的表现形式。

可以是从来没有,也可以是无限的爱。因为这些爱这么多,所以永远有可能。

有无限的可能性,在他们相爱的每个世界里。











全文完。








带了X战警玩,想不到吧!
因为中途去看复联三所以断更了,思路有点接不上,这几天又非常累,最后这章写得精神恍惚,感觉有点烂尾。…非常抱歉。
下一篇一定争取写得盾冬一点!握拳。…
在酝酿新脑洞,不过快期末了有点忙,所以,看情况决定(幸好我粉丝不多)。
完结的第二个连载了,信心大增(什么),下一篇连载是医警AU。争取尽早写出来。
最后,感谢喜欢,感谢阅读。

评论(10)
热度(61)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