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盾冬】羁绊不守恒(三)

设定:没有灭霸,巴基加入了复仇者。但在一次任务中,他再一次失去了记忆。不同的是,这次他身边有所有人。


前文:(一)  (二)

后文:(四、五)完结章


(三)




巴基拆掉绷带的时候,所有人都克制不住地围了过来,班纳无奈地扫了他们几眼却始终无果,就像他们都想让巴基一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一样。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史蒂夫早就牢牢占据了那个位置。

“闭一会儿眼睛,等眼球逐渐适应光线之后再睁开。”班纳温和地引导,“你感觉怎么样了,巴恩斯中士?”

巴基缓慢地睁开眼睛,世界的色彩终于又回到了他的视野里。他长出了一口气。

“怎么样?”史蒂夫上前一步握住巴基的手腕,紧张地盯着他。

巴基四下打量了半晌,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呃——”

然后他在众人好奇又焦急地目光中停住了,那双几天没见光的绿眼睛惊讶地瞪圆,巴基疑惑地眨了眨眼,避开了史蒂夫的目光,看了一眼脚尖。

“怎么了,巴基?”史蒂夫皱紧了眉头,“那里有什么吗?”

巴基抬起头,看了一会儿史蒂夫,又转头去看了看别人。连娜塔莎都被他的眼神悚到了。“怎么了,雅沙?”她终于也开口问道。

“这有点不可思议。”巴基神采奕奕地道,他看向人群最后面的洛基,对方也正看回来,脸上挂着一个明了的笑。“是洛基的魔法,我现在能看到……”

“一条线。”洛基见众人把目光转向他,便拨开众人走了过来,“他现在能看到他和每个人的联系。我把你们每个人和他的羁绊都具象化了,现在每个人和巴基之间都连着一条线,这条线只有巴基可以看到。线的颜色越鲜亮、光芒越盛,就代表羁绊越深。这不光意味着表象的关系,也代表了他记忆深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所有发生过的事所导致的关联。”

“这有助于他比较快地理解他和你们每个人的关系,能帮助唤醒他的记忆。”洛基解释说,然后摆出一副“现在该你们赞叹我伟大的魔法了”的样子。刚想感叹两句的山姆和克林特见状闭上了嘴,只有斯考特一脸“天哪真是了不起”的表情:“这太厉害了!”

山姆恨铁不成钢地抬手压住斯考特的肩去捂他的嘴,洛基傲慢地哼了一声。在除开巴基的事情上他表现得还是有那么一点儿讨人厌,不过复联的大家已经基本习惯了,不去和他计较什么。

“你看到了什么?”史蒂夫压根没管身后的队友和邪神之间又起了什么冲突,他紧紧地盯着巴基,“我们之间的线是什么样的,巴克?”

“我正要说这个呢,史蒂夫。”巴基苦笑了一声,有点委屈又好像有点无奈地耸耸肩,“我们之间的线太晃眼了,它几乎和太阳一样亮——你能不能先离我远一点儿?”

史蒂夫张了张口,表情比巴基还委屈地向后退了两步。在巴基的视线里,那条线随着距离拉远而稍稍变细了一些,光芒也不再那么亮得让人睁不开眼了。他松了口气。

“嘿,我的呢,小鹿?”托尼问。

每个人都好奇自己和巴基之间的线是什么样的。这些由他们之间的交集、由他们的过去形成的羁绊。大家当然都没指望自己能比过队长。开玩笑!那可是美国队长和他的发小、挚友、战友、爱人——巴基·巴恩斯,这两个人之间的羁绊还能有别人超越吗?但在彼此之间,他们可不希望自己和巴基的关系被别人比下去。洛基的这个魔法似乎不经意间开启了一场别样的较劲比赛。

“真奇怪。”巴基摸了摸下巴,看向娜塔莎,“怪不得你跟我说我没有女朋友。”他伸手在自己和史蒂夫之间比划了一下,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看起来我完全不需要。”

娜塔莎一时语塞,史蒂夫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里的光则暗了下去。他无法不时刻想着这个,巴基现在不记得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斯考特发现冬兵的目光频频落在自己身上,不由得有些紧张,“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没有,哥们儿,你很好。”巴基笑着说,顿了顿他又接上一句,“跟你之间的线光芒最淡,我看你的时候眼睛比较舒服。”

房间里所有人都被这一句话搞得风中凌乱了,斯考特则跳了起来:“嘿!这不行,我们得找个时间好好交流一下感情!”

巴基大笑起来,史蒂夫则不满地看向洛基:“这样会很影响……呃,影响……”

“什么都不会影响,罗杰斯。”洛基咧嘴露出一口小白牙,显得很开心地对史蒂夫说,“刚好给他一点儿恢复的空间,你不用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他现在可还是个病人呢。”开玩笑,洛基可是恶作剧之神,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再说,他可是的确诚心诚意地帮助巴基恢复,只不过是顺手整一整史蒂夫。他想这个机会好久了。

一想到这人一百多岁了还经常没羞没臊、一夜好几次地睡自己的好朋友巴基,洛基就心里来气。这些岁数大的男人都一样!想着他又狠狠瞪了索尔一眼,不明所以的雷神挠了挠头皮,而后憨笑着朝洛基靠近了些。

洛基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索尔这个有时候特别精有时候又特别傻的脑子到底随谁。幸好他不是奥丁亲生的,真的。

“洛基,为什么我和你之间没有线?”这时巴基叫了他,“和索尔也没有。”

洛基转过头,正对上巴基的眼神,“不是一个体系的。我的魔法能让你看到你和同一种族的人之间的联系。我和索尔严格来说是神,如果我们之间有线的话,那说明我的这个魔法能够囊括宇宙内的所有种族了。”他撇撇嘴,“我想还用不到那种程度。”

“谢谢。”巴基诚恳地说,“这挺有意思,真的……我想它的确会有帮助的。”

众人七嘴八舌地交谈起来,大家对这个魔法的新鲜和好奇占了上风,没人去理会他们那还站在一旁的可怜的罗杰斯队长。史蒂夫气得快要冒烟,洛基却只是得意地看了他一眼,史蒂夫现在肯定他是故意的,他当然一定是!

史蒂夫没有注意到,巴基的目光稍稍朝他这里偏转了一点儿,露出一个有点疑惑又有点了然的神秘微笑,他的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又舒展开了。就好像有什么事被证实了。







巴基这两天的全部注意都被洛基的这个魔法吸引住了,他在复仇者大厦的各个地方偶遇其他同事们,每个遇到他的人都不可能忍得住不问他关于他们之间“具象化的羁绊”的问题。

蚁人在那之后时不时出现在他视线里,并且和他各种闲扯。他给巴基讲自己的上一段婚姻和女儿,讲他是如何成为了蚁人,讲他现在和霍普相爱。巴基也兴致勃勃地听着,虽然他现在脑子里几乎没什么记忆,但也有一些碎片化的东西。他想起来什么就说什么:不知道是哪一年冬天雪夜里的一瓶酒、圣·达吉娅娜节时从窗缝流进屋内的温厚的俄语歌曲、落在战壕中的一支卡宾枪。

这些碎片零零散散地撒落在他的脑海里,拼不成一副完整的图像,但巴基并不在意。他知道在朋友们的帮助下,他迟早会恢复全部记忆的。而正如他所料,反复讲述这些似乎也刺激了他的大脑,他回想起来的碎片越来越多。这令人惊喜的过程发生的同时,巴基还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那就是他和斯考特之间的联系竟真的随着交流的频繁而变得紧密了。他们之间的那条线颜色从原先极浅淡的灰色变成了浓重的棕红色。巴基没有刻意留意变化是如何产生的,但他发现所有的线颜色变化的规律似乎都差不多。只不过他和史蒂夫之间的线颜色最亮,不仅是金色的,连光芒也这么耀眼。

说到史蒂夫,就不得不提巴基这两天发现他和史蒂夫之间那条线的光芒和颜色都稍稍黯淡了一些。他将这个现象在晚餐结束后的甜点时间给大家讲了。

史蒂夫立刻坐直了身子,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焦虑而紧张。洛基则是一脸理所当然:“这是正常的。你和一个人的羁绊加深的同时,与其他人之间的羁绊就会变浅。简言之,一碗水能端平吗?水的总量是不变的,你往这个杯里多加点,那个杯里的自然就变少了。”

“这是怎么发生的?”托尼显得对此很感兴趣,难得没有理会洛基蔑视的眼神,而是认真追问了一句。洛基喝了口红酒,而后慢条斯理地继续解释道:“一个人的心灵力量是有限的,就像他的爱是有限的。人与人之间的羁绊复杂难明,不光包含了过去和现在,还可以预见未来将要经历的事。这些所有复杂的经历与感情构成了巴基所看到的具象化羁绊之线。他的情感和心力当然会在这么多人中分配。”

史蒂夫的脸色显然更难看了,他很难接受巴基对自己的爱会被其他人分走。如果不尽快让巴基完全恢复,史蒂夫很难想象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

而巴基只是微微皱着眉头,脸上又带着一点儿疑惑的笑意。就像之前那样,他似乎在思索一个难以理解的问题,又似乎刚刚证实了什么猜想。

娜塔莎的目光不着痕迹地在餐桌上转来转去,观察着这对儿老战友的表情。当她的视线偶然和巴基的相撞之后,她有些恍然地微笑起来。巴基向她几不可查地点了一下头。黑寡妇嘴角扬起的弧度便越发神秘。

当娜塔莎注意到史蒂夫掩饰着焦虑和难过朝巴基露出笑容,将蓝莓松塔放到巴基面前,向对方示意“尝尝这个,你喜欢的甜点”时,她脸上的笑终于让坐在她身旁的鹰眼都察觉到有哪不对劲儿了。克林特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她的手臂:“娜特?”

娜塔莎回过头,收敛了笑容,“没什么。克林特,你今天不能再吃甜食了,拜托你注意一下你的脸围。”

“什……”克林特手中的叉子咔嗒一声落回了盘子里。脸围是什么?!鹰眼有些崩溃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带着几分怨念地偷瞄了娜塔莎一眼,他的脸真的变圆了吗?娜特不喜欢脸圆的男人?还是这样真的很显胖?上次旺达还说很可爱呢!

克林特默默地叹气,也对,旺达那种小姑娘的确不能和娜塔莎这种性感魅力熟女的审美做比较。

饭后甜点时间结束后,不出娜塔莎所料,史蒂夫拦住了她。他们站在茶水间聊了一会儿,史蒂夫的表情很严肃。娜塔莎记得上次看到他这么沉重的表情还是在尼克·弗瑞假死、他们在桥上第一次撞见冬兵的时候。

“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娜特……”史蒂夫诚恳地看着她,“你…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帮忙?我怕巴克他……”

“怕从现在到他完全恢复的这段时间里,有人趁虚而入?”娜塔莎一副“好了哥们儿我非常懂你”的样子拍了拍这个沮丧却依然英俊的高大男人的肩膀,“你该对自己和詹姆斯都有点信心,队长。我相信他和你之间的羁绊不会被任何人动摇的。你也不能太轻信洛基,没准儿颜色和亮度会变化也是他搞的鬼。他很会趁机恶作剧,你知道的。所以——别太放在心上,我觉得你们之间的感情不会有什么问题。”

史蒂夫的表情稍稍缓和下来,“你说的有道理,娜特,谢谢——”

“不用客气,队长。”娜塔莎表面上笑容灿烂,实际内心已经狂翻了无数个白眼。真是说到你家鹿仔你就智商降低,说是洛基的恶作剧还真的信了。不过她又有点为这两个人感到心酸,这不也正说明史蒂夫是有多么惶恐、多么在意巴基啊!他可以抓住别人随手丢来的一个蹩脚的解释,可能并没有什么证据,但他就是这么相信了,把它当作救命稻草——

不过,娜塔莎当然不认为自己是随口敷衍。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洛基有关,但她敢肯定,巴基那个小混蛋隐藏了许多东西。送走史蒂夫后,她撩了撩一头及肩的红色卷发,转身踩着高跟鞋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走出二十来步,她停了下来,侧过脸,巴基正倚着墙把玩一只打火机。

“你听到了多少?”娜塔莎问。

“唔,马马虎虎差不多……”巴基含糊了一会儿,抬头向她微微一勾嘴角,“全部吧。”

这次娜塔莎真的翻了个白眼,她上前两步佯装凶煞地揪住巴基汗衫的衣领,“老实交代,巴恩斯同志,你都想起了多少?”

巴基丝毫没被她吓到的样子,慢悠悠地说:“肯定比你们能想象到的要多。”

娜塔莎稍稍松了手,“你到底有没有想起来史蒂夫?”

巴基垂下眼睫,难得得敛去了那副嬉笑的表情,沉默了半晌才道:“不好说。”

见娜塔莎蹙着眉疑惑地看着他,巴基苦笑一声:“总之也没有那么多。塔莎,拜托你再给我点时间,我需要慢慢理清这些。”

娜塔莎和他面对面站了一会儿,最后有点拿他没辙地叹了口气,“好吧,我可以帮你保密。但你别让队长等太久,我不信你看不出来他最近焦虑得快到一个峰值了。”

巴基耸耸肩,“我尽量。对了塔莎,我想问你——在这次失忆之前,我的记忆是完整的吗?”

娜塔莎一怔:“……你想起什么?”

巴基摆摆手,“不是,对吗?我猜也是这样。”他看着自己和娜塔莎之间的那条线,它的颜色逐渐蜕变得更加鲜明,光芒也逐渐明亮起来。他猜的没错,随着他将那些记忆的碎片拼凑起来,他回想起了和娜塔莎之间一些久远的、不为人知的故事。而当一件事完整地出现,他们之间的羁绊也变得更深了。

原来那些隐藏的碎片是被剥离的一部分吗?巴基始终在疑惑这个。如果是这样,他和史蒂夫之间的线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辞别娜塔莎,并拜托她帮自己暂时保密后,巴基在床上辗转反侧至凌晨一点才昏沉睡去。即使在睡梦之中,他也能感到自己的身体连接着无数温暖的光源,这些光源离他并不算太远,散落地分布着,有大有小。其中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也是最大的,像个耀眼的小太阳。那个太阳动了动,一股暖流顺着连接他们心灵的水渠流动过来,注入了巴基的身体。

他在似梦非梦的状态中回忆起冰冷的冷冻舱,回忆起玻璃窗口凝上霜花的过程。但每当那种寒冷要将他攫回噩梦中时,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暖流从四面八方的光团中涌来,像母亲温暖的羊水包裹胎儿一样将他裹挟,让他得以留在这个温暖的梦中,得以留在这个温暖的人世。

在与巴基的卧室对角的客房中,洛基睁开眼睛,向他的朋友所在的方向看去,似乎能透过房门和墙壁看到睡梦中的巴基。法术的蓝色光芒在他的指缝间一闪而逝。

“晚安,巴基。”洛基低声道。 

评论(6)
热度(38)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