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盾冬】羁绊不守恒(一)

设定:没有灭霸,巴基加入了复仇者。但在一次任务中,他再一次失去了记忆。不同的是,这次他身边有所有人。 


后文:(二)  (三)  (四、五)完结章



(一)



史蒂夫第十次从克林特面前走过时,鹰眼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就在他打算开口时,他身旁同样被晃到眼晕的娜塔莎抢先一步:“史蒂夫,你能不能坐下?” 

“我怎么坐得住?”史蒂夫深深地皱起眉头,又向理疗室望去,就仿佛他能突然有个透视的能力透过那扇门看到里面似的。“为什么这么久?” 

“检查必须仔细全面,这是你要求的。”娜塔莎强调道,“现在,坐下。你这样除了晃得我们大家眼晕之外没有一点用处,完全帮不上他。” 

史蒂夫几乎是瞪了她一眼,当然他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而娜塔莎完全不怕他,“我和你一样担心他,队长。” 

史蒂夫勉强坐了下来。山姆和克林特同时向娜塔莎投去一个感谢的眼神。而没过两分钟,托尼和班纳推开门相继走了出来,托尼从医院请来的专家医师跟在他们后面。 

史蒂夫立刻站了起来,托尼和班纳一左一右让开,示意直接听医生讲。医生明显在斟酌着说法:“队长,很抱歉,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史蒂夫的脸色变得苍白,他连忙补充说,“伤势没有很严重,以他的血清恢复能力来看,应该能很快就痊愈。但我想……可能是脑震荡加上一些别的刺激……他的部分脑区功能出现了异常,所以,我很抱歉不得不告诉你们这个事实,但他的记忆很可能再一次流失了,并且如果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的话……会很不利于以后的恢复。” 

史蒂夫看起来似乎不像要断气了,但面容依旧没有血色:“有多不利?” 

医生叹了口气:“巴恩斯中士本就在恢复中,这一次的打击非常离奇,又很严重,直接中断了他本来良好的康复过程。初步诊断认为,有可能……以后都再也无法恢复。” 

这下不光是史蒂夫,连娜塔莎、克林特、山姆、斯考特以及站得稍远一些的幻视和旺达都沉默下来,看托尼和班纳同样不是很好的脸色,显然他们刚刚在里面时就知道了。 

史蒂夫在原地站了半晌,目光没有焦点地晃了一会儿,才勉强又看向医生,“我知道了。……谢谢。” 

“他什么时候能醒?”山姆问。 

“大概今天晚上。”医生抬头看了一眼挂钟,下午三点四十五分。“也许会更早一点儿,他的视力大概两三天就会恢复,但在视力恢复之前先不要将纱布取下来。我会再来的。” 

他转过头,托尼和他点头示意。医生说了一句“不用送了”,便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大厦。 

史蒂夫扭过脸,娜塔莎正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别这幅样子,史蒂夫。”她用带着一点儿俄罗斯口音的平缓声线说道,“以前他独自一个人,只有你的时候尚且能回想起来,现在还有我们帮你,不管怎么样,大家都会努力让他恢复记忆的。你得振作起来。” 

史蒂夫看了她一会儿,一个短暂的微笑在他脸上一闪而逝。“谢谢你,娜特。”他说,“你说得对,巴基需要我们。” 

“我们会帮忙的,队长。”托尼说,他看起来还是挺自信的,“我们这么多人呢,而且——”他指了指自己,手指又划到班纳身上,再划回来,“一定会有办法的。”他又保证了一遍。 

班纳不着痕迹地往后挪了挪,然后在史蒂夫看过来的时候回以一个温和的微笑:“我们尽力而为,队长。” 

山姆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表示哥们儿还有我呢,我也会帮忙。史蒂夫现在看上去比先前好多了。 

“谢谢大家。”他诚挚地说,“我想我们需要一个计划。” 





史蒂夫将这个计划命名为“帮助巴基寻找记忆复健行动”,托尼私下里管它叫“拯救队长的晚年爱情行动”。山姆和克林特对着这个名字翻了巨大的白眼,娜塔莎则意味深长地看了托尼一眼。旺达和幻视也表示了想要帮忙的意愿。 

经过大家的一番讨论,一致决定让身为女性但又同样与巴基羁绊极深的娜塔莎打头阵。在巴基第二次失去记忆后,他们不能确定他醒来时会有怎样的反应,让史蒂夫第一个见他并不保险。而娜塔莎看上去则更具有安抚力,毕竟她是连浩克都能安抚下来的人。 

尽管史蒂夫起先并不同意,但最后在大家七嘴八舌的劝说和娜塔莎的保证下妥协了。“我们可不能肯定他醒来后各个方面都和原来一模一样。”娜塔莎道,“万一他发现自己不喜欢男人了呢?” 

史蒂夫看着她就像他刚刚被索尔用雷劈了,娜塔莎绷了两秒钟然后笑了出来。她安抚地拥抱了史蒂夫:“嘿,我开玩笑呢。好了,相信我。” 

史蒂夫和其他人目送黑寡妇踏入巴基的房间,托尼单独将这间屋子作为巴基的“病房”,地理位置在复仇者大厦起居层的中心,离他们每个人的房间都不远。娜塔莎进屋后顺手带上了门,将复仇者们的视线关在了门外。 

她一走进房间就在打量了,不得不说让托尼负责装饰不是件好事儿,但幸好他有佩珀——他们已经结婚两年了。大厦内的大部分布置都是佩珀推翻了托尼的想法重新设计安排的。 

巴基的“病房”内色调偏清爽,无法以绝对的冷色调或暖色调来划分。尽管是临时安排的房间,但淡蓝色墙纸、有着浅绿色流苏的窗帘和暖黄色灯光让整间屋子看起来非常温馨,娜塔莎放心地认为这是个对病人的恢复有利的好环境。尽管巴基的视力受损,现在还看不见东西。 

大脑再次受损不光影响了他的记忆,也影响了他的视觉、痛觉和部分五感,医生猜测这几项会比记忆更好恢复些,但在他苏醒前,一切都不能保证。 

娜塔莎将房间打量一圈后,才把目光移向躺在床上的男人。 

曾经强大的冬日战士、如今复仇者的一员,正窝在温暖的羽绒被里,毫不设防地睡着。若不是眼睛上蒙着的那层纱布,恐怕谁都会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年轻人,只是因为太累了所以才睡得这样熟。 

然而娜塔莎并不这么觉得。 

当她走近到距床只有两步的地方时,巴基的手刀突然从被子下撩了上来,黑寡妇反应极快地卡住他的手腕,在他试图做更大的动作前用俄语叫了他:“雅沙!” 

巴基的动作顿住了。娜塔莎等着,可巴基什么也没有说。他张了张嘴,似乎被蒙在纱布下的那双绿眼睛此刻也瞪大了,但最后只是茫然地问道:“谁?” 

娜塔莎叹了口气,松开巴基的手,缓慢地在他的床边坐下。这一次巴基没有再动手,但从他肩膀肌肉的紧绷状态来看,他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起码他的本能还在,这没准儿是件好事儿。娜塔莎想。她握着巴基的手,用指腹温柔地蹭着他虎口处因拿枪留下的茧子,“我是娜塔莉亚,——娜塔莎,你还记得吗?”她换回了英语,因为发觉巴基用英语问她,“你受伤了。你还记得什么?” 

巴基皱起眉头,陷入了思考。但显然他现在没刚才那么防备了,他试探地问:“……塔莎?” 

“是我。”娜塔莎微微屏息,“你记得什么,雅沙?” 

巴基将眉头拧得更紧了,沉默持续了很长时间,就在娜塔莎要开口叫他不用勉强的时候,他轻声说:“……雪。” 

“什么?”娜塔莎也蹙起眉尖,她心里那不安的猜测被证实了。巴基接着道:“……坠落。” 







晚饭时间到了的时候,守在客厅的复仇者们听到病房内传出娜塔莎和巴基的笑声,史蒂夫一下子站了起来,被山姆拉住了。 

“悠着点儿,队长。”他说,这时门打开了。 

“你想吃点儿什么?”他们听见娜塔莎的声音,愉悦而尾音微微上挑,带着笑意。巴基的声音随后传了出来:“什么都好,只是,拜托了,塔莎。你说我昏迷了两天一夜,我真的饿了。” 

“我保证,亲爱的。”娜塔莎温柔地回应,这让客厅里的众人目瞪口呆。随后她将门关上,朝他们走来,短短几步内她又变回了那个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顶尖特工黑寡妇。 

“我能也失忆一下吗?”克林特请示,山姆翻了一个白眼给他。 

娜塔莎走过来倚靠在沙发背上,收敛了笑容:“好吧男孩们,听我说,情况没有那么糟糕,但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再糟一点。” 

“他还记得什么?”托尼问。 

娜塔莎看了史蒂夫一眼,发现后者也正皱着眉头看着她时她将目光移开了,“他说他最后记得的是坠落。”她停顿了一下,因为感觉客厅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了,“雪和坠落。”她声音很轻却肯定地说。 

几人都看向了史蒂夫,这又一次打击了他们的队长。每个人都知道,七十年前没能抓住巴基的手是他唯一的遗憾,而这道坎儿他用了一生都还没能跨过。史蒂夫破碎地苦笑了一声。 

“是我的错……”他哑着嗓子说,“这次的任务也是因为我,巴基是为了保护我……” 

“好了队长,现在没有时间给你自责。”托尼打断了他,但这一次大家难得一致地觉得他做得对,“倒退得听起来挺多,哈?”他干巴巴地说,看向娜塔莎,“你跟他聊过了,情况怎么样?” 

“情绪比较稳定,应该问题不大。”娜塔莎说,“看起来他的状态没有倒退太多,是个好开头。战斗本能和警觉意识还在,不过认知似乎也受到了影响……我希望他还记得电脑怎么用。” 

她看向史蒂夫:“还有,队长。你可以下一个去,咱们最好还是一个一个来。我刚刚给他解释了基本情况,他看起来接受良好。但我觉得你们俩的关系还是不要一上来就告诉他比较好,我们得循序渐进,你别吓到他。” 

史蒂夫看着她,嘴里发苦,但他还是干巴巴地应了下来:“好的。” 

“在那之前,”娜塔莎转过身,像个掌控全场的总指挥官,“谁去给我们的狙击手做点吃的?” 





史蒂夫端着最终是旺达和山姆做的格外丰盛的晚餐推开了巴基的房门。 

他转过头,餐桌旁的同事兼战友们轻飘飘地朝他挥手示意他加油。史蒂夫深吸一口气,踏进了屋子。 

巴基正斜倚在床上,眼睛朝着窗户的方向。但史蒂夫知道他什么也看不见。听到脚步声,巴基回过头来,“哪位?” 

“巴基。”史蒂夫开口,声音险些哽在喉咙,即使他想过事先也做了很多准备这一声询问还是把他打得措手不及。他和巴基在一起那么多年了,自然熟悉到能轻易分辨出对方的脚步声。可现在,他的巴基不光看不到他,也听不出他了。 

史蒂夫快被这个事实击碎了,他开始怀疑自己能否顺利撑过这个。但在他回过神来之前,他已经走到了巴基的床前。 

“我是史蒂夫。”他轻声说,撑起床上桌,将餐盘放在上面,“你还记得我吗?” 

“抱歉,史蒂夫。”巴基用真的很抱歉的语气说,“我什么都不记得,但塔莎和我说过你了,他说你是我最好的战友、兄弟、朋友……我们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对吗?” 

“对。”史蒂夫说,眼泪在他的眼眶打转了,“她还和你说了什么别的吗?” 

巴基“唔”了一声,“她还说我受伤了你是最伤心的人。” 

史蒂夫僵住了,他的堤坝正在溃塌,他知道那双迷人的绿松石般的漂亮眼睛此时就藏在一层厚厚的白色纱布下面安静地合着,他心里修补起来的那一部分正在重新碎裂。巴基就在他眼前,巴基是他的城墙,曾经是现在也是。天哪,史蒂夫受不了这个。 

“她说得对,是我……”他说,带着几乎满溢出来的悲伤,“你受伤是因为我。你总是因为我受伤,你不放心我。我们小的时候,我总会和那些比我强得多的家伙干架,你觉得我是喜欢挨揍和找死,但每一次都会来保护我……后来,后来。”史蒂夫抽了一下鼻子,“后来我变得强壮了,不需要你保护了,但还是那么莽撞,你依然不放心我,又跟着我上了战场……巴克,你不知道……” 

“听起来像是我会做的事儿。”巴基说,带着点安抚的语调,抬起手去找史蒂夫的脸。“嘿,嘿。史蒂夫,你还好吗?你哭了?” 

史蒂夫抬起头望着巴基,“我没有……你在找什么?”他还没说完,巴基的手掌就贴上了他的脸颊。 

“没事儿了。”他温柔地说,趁势将手臂继续向后探,搂着史蒂夫的肩颈安抚地拍了两下。史蒂夫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决堤了,自巴基受伤后的担忧、自责、恐惧、后怕,还有知道可能他的记忆再也无法恢复时的茫然,全部在这一刻崩溃爆发了出来。他在想什么呢?这是他最爱的人啊,他怎么能妄想自己能在他的爱人面前保持平静呢?他差点就再一次失去他了……只是想想这个就让他全身颤栗。当巴基将他搂进那个熟悉的怀抱,史蒂夫的眼泪无声地浸湿了巴基舒适的睡衣。 

“我没有哭。”可是他还在试图维护一下自己最后的形象。祈祷复仇者们确实不会知道这件事吧。 

“你没哭。”巴基本能地揉了揉他的头发,“史蒂夫,我敢保证,我以前肯定确实和你关系很好,因为我绝对记得这个手感——” 

史蒂夫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抬起头来委屈地瞪了他一眼。巴基就像知道他做了什么时候笑了起来,又用手指摸索着在他脸上胡乱地擦了擦。 

“好啦,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吃饭?”巴基微笑着说,史蒂夫非常遗憾现在看不到他的眼睛,“你知道,我自己恐怕有点困难。” 

“当然。”史蒂夫回答,“我就是为这个来的。” 

“哇哦。”巴基叫了一声,“他们把我交给你……?好吧。我会很快好起来的,我保证。” 

“我想会的。”史蒂夫说。 

“所以别哭了?”巴基歪了一下头,看起来他的情绪确实不错,并没有和记忆一起发生倒退。 

“我没有……”史蒂夫顿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反正我就是知道。”巴基的声音里带着点儿得意。 

这让史蒂夫松了一口气,所有这些都让他对未来的预期乐观了一些。等到复仇者们以“巴基现在需要一个人休息来恢复你还不能和他一起睡”为由把他从巴基的房间里拉出来,他们发现他们的队长比进去前的状态好多了。只有史蒂夫知道巴基·巴恩斯不论什么时候总能拯救他,只要他还活着,就是史蒂夫的生命和灵魂之光。他的爱人、他的家,所有这些都因为巴基而存在。 

这也是为什么他不能失去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失去他了。

评论(3)
热度(105)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