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人生下酒,山河入鞘。
独木桥看似比阳关大道宽。

【盾冬】亲,给个好评吧(下)完结章

设定:史蒂夫是一家淘宝店的客服,而巴基是一个给了差评的杀手。

(上)

(中)


以下正文:

 

 

将水果蔬菜沙拉在透明的圆形大碗中拌好之后,史蒂夫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而后抬头向卧室的方向喊道:“巴基,出来吃饭了——”

“好。”屋里传来巴基的声音,很快,他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件短裤走了出来。

史蒂夫手里的餐具险些掉到地上,他的脸瞬间涨得通红,将头侧过去结结巴巴道:“你……你怎么什么都不穿就出来了?这样会受凉!快去穿上衣服!”

巴基眨了眨眼睛,不敢置信道:“这是夏天诶,史蒂夫!我在自己家里光着膀子很正常啊!而且我不是什么都没穿,我穿着一条短裤呢!”

“可它只盖住了你的……”你的屁股!史蒂夫看上去快要晕倒了,“巴克,你要是热得不行我们可以开空调,但是你得把衣服穿上……”

巴基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偷笑了一阵,才一本正经假装为难地应道:“那好吧,鉴于小史蒂薇这么害羞,我就去把衣服穿上好了。”

史蒂夫再转过头时,巴基已经溜进卧室去穿了一件白色背心。等他再回到餐桌上,他们终于可以好好地开饭了。

距离史蒂夫住进巴基家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在这一周内,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巴克”和“史蒂薇”就是他们新近給对方起的昵称。自从史蒂夫住进来,巴基就很少做饭了。巴基告诉史蒂夫他是个生意人兼职厨子,平时并不是特别忙,只有在有生意时才会忙起来。史蒂夫显然对此也没有怀疑。两人分工明确,史蒂夫负责做饭和打扫地板,巴基则负责洗衣服和购买食材。当然他们偶尔也会一起出去购物。住在巴基家也并没有影响史蒂夫的写作,甚至他觉得当巴基坐在他身旁的沙发里看书时,他的心会平静下来,保持高度的专注来进行创作。巴基觉得史蒂夫创作时的样子实在是太他妈的性感和迷人了。

也因为相处得太愉快了,史蒂夫时常会忘记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住进来的。就在他偶尔想起时才会突然发现,虽然巴基口头上说是要考验他的诚意,却从没提出过具体要他做什么的要求。史蒂夫不禁心里疑惑,难道像现在这样给巴基做做饭打扫打扫卫生就算是“显示诚意” 了吗?是巴基真的已经在考验他了,还是他自己也根本没有想好该怎么办?如果他一直不提起这件事,那么史蒂夫难道要在巴基家里住到地老天荒吗?——喔,这种可能性想起来好像还挺甜蜜的,史蒂夫觉得自己也没有多么抗拒。但是,这个时候他总会想起他最初来到这里的原因,是啊,那条差评。他来这是迟早要把差评消掉的,当消掉差评之后——他就得回家了。他和巴基终究只是客服和顾客的关系,即使两人的道路因为差评而短暂交汇了,也早晚还是要延伸向两个不同的方向。

想到这一点,史蒂夫的心情不免失落起来。

他不知道,巴基也在烦恼和他一样的问题。

他之所以迟迟不告诉史蒂夫到底该做什么,也迟迟不取消差评,正是因为他清楚地知道一旦消掉了差评,他和史蒂夫的生活就会回到各自的轨道,从此再不交汇。

可是如果把他留下来呢?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巴基就立刻摇了摇头将它甩出了脑海。这不可能,他是个杀手,史蒂夫跟他在一起太危险了。而且他从一开始就对史蒂夫说了谎,他买那套组合刀具是为了杀人,而不是什么该死的宴请客人。可是史蒂夫那么容易就相信了他。他是那么的美好、耀眼,为巴基暗不见光的生活带来了那么多的快乐和光明。虽然巴基是个杀手,但他始终热爱生活,也始终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因此做决定对他来说并不难。

第八天的晚上,巴基对史蒂夫说:“鉴于你这些天表现不错,我觉得对你的诚意考核达标了,我一会儿就把差评消掉,你就可以回家了。”

史蒂夫有些懵,他以为这一天不会来得这么快:“那……好的,谢谢你。”

巴基舔了舔嘴唇,用复杂的眼神看他:“不过……今天太晚了。我帮你订了明天上午的车票,你再住一晚吧。”

“哦……好,没问题。”史蒂夫这时才反应过来,不得不说他脸上的失落并没能很好地掩饰住,但同样心里很乱的巴基并没能注意到他的异样。

“这些日子谢谢你的照顾了。”最后还是巴基先调整了过来,他又对史蒂夫露出了第一次见面时的那种甜蜜的微笑,“我知道我是个棘手的客人,你真的是个尽职尽责的客服,你的老板会很开心有你帮他的。”

“和你相处也很愉快。”史蒂夫也回了一个微笑,虽然有点勉强,“那么,时间不早了,晚安?”

“晚安。”巴基点点头,目送史蒂夫走向客房。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又觉得只是自己为他要和史蒂夫分开了感到遗憾。

等巴基熄了灯躺上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他想起那个打扰了自己睡眠的第一个讨人厌的客服电话,想起了史蒂夫像天神一样降落在自己家门口的那个清晨,想起了史蒂夫讲起他儿时的布鲁克林,想起了史蒂夫从浴室走出来后滴水的头发和微笑的表情。

该死,他满脑子都是史蒂夫了。

我完了。巴基在心里说,我坠入了爱河。

但他和史蒂夫是不能在一起的,他心里清楚这一点,甚至乐观地想,他已经对这件事做了正确的决定。也许史蒂夫回去后,他们可以做个网上聊友什么的,好歹有在一起住了几天的情谊在,就算不能在他身边,偶尔能知道他的近况也挺好的了。

但巴基绝对想不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这么的突然。

 

 

 

 

就在巴基迷迷糊糊闭上眼睛、即将进入梦乡的时候,似乎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了一声极其轻微的铃铛声。

然而常年作为杀手的警觉与本能并未消失,巴基几乎是在铃铛声响起的瞬间就唰地睁开了眼睛,同时身手无比迅捷地翻身下床,从床底一把捞出一支UMP45,并一脚踹开了衣柜门,从中抓起唯一一件HA-IIA式防弹衣,迅速而无声地冲进了史蒂夫所在的客房,谢天谢地史蒂夫不锁门!

当他用脚将门在身后勾上的时候,第一声枪声已经响了起来。他把防弹衣扔给已经被惊醒的史蒂夫,吼道:“趴下,穿上!”

“这是……”史蒂夫刚想发问,巴基扬手朝着门外撂了一梭子弹,头也不回:“你他妈先给我穿上!”

史蒂夫被这架势吓了一跳,然而已经没有时间给他想为什么巴基会有枪他身上穿的是不是防弹衣还有为什么巴基会和人枪战来的是什么人。他身后的窗子破裂开来,有人闯了进来。

“操他妈的,这可是六楼!”巴基百忙之中爆出一句脏话,“史蒂夫!把床头柜转开,那有一把HK MP7冲锋枪!”

“什么?!”史蒂夫来不及多想,巴基回手朝窗户开了两枪,史蒂夫转开床头柜,令人惊讶的是后面是空的,四方的金属方格里放着一把枪。他将它拿出来,不等巴基再次下令便端起枪朝窗户那边疯狂地扫射了一阵。

“喔哦哦哦哦悠着点!你……”巴基再次回过头来时,窗边已经一片寂静。

他目瞪口呆地看了史蒂夫一眼:“你……”

“练过一点射击。”史蒂夫喘着气说,虽然有防弹衣抵消了部分冲击,他还是觉得胸口有点被后坐力撞得生疼。

“真不是吹的。”巴基侧耳听着门外的动静,那扇门已经被打烂了,“就算是普通人刚才第一次开枪也有可能被撞得折一两根肋骨。好样的史蒂夫——不过你必须得走了。”

不等史蒂夫说话,巴基踹开房门冲了出去,一边抬起一只手握着枪向外扫射,一边回手握住了史蒂夫的手腕。他的神情冷静极了,并没有因为这突发的变故而显得慌乱,史蒂夫一时竟然被他看呆了。门口躺着一具浑身是血的尸体,巴基看都没看就抬脚跨过。他拉着史蒂夫飞快地从一扇隐藏的活动门板穿到东南的楼梯间,向下看了看,又侧耳听了一会儿外面的动静。

“我去引开他们。”巴基说,“他们是来找我的,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枪声响了你就跑下去,这边相对来说还算安全,看清没有人再出去,不要回头。”他说得飞快,“枪你拿着,防弹衣你也穿着,记着别回头。”

史蒂夫张了张嘴,“你会死的!”

“噢史蒂薇,”巴基笑了,依然那么迷人,“能杀掉我的人还没从娘胎里生出来呢。”

他不再多言,放开了史蒂夫的手,扭头穿过活动门板回到了他的家门口。他在门外停住了,握枪的五指张开又合拢,另一只手从腿间的暗兜里抽出了一柄匕首。

现在他不是那个甜蜜的绿眼睛男孩儿了,他是全美头号杀手冬兵。

 

 

 

 

 

史蒂夫望着巴基离开的方向,他的心怦怦地跳动得厉害,肾上腺素急剧飙升。他脑子里没有那些问题,什么巴基是什么人,什么他为什么会有枪,他统统不在乎,他只知道那个会对他笑会刁难他会开他玩笑的巴基可能会死,他的头脑被这个念头占据,再也腾不出其他。直到枪声响起他也没有按照巴基所说的向下跑。

史蒂夫握紧了手里的枪,他是史蒂夫·罗杰斯,大学时的区级搏斗冠军,空手道社的社长,他第一眼见到就爱上的那个人现在独自一人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战斗,他要回去帮他。

 

 

 

巴基在心里骂自己太大意了,和史蒂夫在一起的这几天过得太愉快让他放松了警惕,让他差点儿忘了自己已经在这个地方住了快半年了,忘了自己真正的身份是个不能见光的杀手,忘了自己是有仇家的。

但好在应付这些对他来说并不困难,来人并不多,想来应该是抱着拿赏金的心思自以为能解决他。冬兵对付同行人从来不会手下留情,也从来不需费太多功夫。当他的刀刃割开最后一个人的喉咙时,史蒂夫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巴基,小心!”

操他的史蒂夫为什么又回来了?!巴基来不及再多想了,枪声响起的瞬间他感到背后一沉,他飞快地将腰一扭一手揽住史蒂夫一手飞快地循着弹道开了两枪。肉体倒地的声音响起后他才恐慌地扭转身子捧起史蒂夫的脸。

“你他妈真是个傻子!!!”巴基咬牙切齿地吼道,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回来干什么?!我他妈不是叫你走吗?!”

史蒂夫咳了两声,揉了揉胸口,低头看了看自己,“我没事儿……”他说,“巴克,我没事儿,我穿着防弹衣呢。”

巴基突然泄了一口气,向后瘫坐在地上,泪珠儿顺着他的脸颊滚下来,史蒂夫的脸在他眼前变成一副模糊不清的抽象派水彩画。“我的天哪……”他捯着气,喃喃重复,“我的天哪……”

“巴基。”史蒂夫连忙爬起来,握住他的手,“我没事儿,真的没事儿,你看!没事儿了,没有人了……你别哭!”

“史蒂夫……”巴基抽了半晌,逐渐平静下来,方才心头疯狂滋长的恐惧与后怕逐渐退去,他面色苍白地看着史蒂夫担忧的脸重新清晰在视线里。

“对不起。”他说。

“为了什么?”史蒂夫愣了一下。

“我骗了你。”巴基低声道,他移开视线,将目光落在自己与史蒂夫交握的手上,“我不是做生意的……不,我是做生意的。我是个……杀手,人们花钱杀人,我拿钱办事。我是全美赏金排行第一的杀手,代号冬兵……我也不是厨子……我骗了你。还连累了你差点……”他说着又捯了一口气,闭上眼睛阻隔重新涌上眼眶的泪水。

这下他会彻底讨厌我。巴基在心里默念,他会厌恶我,觉得我是个恶心的骗子,他会消失在我的生命里,再也不出现……而这些都是我应得的。我是罪有应得。史蒂夫是上帝派来审判我的。

史蒂夫张了张嘴,在他能说出任何东西之前,他倾身向前,一手扣住巴基的后脑,狠狠地吻了上去。

巴基的脑子一片空白,不知是炸开了烟花还是被冲锋枪突突过了,太阳穴一跳一跳地,史蒂夫用力地啃咬他的唇瓣,拱开他的齿关,强硬而粗暴地将舌头顶进他的口腔。

巴基被这突如其来的吻搅得头脑晕乎乎的。天哪……他想,我他妈死了,这是在天堂。真奇怪我竟然上了天堂而不是下地狱,天堂上竟然有史蒂夫这条舌头还他妈的是这么的真实它拱进了我……

“操。”史蒂夫放开他的嘴唇,喘着气说,他的眼睛红红的,“我他妈不管你是冬兵还是巴基·巴恩斯,刚才那个人 突然窜出来举起枪对准你的后背的时候我只知道我快要喘不上气来,我不能失去你……巴克,你明白吗?不管你是谁,我爱上你了。

巴基呆呆地看着他,看着这个即使在硝烟中穿梭后依然英俊的男人,他的眼泪又掉了下来:“我杀过人,杀过很多人。虽然我只接目标是恶霸或者逃脱法律制裁的坏蛋可是毕竟我杀过人……”

史蒂夫觉得又心疼又有点好笑:“老实讲你杀人的时候实在太他妈的辣了。巴克,我说真的——”

“我居无定所。”巴基喃喃地说。

“我不介意,我们可以一起流浪,我不在乎,不足挂齿。”

史蒂夫伸手抹去巴基脸上的眼泪,“天哪巴基,我刚刚和你表白了还说了我爱你,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巴基仰脸看着他,看着史蒂夫金色的头发、看着他的微笑、看着他的嘴唇,他不敢相信史蒂夫在他眼前,史蒂夫,天哪——

他扶上史蒂夫的颈侧,用一个吻代替了回答。

 

 

 

 

 

 

 

 

全文完。

 

 

 

 

 

 

彩蛋一:

 

 

“所以你这套刀具是买来干什么的?”当一次史蒂夫用那套刀具中的三德刀切苹果时,突然问了巴基这个问题。

巴基犹豫了一下,将那次雇主的变态要求又吐苦水似的讲了一遍。史蒂夫的动作一顿,“那我该庆幸你并没有用上。”

“我金盆洗手啦史蒂薇。”巴基笑嘻嘻地说,“在家里玩玩网购给给差评也挺有意思的。”

“你真是广大客服们的灾难。”史蒂夫翻了个白眼。巴基凑过来将头搁在他肩头,捡起一片苹果叼进嘴里:“对了史蒂夫,你在客服上回复的时候管我叫‘亲’,为什么后来来找我没听你叫过?叫一声给我听嘛。”

史蒂夫一僵,巴基的脸贴在他脸颊边,“你叫一声‘亲’——”

话音未落,史蒂夫飞快地扭头在巴基嘴唇上亲了一口。

巴基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他气呼呼地把咬剩下的半块苹果塞进史蒂夫嘴里。

“什么天使!史蒂夫·罗杰斯,你什么时候这么会耍流氓了?坦白从宽!”

 

 

 

 

 

 

彩蛋二:

 

 

尼克·弗瑞欣慰地发现那个难缠的客人再也没给过差评,不禁在心里默默地赞叹史蒂夫果然靠谱。随后他打开了评论页面,想看看那位刺儿头顾客重新填写了什么样的评价。

冬日战士:“好评五颗星,这家店的客服实在太好了,售后服务非常到位,一个差评换了一个男朋友,必须给赞啊!”

弗瑞眼前一黑,史蒂夫真是太不靠谱了!!






这个短篇写完了!感谢所有喜欢和支持我的小可爱们,我是个很没长性的人,坑过无数篇连载(是的哪怕是短篇)。所以这篇的完结对我来说意义重大。这是我第一次正式尝试,事实证明我可以写完连载,那么我就要开始祸祸盾冬了!(不是)

顺便给大家推一下我在写这章的时候听的歌:兔裹煎蛋卷的《渺小王国》。我非常喜欢那句:“它支离残破 却是我能送与你的 其中 最好的一个”

感谢所有给我点喜欢和推荐的姑娘。感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24)
热度(167)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