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盾冬】亲,给个好评吧(中)

设定:史蒂夫是一家淘宝店的客服,而巴基是一个给了差评的杀手。

(上)

(下)



以下正文:



本着尽职尽责的原则,史蒂夫在第二天同一时间又给巴基挂去了电话。

然而这一次比起上一次来并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巴基仍旧在听到史蒂夫第一句话时就挂了电话。
但史蒂夫并没有就此放弃,反而越挫越勇,坚持每天那个时间都给巴基打电话直到对方关机为止。托史蒂夫的福,这几天巴基也没怎么在睡前刷手机,而是提前进入梦乡。
这种诡异的情况持续到第四天,巴基终于忍无可忍地应了下来:“有什么事明天白天打来,别再打扰老子睡觉!”
什么?白天?你不是只在夜里在线吗?史蒂夫一句话还没来得及问,电话便又一次挂断了。但这一次史蒂夫没有失落,而是像得了令的士兵一样,比往常每天都怀着更加期盼和愉快的心情入睡了。
第二天一早,巴基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坐在床边,用一种看以往死在他手中的目标的眼神看着那部手机,仿佛它随时会诈尸起来咬他一口一样。行了,他想,今天我要和这小子有个了断,如果他对于每天在我的睡眠时间打扰我这件事说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的话,我不介意让他变得和我以往的那些目标一样。
当然这些都只是他的气话。然而直到中午,手机还是没有动静。一大盒一升装的牛奶已经被巴基喝得见了底。他现在是真的想让那个客服变得和自己做过的目标一样了。
下午一点,铃声终于姗姗来迟。巴基确认了号码之后没有迟疑,干脆利索地在第一时间就接起了电话:“我警告你,小子,如果你不为每天打电话打扰我睡觉做个合理的解释,我就把你……”他本想说我就把你卖给我的刀具用在你身上,话到嘴边才绕回去,想起他只是个做正经(杀人)生意的守法公民(他自认为),于是恶狠狠地改口道,“我就告你性骚扰我!
一个天使用他甜蜜的嗓音警告我他要告我性骚扰他……天哪!我……史蒂夫的肾上腺素急剧飙升,他的脸在电话这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到了脖子根。
“人呢?!”巴基吼道。
“是这样的,冬日,呃……战士先生……”史蒂夫忙说,但又被巴基打断,“那他妈是个什么鬼?我的收件人那栏填的是真名,叫我巴恩斯!”
他连骂人都这么好听……史蒂夫的灵魂被割裂成了两半,一半陶醉于巴恩斯先生甜蜜的声音,一半提醒自己的主要目的,“非常抱歉,巴恩斯先生。我不知道您那个时候睡觉,因为您总是在那个时间回复客服消息……”
“我再给你三十秒时间如果你还不说重点我就挂了。”
“我是神盾小铺的客服想就您对组合刀具的差评问题和您进行一下沟通调解希望您能谅解一下我们小本生意不容易可不可以把差评取消呢?”史蒂夫的最后一个字像是从腹腔里发出来的。
巴基哼了一声:“我记得我在回复里说过为什么给差评了,你们耽误了我的大事。”
“可是冬日……巴恩斯先生,我保证您购买的组合刀具套装质量非常好,不论什么时候使用都没有问题。”史蒂夫拿出“专业精神”来认真地回答。
“我要宴请一位非常重要的客人,懂吗!”巴基不耐烦道,一位给出十万美金一单的大客户,贵客!“这位客人非常重要,为了宴请他我要亲自下厨,他喜欢刀功精湛的厨师。”他要求十二种刀和刀法!变态!“可是你们的物流晚了一天才把货送到,为此我不得不临时改变计划,以至于没能得到最好的合作项目,损失了不少利益,给你们一个差评已经很便宜你们了。”一万美金呢!损失了一万美金!
说完这些,巴基痛快地长出一口气,在心里为自己编故事的能力鼓起掌来。
“呃……”史蒂夫哑口无言,这么一说似乎的确不能怪人家,可他不能动摇,“巴恩斯先生,我真的很抱歉……但一个差评对一家淘宝店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请问您能不能……提出个您能接受的方案……我们协调一下?”史蒂夫纠结得几乎要把舌头咬了。
“本来如果等我心情好点儿了是可以把差评删掉的,但是你们店实在是太烦人了,不过就是一个差评而已没完没了地打电话……我现在决定要投诉你们!”巴基愉快地说,他其实已经完全不生气了,但为了小小地恶作剧一下这个三番两次打扰他睡觉的家伙,他决定撒个谎。而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按了挂断键。
巴基将牛奶的最后一点儿底喝掉,而后探出舌尖舔了一圈嘴唇上方的白色牛奶胡子,心情舒畅地想,我只是吓唬他一下,等过两天我就去把差评取消,免得那个可怜的客服说自己欺负人。
“请等一……”史蒂夫彻底傻眼了,这下怎么办?似乎打电话已经完全不能解决这件事了,而且情况更加严峻了。如果被举报到平台,那么淘宝店就不仅仅是“好评率受损”这种程度的损失了,尼克·弗瑞绝对会把他大卸八块。想到这里,史蒂夫不禁打了个寒颤,在心里坚定了继续努力下去的决心。
细心如史蒂夫,当然没有漏掉方才巴基在电话里提到的收货地址上的真名问题。他之前怎么早没想到呢?重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儿之后,史蒂夫翻出了冬日战士购物时填写的地址,曼斯菲尔德——史蒂夫从没去过那个地方。
实际上巴基是个居无定所的人,他住的最久的地方也不会超过半年,安全起见。起先他在全美范围内有许多安全屋,后来觉得有没有安全屋无关紧要。他是孤身一人,就像里昂一样,一个人一件大衣一只皮箱(里面当然都装满了他的宝贝狙击镜和M16)就可以四处流亡。
曼斯菲尔德所在的俄亥俄州离纽约并不算远(至少相对于内华达州来说)。史蒂夫既然下了决定就没有犹豫的道理,他总是这样雷厉风行,想到什么就去做。因此在挂掉电话的当天下午,他就买了车票赶往了俄亥俄。
史蒂夫真该庆幸他去那里的时候刚好是夏天。




巴基第二天一早打开房门时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差点把枪掏出来。而随着那个不明物体倒地发出的一声闷响,他终于看清了对方是个人。
史蒂夫尴尬地撑着巴基家玄关处的地板直起上身,对正瞪大眼睛低头看他的巴基露出个干巴巴的笑容:“嗨……”
史蒂夫显然刚睡醒,他的脑子还懵着,没能及时做出有效反应。而巴基已经完全惊呆了,并且有些茫然:是哪位天使姐姐把这位实习生送下来了?他是刚收起翅膀落在我家门口吗?老天,瞧瞧他那一头耀眼的金发——虽然因为连夜的奔波和暴露在风沙中而显得有些黯淡,但视觉冲击丝毫没能减少。更何况,巴基的目光顺着史蒂夫扬起的下颌线条滑进他的T恤,滑过他饱满的胸肌……
“你怎么在我家门口?还倚着我的门睡着了?”巴基问,并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史蒂夫看得呆了,这就是他梦中的声音……这个拥有着那么好听的嗓音的人长得居然也是如此的甜蜜……当他用那双含着笑意的漂亮的绿眼睛望向我时,我已经在他眼底深深沉溺……
“好吧,不管怎样,你看上去经历了一个不怎么好的夜晚。不介意的话,我家浴室可以借你洗个澡。怎么样?”见他没回答,巴基自顾自地又说下去,最后朝史蒂夫伸出了手。
而史蒂夫,可怜的已经被巴基迷得神魂颠倒的史蒂夫……他又怎么会拒绝他呢?是啊,想想看,这个世界上有谁能够拒绝巴基·巴恩斯呢?特别是当他用那样微笑的眼神看着你,用那样温柔的声线同你说话,邀请你进到他家里去洗个澡……他不仅有着天使般的容貌,还有着一颗天使般的心!(真不知道如果这些让以往死在巴基手下的目标们知道了会作何感想。)
当史蒂夫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拿着浴巾站在巴基的浴室里了。他的大脑这时才缓慢地开始再次运转起来。巴基邀请了他,而他现在是在巴基的家里……史蒂夫的目光贪婪地掠过浴室内的每一样东西:牙杯、牙刷、剃须刀……最后他苦恼又甜蜜地记起,他还没有告诉过巴基他是谁!他甚至还没有告诉巴基他的名字!
我完了。史蒂夫绝望地想,我现在发现自己不光是个声控,还是一个颜狗。
难道这个甜蜜的绿眼睛男孩儿总是这样的好心,轻易就放一个看起来落魄的人进家门吗?这可不是那么的安全……史蒂夫当然不知道他认为应当有些自我保护意识的男人是个有着至少五支组合枪械的杀手。全美那么多人想要冬兵的人头,却从未有一人成功过。
等史蒂夫冲洗干净出来后,发现巴基正在厨房准备早餐。流理台的一角正放着那套组合刀具。史蒂夫正想走过去向他道谢,却被巴基的动作吸引了全部注意。只见他伸手抽出一柄厨刀,利落地将番茄切成几片入碟,而后将刀刃在冷水中一浸,洗净表面后头也不抬地随手一抛,那柄厨刀在他掌心上方翻了个跟斗又落回他手里,接着便被利索地插回了刀具架。整个过程流畅而和谐。
史蒂夫看得目瞪口呆,脑子里不由浮现起巴基的那句“刀功精湛的厨师”,不由在心底赞叹起来:他真的是刀功精湛(的肢解高手)!
巴基端着烤土司、黄油和切好的番茄转过身来,看到史蒂夫后愣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嘿,你现在看起来好多了。”也辣多了。他的眼光真的不会错。“我叫詹姆斯,詹姆斯·巴恩斯。不过朋友们都叫我巴基——所以你也就这么叫吧。”
“好的,巴基……”史蒂夫有些结巴地道,“真是太感谢你了,我叫史蒂夫……史蒂夫·罗杰斯……实际上我是……”
“史蒂夫。”巴基打断他,“很高兴认识你,你不介意坐下来说话吧?你可以边吃早餐边告诉我你为什么躺在我家门口,好吗?”说完他还朝史蒂夫俏皮地眨了一下眼。天哪!他当然可以!史蒂夫怀疑自己的脸很红,因为他觉得全身发热,而巴基看他的目光就像他看着盘子里的番茄。他结结巴巴地应道“好的”,然后坐了下来,途中还被椅子腿绊了一下。
他是多么可爱啊……!巴基忍着笑看着史蒂夫,他的金色头发还在往下滴水,而水渍已经将他那件白T的一部分浸透了,但是史蒂夫浑然不觉。
史蒂夫将黄油涂在土司上,他真的很饿了。当他摸索着找到巴基家时已经是凌晨,而他走得太仓忙以至于忘记了订酒店!他搜了附近的酒店然而已经没有空房了,最终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倚着巴基的家门睡着的。只能说这对他来说可不算是个好的开场白,但好在巴基似乎没有介意。他是那么的善解人意……史蒂夫又要开始在心里赞美他了,神啊。
“那么,”在将早餐消灭得差不多时,巴基用餐巾沾了沾嘴角,而后开了口,“所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事实上,我是来找你的……”说到这个,史蒂夫还是有些局促了起来,“巴恩斯先生……”
“巴基。”
“……好的,巴基,我是神盾小铺的客服……”史蒂夫深吸了一口气,“兼职客服。昨天在电话里你说要投诉,所以我想为表诚意,我应当亲自上门致歉,并且愿意做出补偿……只要你不投诉然后删掉差评。”
巴基眨了眨眼,几秒钟后,他终于忍不住开始大笑起来,看着史蒂夫在他的笑声中表情变得越来越窘迫,耳尖红得几乎透明。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哎呦了两声:“天哪!哥们儿……投诉是我……”他本想说是我说着玩儿的,你不必这么认真,但是就在那一瞬间,有个念头飞快地在他脑子里转了一圈。而后他慢慢地止住了笑,饶有兴致地打量了史蒂夫一会儿。
“你真的愿意补偿我?”巴基挑挑眉梢,“当然我不需要你赔钱……那样生意也就不用做了。不过如果你有诚意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不投诉和删掉差评。”
“当然。”史蒂夫紧张地坐直了身子,“不过……只要不过分。”
巴基几乎是在偷笑了,但表面还是一本正经地:“嗯,当然不会。我想……要么你就先在我这儿住几天。也没什么要做的,等我想好再告诉你好了。”
史蒂夫呆了一下,他没想到会是这样。就在这一时刻,他胸腔内的那颗心脏又格外用力地跳了起来,扑通、扑通……声音大得他几乎觉得坐在对面的巴基都会听到了。
最终史蒂夫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回答了:“好的。”
他当然不知道自己答应了什么,那几乎是——一个一辈子都甩不掉的、甜蜜的负担了。

评论(28)
热度(116)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