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盾冬】亲,给个好评吧(上)

设定:史蒂夫是一家淘宝店的客服,而巴基是一个给了差评的杀手。


(中)

(下)



以下正文:





史蒂夫最近很烦恼,这个烦恼指数伴随着尼克·弗瑞的小窗抖动次数的增加而成倍增长。
「罗杰斯,给我搞定那个难搞的客人,把那个差评给我消掉!」
史蒂夫捂住额头。老天!老大亲自出马都没能搞定,为什么一定要指望他这么一个兼职呢?
史蒂夫·罗杰斯,原本有一份薪水优厚的编辑工作,近来由于家人和朋友的建议辞掉了工作,搬回了故乡布鲁克林,决定专心写作。
他本就才华横溢,如今也不过是明确了理想的方向。身边人的支持总能让他更好地面对这个。然而作家的生活并不是特别忙碌,何况这半年来他在静心沉淀。因此当那天他突然看到这样一则广告后,怀着新鲜和好奇随手做了淘宝客服的兼职也就可以理解了。
毕竟,它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适合广大学生党、上班族、宝妈,培训简单,轻易上手!只需一部手机,在家也可以赚钱!有时间就可以做,无任何硬性规定,做的时间越长,赚的越多,无需任何手续费和报名费!
史蒂夫总怀疑这后面还有一句“今天做手术,明天就上班……”什么的。
一点儿要求都没有是不可能的,淘宝客服对每天的在线时长有要求,并且一定要耐心地解答客人的一切问题。对于一天之中一半时间坐在电脑前靠手和脑子吃饭的史蒂夫来说,这是不能更合适的兼职工作了。而耐心一向是史蒂夫·罗杰斯身上最美好的品德之一(当然啦,他身上美好的品德多得说也说不完!)。
他兼职的淘宝店叫做神盾小铺,卖些比较实用的日用品。店主尼克·弗瑞是个典型的拥有天马行空想法的人,最近正打算向周边方向拓展业务(史蒂夫曾不止一次委婉地提醒他日用品与周边的跨度有些太大了)。神盾小铺除了这个想一出是一出的老板以外,竟然就只有史蒂夫一个客服了!这精打细算的省钱程度已经有些非人类了,再请一个客服能多花多少钱?这让史蒂夫感到百思不得其解!而更令他困惑的是,尼克·弗瑞这种脾气的人开的淘宝店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倒闭,居然还成为了三个皇冠的好评店!想来这应该的确与他追根究底不放过任何一个差评的性格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说到差评,就不得不提到这次给差评的棘手客人了。
这位淘宝ID名叫“冬日战士”的客人买了一套组合刀具,史蒂夫对他印象深刻的原因是在购买之前他就问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问题。比如“刀具的锋利程度是否有保障?”“有多锋利?可不可以剁碎骨头?”“能不能立刻发货,X月X日之前能不能保证送达?”“每柄刀的重量是多少?”甚至要求精确到克!对此尼克·弗瑞烦不胜烦,早早就把这个难缠的客人丢给了史蒂夫。而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就只有史蒂夫这个淘宝客服会真的去取了一组样品来称量每一柄刀的重量。不过鉴于有购买前的刻意刁难——是的,史蒂夫非常确定那绝对是刁难,他甚至怀疑对方是否和弗瑞有仇——他给了差评这件事史蒂夫觉得是可以预料到的。
话虽如此,史蒂夫还是尽职尽责地去敲开了冬日战士的对话框。毕竟他曾满足过这位顾客购买前的苛刻要求,那或许他也能解决差评的问题呢?史蒂夫苦中作乐地想。



「亲,您好,在吗?」

「亲,是这样的,您在本店购买的不锈钢组合刀具厨房专用是不是给了一个差评呢?请问您对本店的服务或宝贝的质量有什么不满吗?如果您对质量有任何疑问,本店是包退包换的哦。保证给您满意的服务,有问题请和我们反映哦。」
「亲,在吗?」



当了三个月客服之后,史蒂夫对这一套早已轻车熟路。不就是讲话模式吗,这怎么可能难倒他?也许这正是弗瑞如此信任他的原因,因为在过去三个月内他的确通过与顾客的沟通消掉了两个差评,出色地守护了好评率。在此之前,史蒂夫也对自己颇有自信。不过直到遇到这个刺儿头的冬日战士,他的底气终于不那么充足了。
——因为对方竟然根本不理他。
史蒂夫叹一口气,不过也并没有多沮丧。根据弗瑞和这位客人的第一次接触来看,对方似乎只在晚上出没。然而客服在晚上是休息的,导致双方的沟通总是像存在着时差。不同时进行的交流怎么能解决问题?何况对方话少到可怜,弗瑞又是个暴脾气,因此没沟通出什么成果便索性当起了甩手掌柜,将这个刺儿头交给了史蒂夫来处理。
对于冬日战士不会在白天回复消息这件事,史蒂夫早有心理准备。然而当第二天他看到对方回复的简简单单的“物流太慢”几个字时,还是不由感到一阵纳闷。这人是属蝙蝠的吗?为什么只在晚上活动?再说物流太慢怎么能导致一个全差评?
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复。前思后想之后,还是决定进入到协调的第二步——打电话。并且他贴心地选择了冬日战士回复的那个时间,决定顺应对方的作息,以示诚意(他当然不想因为一个消不掉的差评丢掉半个月的工资,更何况不轻言放弃从来都是史蒂夫的优点)。





巴基最近很烦恼,这个烦恼指数伴随着神盾小铺的客服来敲他的次数的增加而成倍增长。
不就是给了个差评吗?他不耐烦地想,一想起这个他就有点来气。这家店的客服没完没了,似乎永远也不懂知难而退。可他们的确误了他的大事!
巴基·巴恩斯是个杀手,和《这个杀手不太冷》中的里昂有点像。这里的像指的是在杀人手法变幻莫测、行踪神出鬼没和极高的完成率上。然而,巴基,他是一个……长相极其甜蜜的、让人无论如何也无法把他和一个杀手联系到一起的,杀手。
是的,巴基可以称得上是全美国杀手界的NO.1。杀手界中流传着他的传说,大家只知道他的代号是冬兵,知道他居无定所……余下的所有则全是臆测。有人说他是个手段狠辣的老杀手(他的确很辣),有人说他风流成性,甚至有人说他是个女人(女人,认真的吗?他们一定是把他和娜塔莎搞混了吧!)……
巴基对此嗤之以鼻。他的长相的确能让大多数人过目不忘,然而他很擅长掩饰自己。风流成性?怎么可能!他可是个杀手,拜托。杀手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没有存在感,最好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当然,巴基不算是在这方面天赋异禀的人。因为如果真是那样,那上帝就该给他一张平凡无奇的脸。不过巴基自有他的方法。他是个身材高挑匀称、身体极具有爆发力的年轻人,宽肩窄腰和那双迷人的眼睛令他不论走到哪里都绝对可以轻松地成为人群的焦点。而为了保持杀手的低调,巴基专门在外套内塞衣撑,来刻意地将自己的身材包裹得像个臃肿的中年人。当然,他也不总是如此。他就像随时随地会在城市里哪个角落换装的死侍,没人会在他出现在酒吧里时的样子和一个杀手联系起来。
不过他也很少去酒吧,从个人角度来说,这是他和里昂第二个相像地地方——喜欢喝牛奶。
作为一个出色的杀手、业界传说,巴基当然接到过有着各种各样苛刻要求的单子。这就与那个差评有关了。他在一个月前接了一个商界大佬的单子,即便经验丰富如他听完这个要求也忍不住咋舌。雇主要求他将目标用十二种不同的刀和刀法剜去四肢的肉,这一定是有着什么深仇大恨的仇人!而除了雇主儿时被目标童【】奸过,巴基简直想不出第二种可能了。
这也正是他为什么要买那套组合刀具。老实说,杀手对趁手的刀的要求是很高的,因此巴基也觉得自己的要求可能是太多了一点儿。不过当时客服很耐心地解答了他的问题,因此他还对那个客服挺有好感的。
可人算不如天算,巴基和史蒂夫都不知道的是,那批快递件由于中途下了大雨而在中转站耽搁了半天。因此巴基并没能在动手时间之前收到那套刀具。这也逼得他不得不临时改变策略。最终他还是在枪杀了目标之后才在浴缸里给他放了血,临时用厨房里的刀伪装出来的几种刀伤让巴基费了很大的劲。而最后拍照给雇主发过去时,他一边在心里朝神盾小铺发了一通火,一边又感慨了一遍这个雇主实在是太变态了。
然而模仿出来的刀伤还是不那么完美,尽管巴基已经尽力了,但显然对方也是有专家的。为此他损失了一万块的工资。虽然他并不在乎损失多少钱,但这件事始终不那么令人愉快。所以即使知道物流延迟这件事不能怨淘宝店,他还是忍不住将怒火转移了。
至于只在晚上出没这件事,可就真是冤枉巴基了。他虽然有时因工作需要昼伏夜出,但白天的确不会想得到去看什么淘宝。每晚他只会在睡前刷一遍所有软件,统一回复消息。当然,娜塔莎(代号“黑寡妇”,业界仅次于冬兵的暗杀高手)永远拥有随时能联系上他的特权。
那么,你们一定可以想象,当巴基就要睡觉时,突然接到那个恼人的客服电话时的暴躁心情了。



史蒂夫在第一声等待提示音响起后紧张地吞咽了一下。倒不是说他对“要给刺儿头客人打电话”这件事紧张,当然在此之前他已经在脑海里构想了无数种开场白,当然他会选择最常用的那种“您好我是神盾小铺的客服……”,但不可否认的是,当电话就快要挂断了的时候,他心里有一点松了口气。
可紧接着,在接通时限之前,电话被接了起来,那头传来一个带着几分睡意的、软绵绵的温柔嗓音:“喂?”
史蒂夫呆在了原地,方才脑子里过的那些所有说法都被这一声“喂”带着山呼海啸卷走了,只留下一片空白。
三秒钟内没有等到回音,巴基不禁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有点不耐烦地又问了一遍:“哪位?”
史蒂夫的语言功能这时才恢复,却完全语无伦次:“啊,您好……那个、我是……您是不是……”
他捂住脸,挫败地垮下肩膀。天啊,他该说什么来着?
巴基又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个神经病。”他低声自言自语,然后准备挂断电话。
“不不不,请等一下!”史蒂夫似乎察觉到了巴基想做什么,急忙提高音量,“我是神盾小铺的客服请问您是不是之前在我店买了一套组合刀具然后给了差评我想具体和您沟通一……”
这家店简直太烦了!巴基没等史蒂夫说完就愤然挂断了电话,而后干脆关机并将手机远远地丢在桌子上。但愿刚才那个一口气说话的客服把自己憋死,入睡前他想。
而史蒂夫——可怜的史蒂夫,自从巴基挂了电话后就失魂落魄地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当听筒里终于传出“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机械女声时,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我完了。史蒂夫想,我以前竟然不知道自己是个声控。
那是个多么甜蜜的声音啊!那么的好听,那么的……史蒂夫能用他所匮乏的这个世界上一切美好的词汇来形容那个如天使歌唱般的温柔嗓音。
可是对方已经关机了,自己是不是有点太烦了?要就此放弃吗?史蒂夫呆呆地盯着手机坐了好几分钟,最后决定等到明天再打一次,直到对方愿意听他说话为止。再一次听到这个声音值得他去为此努力。
怀着对于明天的期待,史蒂夫将手机放在了床头,并且没有关机,就仿佛那个号码会自己打回来一样。

评论(14)
热度(147)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