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名叫陆淮。
人生下酒,山河入鞘。
独木桥看似比阳关大道宽。

【王喻】回头(已完)

*王喻王无差。

*私设有,OOC,慎。

*BGM:套不住-林凡、符致逸。

*文章发展走线按照歌词。

*喻文州中心向第一篇,王喻无差。

 

 

 

[你的脸庞,还有我熟悉的倔强。]

 

王杰希再一次见到喻文州,是在苏沐橙和莫凡的婚礼上。

应该说过去这些年,总归是有点儿变化的。更成熟了一些,昔日的蓝雨队长举手投足间风度依旧,眉眼间一如既往的温柔。岁月在这个人身上的沉淀使得他更加沉稳内敛,眼神闪烁间仍可见当年赛场上战术大师的睿智风采。

当初让王杰希着迷的,便是这个人身上的冷静和智慧。

联盟里的人都知道喻文州是个好相处的人,待人谦和有礼温柔体贴,虽然手速是硬伤但战术方面绝对没的说。玩荣耀不知道四大战术大师那都是笑话,提起喻文州就算调侃几句手残励志却绝没有人敢轻视。啊那个蓝雨队长喻文州嘛战术很厉害啊心很脏啊中国队队长啊!

然而在这些荣誉砸下来之前,鲜少有人知道喻文州这一路如何走来。

王杰希幸而是那“鲜少”当中的一个。

喻文州其实是个很倔的人。

从当初在训练营被公认手速无望没有前途却仍旧刻苦努力以将将踩着及格线的成绩顶着周围人的嘲讽、质疑一步步成长起来,直到三连败魏琛当上蓝雨队长令所有人瞠目结舌。喻文州没有黄少天的天赋,他能走到如今这一步,完全是凭借着毅力和骨子里那么一股子犟。

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到了也不放。

王杰希非常清楚喻文州的这种逞强,就如国家队最终决战前几天的晚上,他看着喻文州坐在书桌前一遍遍看之前比赛的录像,最后一次做手速训练,以及上场前尽管自己也有些紧张却还是平静地微笑着对他们说我们一定会赢。

就如当初他们一起站在王杰希父母面前,说着要和彼此在一起。他永远记得那时候母亲的表情和父亲的巴掌,还有喻文州握着他手的力道,以及挺直的脊背。

就如终于他还是妥协,最后一次目送他微笑着道过再见然后转身离开,步子不急不缓却很坚定,透出那么一种倔强。王杰希忘了那时候自己是什么心情,或许希望他不要回头,因为一旦回头他真的会动摇;或许希望他回头,因为这样他还有动摇的可能。

可是喻文州就真的没有回头。

大概这一点还没变。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给苏沐橙敬酒,微笑干杯礼貌得体,尽管黑色西装将曾经的术士束缚在世俗的权势喧嚣里,褪去年少轻狂染上风尘,在社会里历尽风雨的闯荡却仍没能磨去他的倔强。

王杰希忽然笑了笑,他想起来很多年前在论坛上,模糊记得是粉丝交流的版块,有个帖子上写着谁的一句话,真是一点儿都没错。

喻文州他天生傲骨。

 

 

[时移事往,再见到你已不慌。]

 

喻文州和王杰希在一起,大概是第六赛季蓝雨夺冠之后。

按理说,蓝雨和微草那时是死对头,两支战队本该不合,队长却阴差阳错的搞到一块儿去了,不得不说缘分这东西很奇妙。

其实到底是为什么会和喻文州好上,王杰希也记不清了。他只记得那个夏天蓝雨粉丝的欢呼声响彻整个体育场,从上方虚空打下来的晃晃悠悠的灯光,打在喻文州蓝白相间队服上的光圈,他对面人温热的掌心,唇角勾起的恰到好处的弧度,还有那句“谢谢,微草打得很好”。

王杰希通常觉得和喻文州谈恋爱就像打比赛,这人心脏得肚子里那些弯弯绕绕你永远猜不到。就连叶修也表示过大眼你栽在文州手里一点儿也不奇怪,他牺牲了二百的手速去补心脏,你比得过他才是有鬼了。

喻文州在谈恋爱方面的战术一点儿不弱于他在赛场上的英明指挥,循序渐进一点点诱导让王杰希不得不一步一步走进了他设好的圈子里。

后来他问起过喻文州,究竟为什么喜欢上他。那人坐在离他不到两米的椅子上撑着下巴盯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听到这话转过头来,温温和和的笑了一下,黑暗里电脑屏幕的光芒映着他模糊的侧脸,让王杰希心跳突然就那么漏了一拍。

——“喜欢上了就是喜欢上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呢。”

喻文州对外绝对是个标准的好队长,可是作为恋人的王杰希可是知道他的性子。他在外面坚强忍让惯了,跟王杰希偶尔就会有那么一点、一点点的强硬。

两个人唯一一次吵架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

说起来并算不上吵架,只是那时候喻文州因为手速原因被肖时钦抓住破绽压制,导致了蓝雨的成绩并不理想。王杰希只是就事论事的和他提了提自己对比赛的看法,喻文州也只是不冷不热的笑了笑,说:“我知道。”

王杰希直觉觉得气氛不太对,后来几天他给喻文州发的短信也没有得到回复,这才后知后觉八成是跟他闹别扭呢。又觉得这别扭来的有些无理取闹,便放着没有理他。就这样,两个人差不多一个月没有说话,直到在比赛场上又一次碰见。

王杰希终于觉得他该哄哄了,再这么下去真不是事儿。去蓝雨休息室的时候正好碰见黄少天给喻文州披了件衣服,然后王杰希莫名其妙的就迈不开步子了。

出于队友间的关心,很正常,他这么安慰自己。

确实就是这样而已。

最后还是喻文州不咸不淡的回了条短信,大致是说前些日子有些生病,没顾得上给他回复。王杰希也没放在心上,终于就这么不了了之。

说起来他们想要吵起来挺难的。这样的两个人,蓝雨和微草的队长,有责任有担当还都心脏。对待外人一万八千个包容体谅,回到家面对面坐一块儿就想牢骚牢骚,偏偏又太理智的都克制住了。一个到底不说一个憋死自己,时间一长谁也受不了。

喻文州也是人,他不是神。

但好歹这么多年跌跌撞撞也算走过来了,王杰希觉得最后一关了怎么说过去就一切都海阔天空了吧,没想到自己立场不够坚定敌人一威逼利诱就动摇了,非说没熬到严刑逼供吗也不是,但喻文州多敏感一人,王杰希这边刚有点儿什么风吹草动他就察觉了。敌人就说你投诚吧投诚好你自己什么都不伤,再加上太理智的这位一回防,王杰希直接就缴械投降了。

现在想想,真挺矫情。生活就像两个魔道学者PK,我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局。

 

 

[路过几趟,旧时光慢慢的游荡。而现在想想,我们的是非荒唐,曾经多疯狂。]

 

喻文州喜欢王杰希,这有错吗?没错,真说不出来什么错。

王杰希喜欢喻文州,这有错吗?也没错,你能说哪儿错了吗?

互相喜欢俩人就在一起了,正常吧?太正常了,那到底是哪儿不正常呢。

他们俩都是男的。

难道性别就一定要成为相爱的前提?

当然不是。

但问题的关键依旧是他们俩都是男的,他们自己或许可以不在意,他们的朋友或许也可以不在意,再退一步说,他们的父母都能不在意。

可是世俗会在意,舆论会在意,粉丝们会在意。

你可以理解,可以支持,可以感叹,但你无法阻止别人怎么想。

聪明如喻文州和王杰希,当然知道个中利弊。

所以这七年走过来,一路上明里暗里藏得好辛苦,不敢在公共场合会面怕被粉丝撞见,夏休挤时间见面还得对内编瞎话,怕周围人不理解怕父母的不支持怕对方会胆怯会放弃。媒体的作用就是把哪怕一点儿唾沫星子无限放大造势达到他们想要的舆论效果社会的目光焦点粉丝们的集火目标,谈个恋爱也得小心翼翼,两位队长觉得心真累。

喻文州当然知道王杰希的纠结,自己的家庭很开明,但你无法奢求上天曾两次给你同样的幸运。所以当王母找到自己时他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他知道一味的咬死不松口不论是说我们多么相爱请求原谅和同情还是装可怜还是叛逆固执地坚持都讨不到好,他只有打感情牌。赌他和王杰希的感情,赌王家父母对儿子的感情,押上他七年的注,赌他们一个下半生。

他不知道这算不算疯狂。

毫无疑问喻文州是善于制造机会的,作为联盟以机会主义著称的战队队长他同样善于把握机会。他知道怎样能使双方的伤害降到最小,这件事很冒险,需要王杰希的配合。

王杰希也和家里闹过,之类还是表示坚定地要在一起云云,但喻文州知道他不好受。他不希望他不快乐。

喻文州觉得他能押的都押上了,把握已经九成九了,结果就在王杰希那零点一成里出了差错。

所以不得不说,命运这东西也很奇妙。

王父王母打得一手好牌,打得是他们儿子的感情牌。

他和王杰希的七年终究没能胜过养育之恩,没能胜过世人眼光,没能胜过伦理道德。

喻文州输的很惨。

但是就算和王杰希分手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后悔过。

 

 

[那时候再任性一点,做不同抉择会不会更快乐]

王杰希有时候也想过,如果当时他立场再坚定那么一点点,如果他再信任喻文州那么一点点,如果他对自己的感情再看清楚一点点,如果他再稍微为自己考虑一点点,如果他再冲动任性那么一点点,可能如今的生活也全是另一副模样。

这件事到什么程度呢。

到两个人都已经准备飞荷兰领结婚证了。

到已经交换过冠军戒指了。

到已经天荒地老海誓山盟过了。

到已经打算厮守终生不离不弃白头偕老了。

太天真了,谁敢说现在在一起的人能一辈子,谁敢说路太远走的时间太长你脚步不会慢下来不会犹豫不会迟疑你现在走的路对不对,谁敢说眼神能一直坚定不论发生什么也不会把手放开。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儿,就算喻文州有把握,王杰希一句话,感觉就像八年抗日十年内战都不过黄粱一梦,魔术师大大挥一挥衣袖一觉醒来全回到了解放前,除了扫帚什么都没剩下,逗吗。

王杰希对喻文州是愧疚的。

他总觉得自己放手才是对两个人都好,可是情况太紧急没能考虑好对方的感受。两个人身处包围圈里,都已经十面埋伏四面楚歌了,他枪一扔人跑了,把喻文州一个人留那儿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敌人的,自己的。

能自尽留个全尸都算是福分了好吗。

所以他总想问问他,后来去了哪儿,过得怎么样。但是确实已经没有立场,也觉得太矫情。都多大的人了,退役都多少年了,上了职场从前性格一点儿没变根本不可能。要说分了手做不成情侣做朋友也不是不可能,但喻文州这人太难缠了,他如果想藏,绝对没人猜得出他在想什么。

就算王杰希曾经是最深入他世界的人,也不行。

可他还是走上前,抬手干杯,连台词都想好了说的一气呵成。对面的人面色不改欣然应允,从容平静得仿佛他们昨天还在季后赛的休息室里接过吻说过我爱你,气息缠绵眼眸深邃摄着看不透的光景,跟喝了一杯白开水没有区别。

王杰希想自己应该觉得这一切都很正常,可是脑海里就是有一个声音在明目张胆的叫嚣着,不该是这样的。

不应该是这样的。

没有该不该,就像喜欢一个人没有为什么一样。

那是十七岁的喻文州,朝气蓬勃嘴角噙笑,少年轻狂初露锋芒。

那是二十四岁的喻文州,眉眼弯弯嗓音温柔,沉稳干练彻底成长。

你问我什么才算最快乐,哪有什么最快乐。

你觉得好就是好了,何必还来问我。

 

 

[看着窗外的景色,说着生活里灿烂的颜色。怕动了心,往回头路走。]

 

他们约在一家咖啡厅,王杰希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那是他们第一次一起讨论战术时选的地方,小店清净雅致,并不算新的装修显示了它的年龄。后来王杰希很喜欢到这里来,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喻文州一向来的准时,所以他到的时候王杰希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今天喻文州没有穿的多么正式,挺休闲的白色衬衫和休闲裤。看了那么多年王杰希还是觉得这人和蓝白色最搭,似乎是哪天顺口跟他提了那么一句,从那儿以后喻文州的衣服就从来没逃出蓝色和白色。

“抱歉,路上堵车。”喻文州不好意思地笑一笑,在他对面坐下。王杰希摇摇头示意没关系,然后把点餐单递给他,喻文州看也不看放在一边,熟稔地招呼服务生过来:“一杯卡布奇诺,一杯蓝山,加黄糖。”

王杰希就和若干年前那个夜晚一样,看着喻文州微微仰起的侧脸、说话时上下滚动的喉结,心跳突然的漏了一拍。

蓝山加黄糖,他的习惯,他还记得。

包括咖啡上来后喻文州的一个小动作,他把咖啡匙转了个圈放在托盘外侧,因为第一次来的时候王杰希说过放在手边很碍事,他碰掉过。

他扭头朝窗外看了看,思考怎么开口。

最近过得好吗?听起来像句废话,确实它也就是句废话。这么老土怎么符合魔术师风格。

想我没有?呸,他又不是叶修那个不要脸的。

结婚了吗?结婚了联盟里的老朋友们早就应该知道了,不可能。

怎么还单着?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想着想着就歪了,王杰希看着坐在对面低头用咖啡匙搅着咖啡的喻文州,思绪飘的有点儿远。

早知道他好看,可是看了七年也没觉得像现在这样好看过。

这人啊,都有个通病,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得到的太轻易反而就不珍惜了,可是一旦失去过,才更觉得拥有时的可贵,又拼命的想去挽回。

可是哪有那么多人走了以后还会为了谁停下脚步等等再等等。

“你没变。”走着神儿一不留神王杰希就脱口而出了,说完以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也觉得有点儿窘,这句似乎没头没尾的,可是喻文州已经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嗯?”他笑,“我还以为杰西大大打算装哑巴装到底。”

他这么一说王杰希更觉得脸发烫,赶紧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以作掩饰,又听见喻文州不紧不慢的接着说:“人多多少少都变了,进了社会哪有不变的呢。”

王杰希忽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喻文州太理智,理智到他能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也能很好的克制自己的感情,这点让他不知所措。他走的太干脆太利落,就像从来没在王杰希的生命里出现过。

喻文州就像看出他在想什么一样,不在意地瞥着窗外的绿化带和隐约可见脚步匆匆的行人,端起咖啡杯轻啜了一口,从容地续道:“你不用觉得对我亏欠,我都理解。”

喻文州太懂他了。

王杰希这时候才觉得,喻文州对他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一直都是他在自己和自己较劲儿,自己迈不过去那个坎儿。他对他就像他们刚认识的时候,言行举止礼貌规矩没有丝毫逾越,仿佛他们没有谈过那一场长达七年的恋爱,仿佛这一切,才是他的一场梦。

王杰希你为什么那么久了,还是那么想不开呢?

他们就这样坐在咖啡厅,像单纯的老友重逢叙旧一般,闲七杂八聊得乱七八糟,后来也又吃了点儿点心。

王杰希知道喻文州是真的看开了。

或许他还没有放下,但他把那段时光锁成秘密,再也不对任何人提起。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有点儿不好地想。

都已经这个年纪了,还热血有什么用,还心动有什么用,还任性有什么用。

醒醒吧。

将行的时候王杰希终于忍不住借着玩笑之口说了一直以来的憋在心里的一句话:“有时候,也真佩服你的干脆,从来不会回头。”

似乎知道他意有所指,喻文州含笑地看了他一眼。

那时候怎么回头?回头,我会哭;回头,我还往不往前走。

 

 

[你的戒指还挂在我胸口,套不住你也没有套住我。已不再念想,是想念。]

 

两人出门的时候门口走过来一只柯基,黄色的毛茸茸很可爱。左右看了看不知道主人在哪儿,小家伙很亲昵地蹭了蹭喻文州的裤腿。

喻文州有点儿走不动道,就弯下腰来顺了顺柯基的毛。

“很可爱。”王杰希忍不住说,也蹲下来逗逗小柯基,“我记得你养过?”

“嗯,很像少天送的那只。”喻文州笑了笑,拍拍狗狗的头,“乖,我们要走了啊。”

他起身的那一瞬间,王杰希似乎看到他脖子上什么东西反着路灯灯光,亮了那么一刹。

“你还戴着?”跟上去走了两步,还是问了句。

“嗯?”喻文州没反应过来,扭头迷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才想起来什么,“啊,戴着。”

他们彼此交换过的冠军戒指,曾经都被当做项坠挂在脖子上。

王杰希应了声,然后再也无话。他们在路口分别,两辆车开向截然相反的方向。

一如当初他看着喻文州的背影,然后转身,简直符合极了诀别的场面。

喻文州给了他七年,曾经都以为真正的感情不会败给七年之痒,诚然如是,他们没有败给时间,却败给了自己。

还有些回忆没来得及说也不需要了吧,就让他们全部葬在岁月里好了。

谢谢听了我们的故事,散了吧。

 

 

Fin.

 

 

 

*写在后面的一些话。

我必须得说,我对于王队的认识和把握与理想情况的出入是相当大的。可能王队没有这么钻牛角尖,但我不知道爱情里的人是什么样,因为我没谈过恋爱?不是,扯远了。

说真的,很多人说我不管是写文还是写段子都很虐,结局BE,说我是后妈,我承认…那是因为我觉得,不论怎样的一段感情,只要在它的前提上加上性别,什么真不真爱全成了扯淡。我混耽美却写那么多BE,最后不是死而是没在一起,就是因为我觉得这才符合真正的结局,也是我能给出的最好的结局。

所以…王喻真的写糟了我承认。好像有点儿像喻王?可能有这首歌限制的缘故,但我觉得一百个人心里的同一个CP有一百种不同的表达形式,真正自己的理解一定都是不同的。所以大家就看着玩儿。我会继续写喻文州中心,至于结局……咳,你们知道就行,不要说出去。

难道性别一定要成为相爱的前提?

我爱你,这还不够吗。


评论(16)
热度(151)

© 白开水 | Powered by LOFTER